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 關於愛情,我讀契訶夫 }鄧九雲:關於愛情其實與幸福無關

  • 字級

關於愛情: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平裝)

關於愛情: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平裝)


愛情是契訶夫極為喜愛的主題,從早期的幽默小品到晚期的中短篇小說,以及各個戲劇作品中,無不占有重大的地位,但他書寫的形式與內容顯然跟一般的愛情故事有很大的差別,那麼,關於愛情這件事,契訶夫想說的是什麼?而現在的讀者們又看到什麼?

我們邀請身兼創作者身分的讀者,來分享契訶夫這些小故事帶給他們的感受。

四位創作者,四種觀看的角度──童偉格、黃麗群、葉佳怡、鄧九雲。



{ 關於愛情,我讀契訶夫04│鄧九雲 }
演員、作家。政治大學韓文與廣告雙學位,英國East 15表演碩士。表演作品遍及中港台影像、劇場。卡片文字作品:Little Notes系列:《Dear you, Dear me》、《小姐狗與流氓貓》。短篇小說《用走的去跳舞》、散文《我的演員日記》。是個多愁善感卻終極樂觀的雙魚座,永遠有一張夢想清單,並且深信會有實現的一天。




親愛的契訶夫:

我想寫一封情信給你,只可惜你將永遠都收不到。就像許多關於愛情的事,往往都是有去無回。

海鷗 ˙ 櫻桃園

海鷗 ˙ 櫻桃園

我住在一個離你很遠的島國,在你死後的第一百零四年我在英國第一次聽見你的名字(請別怪我孤陋寡聞),我在英國倫敦的一間舊書店裡,找到老師指定閱讀的劇本《海鷗》,我用一英鎊就把你帶走。那時理想的光亮與未知的陰暗在我腦中打出一個個沒有晝夜的凹洞,你的名字從老師口中流入了那個凹洞,被說成是「作品最難處理的劇作家」。

一年後,我在這小島上最大的書店看到一本你的短篇小說新譯本《帶小狗的女士》。我在心裡嘀咕,這難搞的傢伙還寫小說啊!(請再次原諒我的孤陋寡聞。)我花了兩天看完,闔上書的凌晨三點,我聽見自己的心跳,就如你說的那樣「感動到無法用言語表達,只能眨眨眼,抖抖肩膀。」我起身,開心地抖了一下肩膀。

之後我花了好些時間尋找你的短篇,我在過了一個海岸的另外一塊大陸發現了你完完整整的短篇作品。我花了三百三十元人民幣,把你的一生扛上飛機與我同住。你一定很難想像那複雜的俄文被翻譯成另一種更複雜的語言,好似一個相同的愛情故事,男生說和女生說,是不是會有點不同呢?可惜你我將永遠都不會知道。

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

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

你的第二本新譯本要出來了,這次他們要你說:關於愛情。我覺得這實在對你太過殘忍,你在自己的婚姻裡面病死,只有短短四年的時間,你懂什麼是幸福嗎?你形容幸福,你說:「幸福得不知該如何是好。」這種說法實在太村上春樹了,不像你。你說,「在戀愛中個人幸福的問題到底有多重要──完全不得而知……」於是我仔細想,幸福的愛情故事全都千篇一律,唯有那些「偏偏是……」的故事,才是真正關於愛情。我一直在你的故事尋找那份自嘲似的幽默,我知道那些水平面輕淺的波動,全是從深海裡死命甩動剩下的共鳴。大部分的人好像都是「為了一點點空泛廉價的哀傷就可以流出一大桶的眼淚來。」而那些見骨的刀痕,只流出白白的組織液卻看不到血。

認識你六年後,我鼓起勇氣寫信給你,想告訴你,我不只成為了真正的演員,也成為了一個有作品的文字作者。不管你信不信,這一切真的都跟你有關。你的名字流進那些凹洞後,接下來就是你的文字。每當什麼奇怪的東西又撞出新的缺口,我就會去找你。我常常在早上見你,有時會拉著海明威,你們蠻像的,只是死法不同(我想他應該更努力讀你的故事,這樣他就不會自殺了。)你說,「文學藝術要刻畫生活原本的面貌。惡的慾望也跟善的慾望一樣是生活中所固有的。糞堆在景色中也佔有重要的角色。」我開始期許自己有一天也能寫出一個可以被人生氣罵成是糞堆的故事,那我就不會遺憾你永遠都看不到這封信。

幻之光

幻之光

你說,「當你戀愛時,自己在思索這份愛,必須從最高、最重大的角度,大過世俗意義的幸福或不幸、罪過或美德,不然就根本不要去想。」我終於明白關於愛情的都將與幸福無關,也許有一天會感到孤獨而憂傷,無法將自己沉重的心掏出來丟掉,腦中慢慢又開始出現一個一個凹洞,然後最後都將「盡量不去看那些墜落的流星。

還好,我隨時可以找你,你是我的一道幻之光,讓我相信,即便有塊小田都得要辛勤耕作(這些是出自宮本輝,一個相較於海明威跟你更像,但比你小了八十七歲的日本作家),就像你一年可以寫出一百多個故事般那樣的努力。而我知道一切都將是美好的,我將不再害怕我不了解的東西,包括愛情

九雲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