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推理專欄】福爾摩斯斷背謎情

  • 字級

電影,是一場正與反的觀點辯證。導演選擇給你看到什麼,以及,企圖,希望你看到故事裡沒說的,那些需要透過觀眾自行組合拼湊的推理視野。但推理片倒不具備那些留白詩意等你揮灑填滿,機關算盡以及快狠準的回馬槍轉折才是這類型顯學。

而由英國導演蓋瑞奇執導的《福爾摩斯》系列,以慢速影像塞滿觀眾貧乏的理解想像力,從快慢節奏交錯中引導觀眾抽絲剝繭的微細觀察。對於書迷而言,如此眾多版本的《福爾摩斯》中,每個書迷心中都有一個完美的福爾摩斯,但蓋瑞奇執導的這兩部意外為福爾摩斯營造另一個平行宇宙,以動作書寫的冒險患難過程。

蓋瑞奇的敘事風格,凌駕於傳統福爾摩斯印記,這對書迷來說,或許是無福消受的華麗視覺。但對一般觀眾而言,影像聲光效果與腎上腺的相輔相成才成就電影院這塊福地,使得上上世紀的福爾摩斯在本世紀照樣摩登有型。從書中字裡行間的全知觀點到電影裡的兵棋推演,蓋瑞奇給了福爾摩斯另類趣味及古怪脾氣,這就應該是書迷樂見的新鮮面相。

《福爾摩斯:詭影遊戲》(Sherlock Holmes: A Game of Shadows)承繼首集福爾摩斯與華生之間的友情義氣,更大膽地挖掘兩人唇齒相依的情感,那種缺一不可的相濡以沫。

若說華生是符合多半社會主流價值的正面角色,那福爾摩斯就是反。華生一直都是福爾摩斯的「正體」,故事的敘事角度從他侃侃道來(因為福爾摩斯多半一識就破諸多線索,由他闡述故事的話,大概沒幾句就結束了)。福爾摩斯是「反體」,他不迎合不社交(不結婚,甚至當華生伴郎時還來個回眸深情對望),電影裡為了更強化這一點還設計好幾次他擅於偽裝的橋段。故事也調侃他的偏執瘋狂,喝防腐劑那段就夠讓人噴飯,與華生鬥嘴更像是歡喜冤家。沒有機智如華生,也對不上反應瞬息萬變的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與華生之間的反正對照始終是這系列的觀戰指南,至於書迷最在乎的細節考察、邏輯分析,從來就不是電影裡的劃紅線重點。也因此,看這兩集都無法參與透視線索的超能力預言,本片索性追趕跑跳碰,那段變裝豔抹之火車閃子彈記就是本片重點。瞧,我丟了你的女人,你還得感謝我保住了你的小命。

《福爾摩斯:詭影遊戲》用後現代的電影語感解構古典推理已成一道樂趣,片尾莫里亞提與福爾摩斯那段意念對決則是另一道「新反體」。福爾摩斯以推理節奏執行他的秒殺任務,想不到聰明如莫里亞提也趁機將他一軍,也不枉費身為福爾摩斯系列中最難纏的大魔王位階了。

福爾摩斯與莫里亞提兩人互扯墜入瀑布,這肯定是蓋瑞奇對小說「最後一案」結尾的致敬。當然,電影是不可能將福爾摩斯賜死的,照例給了個制式結尾,要讓觀眾響起掌聲才捨得離開影院才算數。

詮釋一位經典小說角色對任何演員都是困難的,特別是演員血統與書本設定不同時,但小勞勃道尼可以靠個人特質,那種瘋癲喜感(特別是首場現身超像濟公扮相)征服挑剔的評論眼光,把印象中英倫紳士福爾摩斯變成以他為本位的風格。提醒大家,何需計較執著的佈線細節與來龍去脈,看他一人時而變成洋版葉問,時而變成《斷背山》裡的同性扶持。拋開書本,《福爾摩斯:詭影遊戲》是你Open Book都對照不起來的新血統趣味,只是最高明的反派這集已經領便當,那下一集該是誰?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72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