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入門】剝開金玉其外的舞台──從《來自新世界》談反烏托邦與推理

  • 字級

讀完《來自新世界》後,會產生一股反思人類社會與自然生態的衝動。

《來》是貴志祐介於2008年的作品,類型可歸為科幻。故事舞台為千年後的日本,人類的自相殘殺導致科 技文明摧毀、人口銳減,地球上出現各種突變生物,具備念動能力(咒力)的人們教導後代如何運用,試圖建立祥和 的新社會……故事透過女主角渡邊早季的生涯回顧,帶領讀者認識此一新世界的運作機制,以及其再度崩毀的過程。

就故事結構而言,《來》屬於反烏托邦小說。首兩章便透過早季的青少年生活,勾勒出「神栖66町」這個地方 的行政、教育制度與物種措施:一個重視孩童咒力訓練、倫理規定、人格指數的教育體系,與高智慧物種「化鼠」的 共生共榮,看似形成美好的理想樂園。

然而其中,讀者卻又發現一些異樣:對「惡鬼」與「業魔」的敬畏,千年間人類的不堪歷史,同伴的莫名消失 ……這些不安在第三章後逐漸發酵,暴露出脆弱與醜惡。人類面對咒力的先天基因殘缺與後天失控,竟是如此無力, 還得承受長期對化鼠族群的欺壓之惡果,終受反抗。故事的中後半段,「樂園」遇襲,即將面臨崩毀的命運。

如同「反烏托邦」類型的三大代表作:薩米爾欽《我們》、赫胥黎《美麗新世界》與喬治.歐威爾《一九八四》,《來》建立一個與真正「理想國」相去甚遠的絕望社會。領導者們試圖進行思想控制,並篩檢淘汰「不良品」以 遠離惡鬼、業魔的危害,卻也造成現今普世價值──自由與人權的泯滅。透過主角五人的刨挖與犧牲,社會結構脆弱 的內裡才逐漸顯露出來。

對於虛假理想國的諷刺批判(甚或影射現實體制),呈現「和平中的惡劣弊端」便是反烏托邦的精神。近年來 也不少此類作品,蘇珊.柯林斯的《飢餓遊戲》三部曲便是其中一例。

除此之外,《來》有個顯著的特色。書中介紹在千年間演化、突變形成的各種生物,如化鼠、貓騙、氣球狗、 虎蛺蟹、簑白、芒築巢等,將舞台點綴成如同奇幻世界的生態系。其中「化鼠」更是扮演要角。主角一行人與化鼠軍 隊的合作、爭戰劇情,不僅提供刺激的冒險素材,更是推倒「假烏托邦」的施力點,是全書的關鍵設計。

提到人類與其他物種的交流與衝突,便想到喬治.歐威爾的《動物農莊》,以及柏納.韋伯《螞蟻》、《螞蟻 時代》、《螞蟻革命》三部曲。前者用動物寓言影射現實的人類政局,後者與《來》類似,均透過不同物種文明的交 互作用,呈現「物種孰優孰劣」的反思。誰是真正的地球主宰?換個角度看會大不同。

最後,畢竟本書有入圍當年的推理排行榜,我想談談「反烏托邦」與推理小說的關係。

若常看日本本格推理(尤其是新本格後的作品),可能會聽過「敘述性詭計」,甚至是「認知科學推理」這名 詞(出自日本評論家佳多山大地之語)。兩者同樣是帶有欺騙的誤導手法,差別在於,前者是作者利用文字的曖昧性 ,讓讀者產生扭曲(與客觀事實不符的)想法,後者是登場人物(通常是敘述者)因生理或精神病變,自己產生扭曲 想法。無論哪一種,當真相(客觀事實)揭曉時,讀者都會感到震撼。

這樣的震撼,便來自一個隱藏的謎團:我們所處的世界究竟是什麼?也就是「世界觀」之謎。

這樣的謎當然不僅存在於推理小說,也不一定要寫成「敘述性詭計」或「認知科學推理」,卻可用該手法加強 之。當世界的運作方式經由人為(甚至是作者的文字)隱蔽起來,處於其中的人(或讀者)並不自覺,那麼真相的揭 曉便可引發意外性。道尾秀介《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麻耶雄嵩《鴉》與西澤保彥《神的邏輯.人的魔法》均屬此類 。

反過來說,若一部作品描寫角色從小處查覺端倪,開始探究,進而認知「整個世界」的過程──世界褪去外皮 後,正是醜惡的虛假樂園──豈不與反烏托邦的故事結構相符?兩者唯一的差別在於「重點」不同,前者著重意外性 ,後者重視樂園的建構與崩毀「過程」。

但就「質疑世界」這點而言,精神是相同的。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77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