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我來到了一個湖,一個乾涸了一百一十年的綠湖...

  • 字級

「綠湖營其實沒有湖」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懸疑開場?科幻小說?推理小說?謀殺小說?不!都不是。它是一個探討罪與罰的小說。三個時代、三個故事,片段式地交錯在小說中,透過一個Stanley Yelnats男孩的手被挖鑿開來。

一百一十年前的綠湖是德克薩斯州最大的一個湖,滿盈湖水清澈清涼,在陽光的映照下,像極一顆巨大的綠寶石,閃爍生輝。春天,桃樹沿岸密佈,鎮上總會舉行一次盛大的野餐,跳舞、唱歌、吃著美麗教師凱蒂.巴婁的風味桃子。有人說綠湖是「人間天堂」,而凱蒂小姐的風味桃子是「天使的食物」,這小鎮和樂的讓人忘記人性也有卑劣的一面,可以因為膚色,輕易地舉起槍來,碰地一聲!槍殺一個朋友。綠湖的一切開始走樣,就在白人女教師凱蒂.巴婁親吻賣洋蔥的黑人小販那一刻開始。不該愛卻愛了,黑人小販被槍殺,女教師帶著仇恨成了盜匪,而綠湖,從此乾涸。

Stanley Yelnats,一個被誤判有罪的男孩,被送到了「綠湖營」,一塊乾燥平坦的荒地,一個即使找得到陰影,也有華氏九十五度高溫的地方。在這裡,男孩們要做的就是「挖洞」。在Stanley Yelnats挖鑿了四十幾個洞後,他發現挖洞並非為了磨鍊服刑者的個性,而是為了一個從遙遠的過去便流傳下來的寶藏傳說:「一吻奪命」凱蒂.巴婁的寶藏。

這份寶藏帶出了綠湖過去的罪惡,也帶出了一個Stanley Yelnats家族世世代代受到女巫詛咒的真相。一種惡行,終獲懲罰,一份虧欠,終獲補償;在「洞」裡,命在世代輪迴的洪流裡總是逃不過最終審判,那一刻,不論如何都會到來。

「洞」的故事並非虛構,在我們所處的時代,它仍真實的上演著:掠奪、自私、盲從、殺戮;我們都不該對這一切感到麻木,因為一種惡行終獲懲罰,一份虧欠終獲補償,最終審判總會到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67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