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來讀松本清張

  • 字級

文/凱西

自從看了〈犬神家一族〉和〈嫌疑犯X的獻身〉電影之後,漸漸地迷上了日系推理,除了兩部電影的原著小說,又忙著看更多的橫溝正史和東野圭吾,然後看宮部美幸、看橫山秀夫、看京極夏彥、看松本清張……。

其中,最令凱西驚豔的,當屬開日本推理社會派先河的松本清張。

其實,那時(現在也是)凱西並不清楚什麼是社會派及日系推理其他眾多派系分支;喜歡清張的推理小說,純粹因為,那是很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自從開始看推理小說以來,凱西幾乎是逐偵探而讀的行為模式。換言之,因為喜歡某偵探,例如:福爾摩斯、白羅、艾勒里‧昆恩……凱西會看完一本又一本,以這些偵探為主角的推理小說,看他們如何破案?

破案的當下總讓人覺得很滿足、也覺得信賴與慰藉,彷彿他們就是社會最後的正義與依靠;而在這樣的閱讀偏好下,偵探的風格、破案的邏輯、誰是兇手,其實是最讓人在乎的。

然而,清張的推理小說中並沒有鼎鼎大名的偵探出場。那些帶領讀者一起讓真相水落石出的,可能是警察(ex.《砂之器》)、受害者家屬(ex.《零的焦點》)、受害者同事(ex.《眼之璧》),甚至是非警務人員也與案件不相關的第三者(ex.〈買地方報紙的女人〉,收錄在短篇選上集)……。

少了對名偵探的託付心理,案件本身成為關注的焦點:兇手的動機是什麼?動機背後的社會因素是什麼?

犯罪心理的描繪更細膩於犯罪手法的刻劃,於是,被害人不再只是一具冰冷的屍體,而是瞭解犯罪心理、彰顯社會黑暗與正義之必然;即便偵探的角色也不再只為了破案,而是事件發展的內在元素。

常聽聞,社會派推理重點之一在於探究犯罪的動機,而非解謎;但若因此以為清張不懂得處理本格派推理作家慣用的詭計,那也錯了。

比方說在《點與線》,本格派慣用的不在場證明詭計,清張用來同樣駕輕就熟;然而,清張無意玩弄詭計來誘導讀者,兇手不難猜,但你還是會臣服於清張刻劃人性的說故事本領,不看到最後不罷手。

《松本清張短篇傑作選》、《點與線》、《零的焦點》、《砂之器》、《眼之璧》、《交錯的場景》……,每每在星期五的晚上伴著凱西就寢、在星期六的早晨催促凱西起床,總是先飽讀清張之後再餵肚子。至於目前嘛,《黑革記事本》和《獸之道》以及更多的松本清張,期待ing。

PS. 松本清張的小說很多拍成電影或電視劇,其中砂之器的電視劇就有1962、1977、1991、2004等四個版本。這讓凱西想到金庸的小說,但不知清張在日本的地位和金庸在華人社會的地位是否有等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09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