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推理入門】當配角變成主角

  • 字級

在偵探推理小說的世界中,最常見的配角一定是警察!因為最主要的案件,一般都是犯罪甚至謀殺,而非日常之謎,所以一定會有第一線執法者的警察出現。如果說福爾摩斯是眾所周知的名偵探、華生醫生是無人不曉的配角,那麼雷斯垂德探長也同樣是讀者最熟悉的低能警官(和福爾摩斯的推理能力相比而言)的蘇格蘭場代表人物。早期很多偵探推理小說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故事中如此貶抑,進而讓一般讀者不禁懷疑起警察的真正辦案能力了。因此,在古典黃金時期有「寫實派不在場證明大師」之稱的傅利曼.威爾斯.克勞夫茲(Freeman Wills Crofts)來幫勞苦功高的警察加以平反;他書中的主角不是天才型的偵探,而是苦幹實幹的平凡警察。筆下最有名的偵探角色是法蘭契探長(Inspector French),常在克勞夫茲的小說中擔綱主角,雖然沒在最有名的作品《桶子》中出現,卻是破解不在場證明案件最多的警官。後來,比利時作家喬治.西默農(George Simenon)的筆下的馬格雷探長(Inspector Maigret)在法國出現了,化身為名偵探警官,警察機構幾乎沒有在小說中發揮作用。直到美國出現艾德.麥可班恩(Ed McBain)的「八十七分局系列」(87th Precinct)之後,小說中的罪案偵查才不會顯得和現實距離那麼遙遠,開句玩笑話,總算開始法制化了。

日本警察在偵探推理小說發展初期並沒有被塑造成低能的形象,反而變成名偵探的助手以及與司法單位搭上線的人。金田一耕助探案中那個到處給金田一耕助打下手的等等力警官,就是最好的例子,幫名偵探掃除一切清查案件上的障礙,給予收集資料的方便,只是他這樣做,不知道是為了什麼?難道是偵破罪案的正義感使然?實在說不過去。之後,有了和法蘭契探長一樣,以偵破不在場證明為己任的鬼貫警部誕生了,?川哲也筆下這位號稱日本十大名刑警第一名的鬼貫警部,是個道道地地的名偵探,專門挑戰不可能的犯罪,作品都是本格推理中的精采佳作,一舉掃除了讀者心目中警探無能的印象。

上個世紀六○年代,當松本清張的社會派推理小說崛起,風行整個日本推理文壇時,開始把古典本格推理那些「名偵探」一把掃入歷史的記憶中,很多本格推理作家如橫溝正史等因此擱筆。由於社會派基本上反對名偵探這種造神運動,因此看到整個龐大的警察團隊為了查案跑遍整個日本,利用腳力要來勝過腦力。有時會看到重複的刑警角色出現,如松本清張《點與線》中的主角亦曾經在其他作品如《時間的習俗》中出現,但只是剛好另一個案件而已。讓刑案偵查回歸正常程序,符合實際狀況,卻也減少了小說的魅力。讀者少了「英雄崇拜」的對象,小說的吸引力也就會下降,作者只能用說故事的魅力來吸引讀者閱讀,這終究不是辦法。

因此,披著刑警這件保護色外衣的名偵探又回來了。西村京太郎筆下那個全日本最忙碌的刑警十津川警部,同樣在許多地方上山下海,真有「名偵探無處不在」的架式;令人納悶的是,這位仁兄破案又多又快,職位上卻永遠是個警部而已,和以前那些視富貴如浮雲的名偵探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島田莊司在大環境逼迫之下也創造出最像名偵探的刑警吉敷竹史,他所碰到的案件往往匪夷所思、超越現實,唯一不像名偵探的地方是感情生活太過豐富。大澤在昌的「新宿鮫」系列則為主角鮫島樹立了如同冷酷派名偵探的風格,可謂獨樹一格。至於近來當紅的東野圭吾,筆下也有一個刑警名偵探加賀恭一郎,近期登場的《新參者》最能夠把他那種不只是破案、更要找到動機才不會造成冤獄或誤會的個性,表現得一覽無遺。

到了橫山秀夫和今野敏的警察小說,案件的解決有時候竟然成了配角,警察部門為了爭功諉過、搶出人頭地而坑害同僚和不顧正義的內幕竟然都寫給讀者看,甚至還成了整本書的重心。最近在台灣上市的譽田哲也《草莓之夜》也有類似的場面,幾乎喧賓奪主,也應該是另類的「配角變成主角」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91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