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推理專欄】特急Super白鳥4分鐘障礙──我的推理迷狂想之旅

  • 字級

今年五月十一日至二十四日,我到日本作了一趟為期二週的自助旅行。

我這人的旅遊偏好像是蜻蜓點水,在各個都市僅停留一、二日便前往下個都市,不時得拖著行李箱上新幹線,自己美其名為「流浪之旅」,朋友卻戲稱我是「偽背包客」(意指有背包客的機動力,卻又缺乏其簡便性)或「逃亡之旅」(馬不停蹄地移動,像是被通緝的罪犯)。

這趟旅程從博多開始一路向東行,行經小倉、廣島、神戶、彥根、名古屋等地,到了橫濱、東京一帶後搭臥鋪列車北上至札幌,再南下轉至青森、仙台。都市間的移動全仰賴鐵路,如果我是鐵道迷,或許會將焦點放在各具特色的搭乘體驗,但我是推理迷,腦海中只能浮現日本那些以不同列車、鐵路線為名的推理小說標題。

既然旅途會行經福岡、東京、北海道三地,就來趟《點與線》之旅吧!「一定要去造訪香椎海岸」,「好好觀察一下東京、上野車站」,「青函連絡船也別忘了去看」……規劃著旅遊行程的我,化身小說裡的凶手,想像被追捕的感覺。

現實當然不可能比小說離奇,只能過過乾癮而已。

如今這些舞台都經過歲月洗禮。國鐵香椎站改建並易主為JR香椎站,西鐵香椎站已高架化,海岸線也有所更動,在四周現代建築的襯托下,小說中昭和三○年代的蕭瑟感已不復見;東京、上野四周的繁華自不在話下;而青函連絡船也於1988年停止營運,僅在青森、函館兩地留下紀念船供人參觀。

走在香椎海岸旁的人行道上,與一對晨間慢跑的夫婦擦身而過,將他們想成小說裡打算殉情的男女……我隨即拋開這樣的念頭。腦海當下閃過「清張咒縛」這個詞,雖說和原意不同(本來是島田莊司形容新本格興起前的日本推理文壇狀態),旅行中不時與清張作連結的我(隔天還要去小倉參觀清張紀念館),或許也可說中了某種「咒縛」吧!推理迷的中毒之深,由此可見。

如此「欲求不滿」的心情在一路玩到東京,從上野搭乘臥鋪列車「北斗星」後依舊沒變。

當時搶不到票的我,只好買最低等的單人B寢台席,雖說四人開放式上下鋪的設計相當缺乏隱私,由於四周沒有人,倒也不會不自在,可以一人獨佔四張床位──只是這優勢在列車停靠仙台後即煙消雲散,一位臨時上車的乘客被劃分到我的上鋪,空間霎時變小,活動也變得侷促。他上床沒多久即陷入沉眠,壞心眼的我開始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隔天一早,這位仁兄在我清醒沒多久便打著呵欠起床,既沒變成屍體,也沒有憑空消失。

推理迷也是人,希望保有自身安全,卻又渴望旅途中發生事件──他們就是如此矛盾的生物。也因此接下來在北海道的這麼一段突發遭遇,會令我如此雀躍了,它安撫了推理迷躁動的心。

是這樣的,五月二十二日當天早上,我從札幌動身前往青森,方式原定是搭乘10:37從札幌發車的「特急Super北斗」10號,預定13:52到達函館,再轉乘13:56從函館發車的「特急Super白鳥」34號,預定15:46到達青森。

時間之所以能算得如此精準,多虧日本四通八達的鐵路轉乘指南,以及相當準時的營運系統,在函館僅有4分鐘的轉乘時間,換作在他國,失敗機率想必高出許多。完全不用擔心──我抱著這樣的心情搭上Super北斗,豈料……

行車時間有3小時左右,前日的晚睡使我有些疲憊,便在車上補眠。醒來後神清氣爽,沒多久聽到列車長的廣播:「非常抱歉,本班列車誤點,抵達函館的時間將會延遲……」

當下有些錯愕。誤點……想必不只4分鐘吧?這樣我還趕得上Super白鳥嗎?勢必得搭乘下一班,這樣何時才能到達呢?腦海中浮現青森的預定行程,班次延後通常會差上一小時,得放棄參觀某些地方了。

此時列車長說道:「原本打算轉乘『特急Super白鳥』34號前往青森的旅客,請在函館的前一站五稜郭換車,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等等,為何在函館趕不上的班次,在前一站就可以?感到疑惑的我,手邊恰好有一份JR北海道旅遊指南,隨手翻到鐵道路線圖那一頁,立刻瞭然於心。

函館周邊的路線是這樣的:從札幌至函館的「函館本線」與從函館至青森的「津輕海峽線」交會地點並非是函館,而是在五稜郭便交會了。換句話說,Super北斗10號抵達五稜郭後,會遇上正面迎來的Super白鳥34號,前往青森的乘客,僅是轉乘地從函館換成五稜郭而已,時程完全不受影響。

就在我自認理解後,列車抵達了五稜郭,我依照指示下車。然而,我突然想起一個更關鍵的問題。

不對!如果本來就可以在五稜郭換車,為何昨日查詢系統會指示我在函館轉乘呢?於是我翻了旅遊指南的時刻表一頁,發現一件令人震驚的事:Super白鳥34號並不會停在五稜郭,僅是經過而已啊?莫非列車長搞錯了?

就在擔心的當下,一列Super白鳥緩緩駛入五稜郭站月台,停了下來,乘客們一擁而上,我愣了一下也上車了。

最後還是如預定時間15:46抵達青森。仔細想想,應該是Super白鳥34號發車前收到通知,特地停留五稜郭予人轉乘吧,JR誤點後的補救措施,不得不說相當迅速。

接著我想到,這不是時刻表推理會出現的情況嗎?以為趕不上的,後來又趕上了──如果我在青森不小心與人發生摩擦並殺害對方,就可以拿這個當不在場證明……

雖然並非是牢不可破的不在場證明(刑警詢問一下站務人員便可破解),我也沒有真的去殺人,這樣的想法還是令我十分興奮,滋潤了先前乾枯的推理魂。此外能經歷JR誤點,也是相當難得的經驗。

我帶著愉悅的心情在青森下車,繼續這趟中毒過深的推理迷之旅。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71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