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爸爸……請放心,我們一切都好。

  • 字級

天國的爸爸,你好嗎?

天國的爸爸

天國的爸爸

對長谷川義史的印象是從《山田家的氣象報告》開始,用天氣的變化來形容「情緒」,時而狂風暴雨淹大水,時而天氣晴朗?彩虹高高掛,好情緒、壞情緒,單單說也僅止於對好壞兩字字面上的感受,但用「天氣」來聯結,那忽冷忽熱的溫度,那看見下雨不能出去玩的失望,那抬頭見到彩虹時的嘴角上揚,那被颱風掃到時的戰戰兢兢……都化成了對「情緒」最容易的聯想,也讓孩子可以稍微體會到自己的「情緒」會對別人造成什麼樣的感受,很生動;後來再接觸到長谷川義史的其他作品,慢慢地喜歡上他的畫作風格,不算細緻的線條、一塊塊暈開的水彩堆疊,讓他筆下的人物,尤其是孩子,有種憨呆憨呆的感覺,這樣的畫風,在讀他過去輕快幽默的作品時,很容易讓人發笑,但閱讀這本《天國的爸爸》時,卻是種複雜的揉合,悲傷的情緒與孩童的憨真,在文字的靜靜敘述下,出奇地被平淡化……也強化了。

 

天國的爸爸,你好嗎?(畫面:爸爸抱著哭得唏哩嘩啦的小子,腳踏車倒在一旁)

我們都過得很好。

爸爸,你記得嗎?以前你常邀我一起傳接球,可是我傳球技術很差,每次都哭著跑回家。(畫面:鼻涕小子奔跑)

你記得嗎?有次你揍了我的頭,當時很痛,現在我覺得如果當初能讓你再多揍一拳該有多好。(畫面:牙齒不齊的小子哀哀叫)

我從以前就很希望能吃到熱狗,可是媽媽都不買給我,爸爸,是你買給我吃的耶!

爸爸,你去世的那一天,所有人都在哭,不知道什麼緣故,我吐了,吐在院子裡。

有次上美勞課,要畫爸爸,老師說:「你也可以畫媽媽喔。」不過,我還是畫了爸爸。老師不用那麼怕我傷心阿。

每次聽見別人說我可憐,我心裡都會想,其實,爸爸比我更可憐吧。

前幾天,我差點偷別人的東西,但我沒有,我怕做了壞事下地獄,就再也見不到爸爸了。

爸爸,自從你離開後,我們好像只有在家門前的路上遇過一次,對不對?你對我說:「孩子,你還好嗎?」那個人是你吧?我一眼就認出來了。

天國的爸爸,我就快升上四年級了。爸爸……(畫面:牙齒長齊的孩子和同學玩遊戲)

請放心,我們一切都很好。

 

「爸爸」這兩個字在長谷川義史的描述下,即便只出現過幾次,但份量卻越讀越重,畫面不感傷,文字卻一遍遍地把一種淡淡的情緒坎進人心裡,米雅的翻譯很好,和長谷川義史的圖配合恰當,讓人很想一讀再讀,一看再看。靜靜地唸著,讓我突然發現,這本書很適合給孩子來朗讀,記得出版社編輯唸給我聽時,我被編輯的聲音吸引了,後來拿到書,自己唸時,又一次被書吸引進去,如果讓孩子讀出來呢?我想,這本書會給他們一些不一樣的感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29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