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推理專欄】 專訪登上國際推理舞台的台灣之光──〈羽球場的亡靈〉

  • 字級

文/冬陽

編按:全球首屈一指的《艾勒里.昆恩推理雜誌》(EQMM, Ellery Queen Mystery Magazine)在今年八月號刊載了台灣作家林斯諺的短篇作品〈羽球場的亡靈〉(The Ghost of the Badminton Court),博客來推理電子報特別越洋專訪目前正在國外求學的斯諺,談談這段經驗與寫作近況。

Q. 首先恭喜〈羽球場的亡靈〉這篇作品登上今年八月號《艾勒里.昆恩推理雜誌》,先跟讀者們聊聊翻譯刊載的經過?

A: 一開始是讀了法國推理作家保羅?霍特的《惡狼之夜》英文版,覺得相當精彩,於是寫信跟這本書的英譯者John Pugmire聯絡,成了網友。後來他著手編纂一本收羅世界各國作家的密室短篇集,向我邀稿,我於是自行翻譯了〈羽球場的亡靈〉給他。但他後來遲遲無法找到出版社,我與對方商量後決定先把〈羽球場〉投到EQMM去發表。投稿前我們來回校對了好幾次,英文方面由他進行校正。此外因為稿子太長,刪減了約三分之一的內容。投稿前他告訴我不能保證會過稿,我也沒抱太大希望,因此得知過稿時非常興奮。

Q. John Pugmire或EQMM的編輯有給予修改的建議嗎?未來有沒有繼續投稿給EQMM、或是其他作品英譯的計畫?

A: John給了很多修改建議,由於保羅?霍特以及島田莊司刊登在EQMM的作品也都是他經手的,因此他相當清楚雜誌的喜好與挑選標準。首先他認為本作的內容稍嫌沉悶,由於是安樂椅神探的進行方式,有相當多冗長的討論,剛好整篇字數超過刊登上限,就針對比較累贅的內容進行精簡。再來,他希望我多加進一些地方元素,強調台灣的在地性,不然會讓人覺得故事發生在哪裡都沒有差別。當然以本作來說,這點很難再有空間去跟主軸情節產生關聯,但我仍試著在小地方增添一點強調地點的描述。這些修改建議讓我意識到,對於西方古典推理來說,其實還是很注重故事的可讀性,並且地方風味──至少在EQMM的脈絡下──是值得突顯的,這些都是日後很重要的寫作參考(不管對我或是對讀者們)。果然投稿後,現任主編Janet Hutchings(雜誌迄今的第三任主編)沒有給任何修改建議便直接採用。刊登後,我跟John商量了下一篇作品的投稿計畫,由於他只願意經手密室作品,因此可以選擇的範圍很小,我手邊現有的密室作品不是篇幅太長就是情節不適當。未來我打算寫新的作品投稿。另外我們也同時在討論長篇作品英譯的合作計畫,不過這部分有版權的問題必須先解決,目前還在洽談中。

Q. 〈羽球場的亡靈〉在你十多年的創作生涯中,應該是篇相當特別的作品,既是第二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前身)首獎作,也曾收錄在野葡萄文學誌(2004年)與短篇集《霧影莊殺人事件》(2006年明日工作室/2014年要有光出版),還被輔大的學生拍成40分鐘同名電影。來談談當年的寫作經驗、之後的變化與感受?

A: 這是我早期的作品,挑戰的是密室殺人。作家既晴跟推理評論家杜鵑窩人其實在很早的時候就看出我的創作理念,他們認為我是一方面守舊一方面想要創新,也就是兩條路線並進。守舊的部分就是沿襲傳統的本格推理題材,〈羽球場〉就是這樣的作品;創新的部分則比較有實驗性,例如〈冰之刃〉嘗試寫出不一樣的敘述性詭計,《尼羅河魅影之謎》挑戰當時還算少見的無謀殺推理。事實上,我到現在的創作理念仍然是雙線並進,唯一不同的是實驗性逐漸加大,當年自以為的創新如今看來其實還是沒什麼創新,但近來的《無名之女》還有即將出版的《馬雅任務》放入了更多不一樣的創作想法,我自認還不成熟,希望往後這方面的作品可以更好。

Q. 無論走的是守舊或創新路線,主幹似乎都還是解謎推理,不知是受了哪些作家作品影響?又,「實驗性」寫作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A: 其實我還有第三個路線是懸疑推理,長短篇都有(長篇如《假面殺機》),只是我已經被貼上解謎推理的標籤了,所以這部分的作品比較沒有受到注目。解謎推理方面主要還是受到西方古典推理小說的影響,尤其是艾勒里?昆恩的推理方法,尤其是他表現在「悲劇系列」以及「國名系列」的邏輯方法,這個路數影響我很深,幾乎所有的林若平探案推理部分都是沿襲這種方法解謎。很多人可能會以為我相當程度受了日本新本格的影響,事實上新本格作品我讀得並不算多,也並未有繼承的打算,例如像《冰鏡莊殺人事件》這樣的作品純粹是為徵文獎打造的。至於實驗性的起因是想把哲學這部分結合進推理小說,因此這條路線會有比較濃厚的哲學性質,但理想的結合方式還在摸索中。我的目的並非是想寫難懂的小說,只是希望藉由哲學的融入來開通解謎推理的死巷與困境、找出另一條道路而已。其實「哲學推理」在東西方推理史上已經有不少人寫過了,只是未成流派罷了。流派化是我的最終目的。

Q. 會想把哲學結合進推理小說,應與你過去所學有關?現在在國外攻讀學位的生活,是否帶給你在創作上新的刺激與想像?

A: 主要契機是當年碩士論文挑了一個很適合寫成小說的題目,後來這本論文變成《無名之女》,由於評價不差,我開始認真思考把哲學結合進推理小說的可能性,這本小說如果不是先有哲學想法是無法誕生的,因此讓我意識到推理小說可以從不同的領域當作起點。當然,這也是因為哲學是我推理之外的最大興趣,自然會萌生結合兩者的嘗試。目前的海外經驗當然是很好的寫作素材,不論生活上或學業上都獲得了更多題材跟想法,只希望日後有空將之化為故事。

Q. 最後,來跟電子報讀者聊聊你的近況與寫作出版計畫?

A: 近來因為人在國外念書,少有創作時間。近期的出版計畫會以出清舊作為主。兩年前完成的長篇《馬雅任務》已經簽約,預定於今年底出版。早期作品《尼羅河魅影之謎》、《雨夜莊謀殺案》也完成再版簽約,潤稿修正後會於明年重新推出;這兩本書絕版已久,不少讀者垂詢,剛好在此作個正式回應。另外我也將繼續整理短篇集出版,至今囤積的短篇至少可以出個三冊以上。當然,新作不斷都在構思中,只要有機會一定盡力完成。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99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