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當流感爆發,一個與世隔絕的小鎮為了保衛天堂所行使的暴力有罪嗎?

  • 字級

文/達利

末日小鎮

末日小鎮(已絕版)

Last Town on Earth

Last Town on Earth

初初知道《末日小鎮》這本書時、知道大致的情節背景之後,會想像它是一個這樣的故事:一個與世隔絕的小鎮,在流感爆發的時代為了防止鎮民被感染,於是把自己封閉起來。封閉的環境裡頭自會產生一些感情上的磨擦,而傳染病更是無孔不入,於是各種衝突開始發生...

開始閱讀《末日小鎮》後,發現以上猜想對也不對:對的是上述猜測《末日小鎮》裡全都寫到了,不對的是,《末日小鎮》裡頭寫的,比達利原來想像的,還要豐富許多。

《末日小鎮》的故事背景發生在一九一八年,當時一次世界大戰已經打了四年,在戰事方酣時,沒人料到這場大戰將在該年的十一月結束。一次大戰的主戰場在歐洲,雖然不在自家開打,但美國屬於協約國的一份子,仍持續派兵參戰。戰爭結束前的幾個月,全球性的流感爆發,在八月份傳到美國,威力之強、爆發之快,前所未聞;許多人早上正常、中午染病,晚上即告身亡。在該年十月份短短數週當中,美國境內銳減 20 萬人口,十分可怕。

故事裡的共和鎮是一個偏僻的小鎮,住的大多是伐木工人和他們的家屬、賣日用雜貨的商人以及用伐木工廠聚集人群、成立這個城鎮的工廠老闆一家。在沒有人受到感染、但鄰近的木瀑鎮不斷傳出患者死訊的狀況下,鎮上僅有的老醫生班斯與老闆查爾斯召開鎮民大會,提議封閉小鎮;鎮裡的存糧還有一兩個月,屆時流感應己得到控制,對外的交通即可恢復。他們在鎮外立起警告牌,輪班守衛;一晚,查爾斯的養子菲力普與伐木工頭葛拉漢一起站哨時,一名士兵從寒風裡走來,咳嗽噴嚏不斷,懇求進入小鎮借宿一晚。讓士兵進鎮的話,或許對得起人道良心,但自己的家人朋友被感染的機率就會大增;不讓士兵進鎮的話,他可能會凍死或餓死在鎮界之上。

這個故事從這裡開始出現轉折:對於士兵的處置方式該如何進行?這個士兵是從哪兒來的?當政府的徵兵人員想要進入鎮上訪查及徵調民兵時,應該如何處理?如果鎮民有人與外人接觸了,又該如何是好?

除了以觀察小鎮的狀況來反應大環境的混亂之外,《末日小鎮》的閱讀線索還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切入──這個故事的主角是青年菲力普,他的身份既是鎮民領袖(即木材工廠老闆)的養子,也是個身有殘疾(他有一條腿是木製義肢)幼時受虐的孩子;在小鎮自我封鎖的時期,他不但需要面對道德的抉擇、病毒的進逼,必須面對「作戰到底對不對呢」的政治思考以及自己兒時不斷轉換環境及被拋棄的夢魘重現。菲力普一邊面對一波波的衝擊、一面徬徨於日漸混亂的景況,在故事後半段士兵的身份揭露之後,又帶起另一層的思索。

在這段時間裡,菲力普原來模糊初萌的戀情也開始清晰明確起來,如果說故事的主線有種沉重末世般的基調,那麼這條戀愛支線就顯得輕盈美好許多──當然,在接觸時人人自危的傳染病肆虐期談戀愛,總有些得要考量現實的苦澀,但這也讓其他簡單的溝通及同處時光,變得甜美珍貴。

外面是高舉正義大旗的戰事以及無孔不入的流感,與世隔絕自成天堂的小鎮可不可以置身事外?動機純正是否就能免除使用暴力的罪行?不讓外人入內是否就能完全自我封鎖隔離免疫?結局將至,而所有疑問似乎都沒有解答。

歷史與反思、個體與群體、純真與暴力、死亡與新生... 所有的題材,都可以在《末日小鎮》裡讀到。跟著成長中的菲力普,我們一起觀察、思索這一切,在那個彷彿獨立於世界之外的鎮上。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4099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