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 字級

今天適逢各校的開學日,早上聽聞主管帶小孩去上課的情形,同事也談起了第一天進入小學的緊張心情,現在看來校園不大的地方,在當時對我們來說卻像迷宮一樣,讓人有種看不到出口的心慌,和幼稚園不同的是,學習真的開始了。那時候我們總希望趕緊交到好朋友一起玩,有點羞澀有點害怕,而父母,總希望孩子能遇到一個好老師……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是一個地方的故事,一個學校的故事,也是一個教育的故事,一個老師的故事,可以想見,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熱血,有笑有淚,但讀他(它),不是為了複製,而是關於教育這件事,真的……我們都需要一種「莫忘初衷」的熱情與耐心,不容易?是阿,從來沒人說教育是件簡單的事,問題是,我們做了多少?嚴長壽出版了一本《教育應該不一樣》,高中生拿著這本書眼中帶淚的和他對談,我們做了多少?或者,我們沒做什麼?這是個沉重的問題,拿來問老師、問父母、問教育單位、問執政者,都該是個沉重的問題,我們做了多少?或沒做什麼?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九二一大地震摧毀中臺灣後的第三天,「聽說爽文很慘,都倒光光了。」老師,你回來了。

老師騎著ㄡ兜麥(台語),盯著已經不再平直的雙黃線,油門狂催,那條以前覺得非常苦悶的路途,被不知名的力量拋得高高低低,拉扯的斷斷續續,「老師!老師!」幾乎是尖叫的音量,學生們放聲大哭。「老師,你當完兵會不會回來啦?會不會?」這是他離開的時候和回來的時候都被問到的一句話,在那堆當兵時收到的信件裡,在這頹倒的校園前。

但這不是一小時又四十五分的校園電影,在拋完淚後,一切海闊天空,大家齊心齊力邁向康莊大道。孩子還是那群孩子,偏鄉資源還是一如往常,「我們已經把最好的硬體給了你們,接下來的軟體,就看你們了!」這是證嚴法師在學校重建完後給爽文國中的一句話。軟體是教學,是給學生希望,是拉著這群對學習沒有動力的孩子開始一步步往前,這不是電影,有個ending,到此為止,沒人拉著,一切都會退回原點;它是個希望工程,永無止盡,也是個接力賽,必須合力完成,老師,手搭手地,從點到面,慢慢讓教育的網張開了來;學生沒動力,想辦法挖出動力,沒競爭心,想辦法挑起競爭心;集點數換二手用品上場了,拍賣會上換取火烤兩用鍋上場了,到校園教學露營上場了,當初頹倒的校園起來了,那群頹倒不抱希望的學生也修補了,一天?一個月?一年?不,年復一年,希望工程還在進行著。

教育,從來沒人說是件簡單的事,但莫忘初衷的熱情是否只能在最艱困的情況下才能被激發出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65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