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專欄】 鑑識,用生命創造的道場──專訪鑑識專家謝松善

  • 字級

從事鑑識工作三十餘年,人稱「阿善師」的鑑識專家謝松善,於今年十二月出版《阿善師的告白:一個老探長的鑑識實錄》,將畢生經歷過的重要案件,像是林宅滅門血案、蘇建和案及江國慶死刑案等,結合鑑識知識訴諸於文字,並投注了畢生的理念於書中。這次透過博客來推理電子報,特別邀請謝主任,聊了許多關於鑑識的經歷,以及推理小說中常見但不一定合理的鑑識概念。

謝主任談到出版這本書的契機,來自於推理作家呂仁的引薦。目前任職於警察大學的謝主任,一次在警大與呂仁及出版社的會面時相談甚歡,呂仁當時正在著手進行一本關於各類推理QA的書籍,因此找上謝主任合作,當時也認識了本事文化的編輯,聊到許多經手過的案件。後來編輯覺得很有意思,也就詢問了謝主任出書的意願。這本書不僅著重在過去幾起重要的案件,在每一章節結尾也介紹使用到的鑑識知識,是很有趣的編排。

會終生從事鑑識工作,是謝主任考上警察後始料未及的事。他也曾經想要出外勤偵查抓犯人,但當時只有鑑識組的缺。沒想到誤打誤撞做了好幾年,見識到鑑識人才的缺乏,也對這項技術做出興趣。從前的警察調動到鑑識組後,大概做個幾年就會離開,幾乎沒有什麼人耕耘這一塊。不過科學進步,對於鑑識的重要性也愈來愈重視,現在已經是警大的前幾志願,反而大家擠破頭。

謝主任藉著退休的機會,開始往私人鑑識的方向發展。國家目前的鑑識人才十之八九都在公家單位,但他認為民間也需要有私人鑑識監督機制,才能夠協助一些遇到冤屈的民眾辯護,讓他們得以有具公信力的證據可以申訴。只是台灣做這類型的人還不多,仍需要相當大的努力。

與謝主任討論書中案件的過程,也談到許多推理小說中常常出現的詭計。像是雙胞胎做案,是否會因為DNA相同而難以判斷?謝主任表示,現階段同卵雙胞胎的DNA結果仍是相同的,但每次蒐證都不僅僅只是透過DNA去判斷犯罪事實。即使DNA比對非常的便利,想要定一個人罪需要的證據其實非常多。因此透過嫌犯的手機定位、個性的差異、平常的習慣或親人的辨識都能夠過濾出雙胞胎中實際犯下案子的真兇。不過現實生活中,確實有遇過雙胞胎之一犯案而抓錯人的案例,幸而透過抽絲剝繭,仍舊找到了正確的方向。

除此之外,謝主任也提到了變臉的例子。整容讓自己變成另一個人的模樣,在實例上確實能夠掩蓋身分,但除了樣貌以外,所有的生物跡證都不會改變,因此透過其他的跡證還是可以獲得許多判斷的依據。鑑識是一門以眾多證據去建立事實的科學,每一項蒐證都是真相的加乘。謝主任更提到關於蒐證的過程,每一次都需要完整而細密的採證,盡可能一次蒐集完畢。縱使蒐證過程沒有所謂的黃金時間,在第一次接觸現場時,縝密的檢視卻更能幫助破案,也能避免證據被汙染。

另外一項常常用來檢視犯罪可能性的,便是每個人身上都有的指紋,不管是手指、腳趾,都是獨一無二的。然而台灣只有役男與犯罪者需要建檔,因此當我好奇詢問:女生犯案是否不容易被發現,謝主任直言否定這樣的可能性。正如前面提過的,指紋只是判斷的依據之一,每次鑑識過程中會採集的跡證多不勝數,或許在旁敲側擊之後發現該女性為嫌犯,再度要求她捺印指紋以做比對都是可能的方式。

謝主任表示,鑑識是一門需要經驗的學問,每一個案件,都是被害人用生命為他們創造的修行道場,他又怎麼能夠不努力去面對,去想盡辦法破案呢?透過這本《阿善師的告白:一個老探長的鑑識實錄》,謝主任不僅僅是分享畢生的經歷,也將他對台灣鑑識工作的期許、未來的展望都投注其中。希望每一次當證據說話的時候,都能夠找到應有的司法正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