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盜竊,輕如鴻毛、重若泰山───《神偷天下》

  • 字級

文/阿虎  

若談及武俠小說,金庸以其地位、因其小說,儼然已是星辰。如此,鄭丰手中那枝筆所幻化的文字,即為珠玉,熠熠生輝。這是我看完《神偷天下》後,最直覺的想法。

故事的一開始,便是一場「飛戎王」爭奪戰。

明朝三家村裡的上官、柳、胡三家,為世代傳承的竊盜一族。每七年舉辦一次飛戎王比試,誰能取得世上最珍貴的寶物,其人便可獲得飛戎王金牌。就在三位後生晚輩紛紛展示出自己好不容易偷得的珍寶時,胡家所收留的一名跛腿小童,竟舉起手中的三絕之一──「紫霞龍目水晶」,震懾所有在場人士。這名小童便是楚瀚,當時年僅十一歲、原只是個乞兒。

豈料,楚瀚的一出場,恍若為三家村的未來投下震撼彈。由於三家村與朝廷之間難解的恩怨,上官、柳、胡三家不久後幾乎為當時掌權的太監梁芳滅門,而楚瀚也在這場浩劫中為梁芳所俘。梁芳深知楚瀚一身好輕功便是傳承自胡家,於是,想方設法地讓楚瀚甘願入宮當太監。實際上則是每天夜裡,指派楚瀚四處探聽宮裡所有人的行動,進而舉發、迫害與自己敵對的陣營。卻也在這其中,楚瀚身陷皇位爭奪戰的戲碼裡。當時,在梁公公的主子萬貴妃隻手遮天下,當朝的成化皇帝一直苦無子嗣,皇帝所不明白的是,宮裡一旦有妃子懷孕,一定立即慘遭萬貴妃迫害。及至被打入冷宮的紀娘娘在無人知曉的情形下產下皇子,無意間為楚瀚得知後,楚瀚的下半生從此為了保護這唯一的皇子而活。

《神偷天下》的故事,便延著這條故事線而展開。

對我而言,《神偷天下》不若我印象中的武俠小說,舉凡比武場面、雙方比畫劍法、逞凶鬥狠、武林大會等橋段相對溫吞。書中著墨多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戰與內心衝突,尤以身為主角的楚瀚最甚。一如多年以來,楚瀚雖因梁公公的刻意栽培而過著衣食無缺的生活。然而,一連串為了對付梁公公的政敵,他其實有意無意間,戕害了許多無辜、廉明清白的人。他也曾想一走了之,但他終舊為人,有物欲、有留戀,致使他每每內心交戰過後,寧願留下。於是,他只能選擇以隱諱的方式弭平內心的罪惡感──他散盡家財,戮力捐助那些枉死的人的遺族。生而為盜竊,義、理,卻為他一生所服膺。

又如故事最初所提及的飛戎王之爭。三家村裡的人,原是既驕傲又卑微。「飛戎王」其實是「飛賊王」,賊字如此不登大雅之堂,於是美其名為「飛戎王」。即便如此,他們依然是武林中人訕笑的對象,終舊不歸屬於正道之列。而身為神偷,楚瀚時時刻刻內心掙扎:偷,何其低下,即便他因偷以保護皇子,縱使他偷得天下,他依舊只能在夜間行動,不見天日。

讀畢《神偷天下》,盜賊之流的楚瀚不住讓我想起歷史學家黃仁宇生前重要著作之一《萬曆十五年》。萬曆十五年,西元1587年,英文書名直譯為「無關緊要的1587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這一年,如此平凡,沒有什麼重要事件值得記載。黃仁宇卻認為這一年並非無足輕重,於是他提出自己的觀點,重塑萬曆十五年。歷史,原是由多少無足輕重的人物、事件所承載而來,而史書典籍中羅列的名與姓,若說是踩踏著這群沒有名姓的人而有幸為史學家所記錄,或許也不為過。願與楚瀚一樣曾經無名的小卒英雄,藉鄭丰之筆,為人們所傳誦。

故事的最後,即位的皇帝一日夜裡獨自批閱前朝實錄時,他遙想楚瀚的一生,亦因不忍而掩卷。他的一生,輕如鴻毛,至多名為神偷,在袤廣的歷史裡,未曾被化為鉛字;提及成就,卻重若泰山,為明朝的存續盡全功,所作所為永遠佇留在某些人心裡。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20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