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我只想做自己,全世界卻因而與我為敵。

  • 字級

文/幾存

故事開始,是美式足球的練球場景,短短的幾行文字便讓讀者切身感受到主角傑瑞的身體各處因撞擊、撲倒、被其他球員包抄所產生的灼燙、劇痛與極度的不適。傑瑞,是「三位一體」天主教高中的新生,剛申請加入美式足球隊。他並不特別的強悍,但在球場上摔得鼻青臉腫弄得全身都是傷,至少讓他覺得自己「畢竟仍歸屬於某個東西」。

他只是個平凡的高中生,但有些聲音有些想法正在他的心裡頭竄動著。當他看見球隊的好友羅花生在完成校園黑幫「守夜會」所指派的任務後的反應、當他在課堂上看著雷恩修士在全班同學面前那場出神入化但令人作嘔的表演後,他是清楚知道的,他知道這不對勁:「守夜會」在校園內的勢力、雷恩修士一直以來恫嚇大家的遣詞措字,他知道這一切都不對勁,但他並沒有打算什麼--直到一天練習結束後,他接到了守夜會的傳喚書。

當時學校正發起巧克力義賣的活動,但今年每位學生分配的數量是去年的一倍,雷恩修士還找了守夜會合作,以確保兩萬份的巧克力能順利售完。雷恩修士為了義賣一事從創校精神談到學校建設發表了一場精采動人的演說,但這背後卻牽涉了他自己挪用公款的行為。守夜會表面答應協助的同時,也給了傑瑞前十天公開拒絕販賣巧克力的任務!在課堂上,傑瑞一天又一天的公然拒絕,好不容易捱到了第十一天,當所有人都等著傑瑞加入義賣巧克力行列的同時,他卻開口說了:「不,我不打算賣巧克力。」這個舉動連他自己也不明白,但在接下來的第十二天、第十三天,接下來的日子裡,他依舊堅決地說不。前十天是因為任務和學校作對,然而,現在他不僅和學校作對,也在對抗守夜會。一開始,傑瑞似乎在某些學生的眼中成了英雄,他們鼓勵他繼續加油;而最明顯的支持正反映在一落千丈的銷售成績。

孤單一人的勢力總是薄弱,而嚴格說起來,並沒有誰真的和傑瑞站在同一陣線。情勢於是很快地又逆轉了,守夜會給出了新的任務:要求傑瑞開始賣巧克力。而傑瑞依然堅持說不。與全校師生為敵的結果,便是傑瑞遭到不斷的騷擾和百般刁難以及最後的徹底孤立。整個班級、整個校園都瀰漫著一股同仇敵愾的情緒。

作者對於人物的刻畫令人震撼,在提到傑瑞的好友羅花生接受任務的那一個章節時,羅柏.寇米耶先寫羅花生是個多們喜愛跑步的高一新生、跑步時他是多麼地有自信和感到愉快,緊接著就寫到他在教室裡手足無措痛哭流涕的模樣。教育的偽善、權力的黑暗與人心的邪惡、盲從所造就的同仇敵愾,就在角色的對白裡、情節的推進中原形畢露。作者羅柏.寇米耶不刻意用他的筆描寫人性的殘酷與真實的,他選擇赤裸裸地將這一切攤開在讀者的面前。傑瑞儲物櫃張貼著T.S.艾略特的詩句:「我敢不敢撼動整個宇宙?」的海報。也許,故事的最後傑瑞並未成功反抗了些什麼,但這個寫實、黑暗的故事所帶來的衝擊,卻絕對可以撼動每一位讀者。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85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