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他的照片裡,有優美的光,以及,和光一樣優美的男孩。《tokyo boy alone》

  • 字級

有時候,光會經過他們的身體,降落在他們的臉龐與臂彎上,猶如手指般輕觸他們的肌膚,將他們撫摸得透亮;有時候,光圍繞在他們的四面八方,緊依著他們的身軀,像一條柔軟的線圈,畫出他們美麗的形狀;有時候,光幾乎隱沒到漆黑裡,躲在他們的身後,微微搖晃,晃出一片片模糊的暗影,覆蓋他們,書寫他們的神秘與不安。

他的照片裡,擁有各種表情的光。

白皙的光,幽冥的光,夢醒的光,沉睡的光,清冷的光,溫熱的光,以及,所有流露寧靜氣息的光。這些光,輕盈的在他的照片中行走,並且,心甘情願地停留,停在他按下快門的世界,留作永恆靜止的時態。

光之下,還有各種神色的男孩。

早晨的男孩,夜晚的男孩,發呆的男孩,作夢的男孩,純真的男孩,危險的男孩,以及,所有漂亮的令人屏息的男孩。這些男孩,溫柔的在他的照片中躺臥,並且,心甘情願的等待,等待他按下快門的瞬間,記下永遠青春的容貌。

他的照片裡,有優美的光,以及,和光一樣優美的男孩。

因為兩者都太引人,有時候幾乎會分不清,他究竟是意圖捕捉男孩,還是意圖拍攝光,而無論是何者,他總是能恰如其份的掌握,就像是將自己放在被拍攝的位置上,他知道哪個姿勢最自然,哪個角度最適切,他知道什麼時候要迎向光,什麼時候要背向光,他甚至知道,在快門按下那一刻,他將與光,融化成一幅最美的風景。

事實上,他曾說過,他很欽羨攝影師Mark Morrisroe為其情人Jonathan Pierson拍攝的某些照片,其中那張他最喜愛的照片,拍攝於一個早晨,Jonathan Pierson剛醒,裸身躺在床上,身旁有幾隻貓,幾件皺摺的衣裳,他直舉一隻手臂,舉起的手的指尖上,站立一隻鸚鵡,他說,這張照片「充滿不可解的暗號與不可思議的高潔……那天早晨的景色充滿格外親密的空氣。」然而,照片之外的現實是,Mark Morrisroe三十歲便死了,往後,再也沒有人拍那樣的照片。

自此,他一直在追尋,駐留在Mark Morrisroe那幀照片中,那片即將逝去的光、逝去的人與愛情。於是,他用攝影,拍下相似的光,相似的人,或者,相似的愛情。

不過,他拍的比Mark Morrisroe還美,因為他照片中的光,有溫度,而那些男孩的青春,還正閃耀。

他是一位擅長拍攝男孩的男孩,他是東京攝影師,他是森榮喜(Eiki Mori)。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五位你需要認識的台灣當代攝影大師

張照堂、郭英聲、柯錫杰、阮義忠、范毅舜,五位你需要認識的台灣當代攝影大師。

59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