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專欄】 《聽著雨聲告別》不藍燈──如果想要當個作家,總得嘗試一下

  • 字級

「我沒有把自己定義為作家,反而比較像是一個普通上班族,興趣則是寫小說。」

雖然已經出版第二本書,第一本作品《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甚至入圍第一屆島田莊司獎決選,但不藍燈依舊很謙虛地這麼說。

在這個系列作品中,主角阿駒有一份相當特別的職業:情歌快遞。但他並不只是按照時間、來到指定地點,演奏完後拍拍屁股走人而已。他有自己的一套規則。阿駒要看到演奏對象的照片,了解他或她和委託人之間的故事,而且越詳細越好。這份特別的職業,便是在聽廣播時被啟發的靈感。

「當時一邊開車,一邊聽廣播,正好聽到有這樣的工作,覺得很有趣,也切合我的主角必須接觸許多人的人生這種特質。」決定之後,不藍燈也上網調查,甚至嘗試聯絡以情歌快遞為業的人,去了解他們在工作上有何心得感想。只不過,在現實人生中,這份工作沒有那麼浪漫,不像阿駒一樣有諸多堅持;當然也沒有過得這麼刺激,三不五時遇上兇殺案。

而在小說創作上第一次出手就獲得入圍獎項的肯定,隨之而來的,卻是對於成為作家這個夢想產生疑惑。「這樣就算是作家了嗎?要怎樣才能被稱為作家?出一本書?出兩、三本書?要讓所有人都認識我,才算作家嗎?那這樣,就算是完成了夢想嗎?」他說。也許正因為如此,開始寫《聽著雨聲告別》時,不藍燈對自己的要求變多了。「畢竟第一本的時間很趕,從開始寫到截止交件只有十個月,平常又要工作,所以只能每天早起寫稿,下班後也寫到深夜,才能完成,很多地方沒有時間細修。」因為對第一本時間太趕的惋惜,以及期望第二本可以更好,他開始在閱讀上有了某種自覺,會特別注意別人怎麼寫,也買了許多與創作相關的書來看。他花費更多時間描寫角色的內裡,精心設計情節鋪陳,細細調整氛圍和情緒,讓整個作品扣緊主旨,更加細緻。

那麼,主旨為何?在後記裡,不藍燈寫道:「這是一個推理故事,但也不只是一個推理故事。」若單看前作入圍的頭銜,的確會預期一個有屍體、有謎團的本格推理小說。但若不要帶著任何預設,就會發現,不藍燈沒有打算對讀者下挑戰書,而是希望看書的人能去想想,夢想的定義究竟是什麼。書中的諸多推理演繹,反而像是在回想著青春的畫面,推敲夢想的真諦,努力思索著一群曾經懷抱夢想的人,在多年過去後究竟經歷了什麼,為什麼有人變得「不一樣了」。而到底該堅持追夢才好,或者放棄夢想才對呢?不藍燈是這麼說的,「我不希望給讀者標準答案,沒有一定要勇敢追夢,或者是要認清現實。每個人的狀況不一樣,我不想幫讀者下這種結論,一個已經有標準答案的主題,就不值得寫了。」

在《聽著雨聲告別》中,提供了三人來對照。不論是接受現實人生的Brandon,或是一直堅持夢想,過得很快樂的髒髒,甚至是堅持著音樂夢,卻不算太快樂的阿駒。在看到那個段落的瞬間,感覺已經不像是在閱讀小說,反而忍不住對照起身邊的他和她和他,書頁與真實生活之間的界線,突然模糊了。

如果用現在的成績來看,這個作家夢,應該是實現了吧?但是,從一個讀者變成一名作家,到底需要什麼條件?「如果想要當個作家,總得嘗試一下嘛。」不藍燈是這麼說的。語氣雖是輕鬆簡單,卻點出了最困難的一面。每個人都曾經有夢,但因為工作很累、沒有時間,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於是就這麼偶爾哀嘆兩聲,但沒有任何動作。然而,將生活中一切零碎片段都用來創作的不藍燈,隨時隨地都在腦中想著自己的小說,無論什麼時刻,都可以是寫作的好時機。不管怎樣,青春都已經是過去式,還有夢的人現在可以做到的,也許是用認真且謹慎的態度,去「嘗試一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9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