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2014/12月推理藏書閣嚴選《沒有城堡的人》:當媒體變成凶器:王牌劇作家野澤尚的警世預言

  • 字級

文/冬陽

日本王牌編劇野澤尚繼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虛線的惡意》後,再次以首都電視台新聞節目「Nine to Ten」班底為主角,在《沒有城堡的人》一書中持續從媒體工作者的角度、利用犯罪推理小說的書寫架構, 戒慎恐懼地看待「電視」帶給大眾的深遠影響。

乍看之下《沒有城堡的人》是個偏社會探討的針砭之作,故事第一章「渴望被殺的女人」倒是讓人聞到濃濃的本格解謎味:一名女子打電話進電視台,聲稱「今晚,我將會被殺。我希望你們能親手告發殺害我的凶手」。短短幾句「被害與告發宣言」便引人高度好奇:女子為何將被殺害?被誰所殺?何以甘願赴死?電視台能如何告發凶手?不願透露身分的女子讓電話這頭的新聞人陷入兩難,既無法向警方通報、又不能憑對話錄音報導這樁尚未發生的犯罪事件,眼見預告的死亡時間逐步逼近,電視台該如何處理?

就在驚嘆作者安排了意想不到的處理方式之餘,緊接著第二章「獨家專訪」又是個與時間賽跑的短篇故事。小鎮發生女童失蹤事件,曾有傷害前科的鄰居中年男子涉有重嫌,首都電視台私下爭取到獨家訪談,欲從對話中戳破男子的謊言,沒想到反而落入對方的算計。懊惱的採訪者企圖挽回劣勢,男子不經意的一句話卻徹底扭轉了事件的走向。

產生反轉的(twisted)不只是這兩個短篇故事本身,作者野澤尚突然改變敘事,新角色八尋登上舞台中央。這個青年原本是「Nine to Ten」節目的忠實觀眾,卻因看了前兩起事件與《虛線的惡意》中女剪接 師遠藤瑤子的行徑後,對這群住在「城堡」裡的電視人產生的憎惡之情,同時病態地渴望接受攝影機的注視,於是籌畫了一場驚人的犯罪,他將會是最大的獲益者,電視台則是最強而有力卻絲毫不知情的絕佳共犯……

不,說共犯恐怕還算客氣,當媒體功能從報導事實轉而成為創造話題、以收視率或曝光度而論定一個人的成敗時,將變得沒有是非對錯,扭曲傳播價值,成為殺傷力無可估算的恐怖凶器!

這是作者的危言聳聽嗎?還是不切實際的憑空想像?放進推理小說的結構中討論時,真相、真凶與偵 探的意義將被重新定義,讀者與小說之間的關係也發生新的變化,虛構與現實的界線因此變得模糊,閱畢掩卷之餘不禁讓人心想:《沒有城堡的人》該算是娛樂讀物,或是殘酷的警世預言?

一部發人深省的優秀作品,本月嚴選推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74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