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在不可能的狂想中,我們選擇暖暖地相信。

  • 字級

文/達利

《到葉門釣鮭魚》是一本型式特別、內容搞笑的小說。

但,這絕對不是我們應該讀讀這個故事的最重要理由。

當然,「型式特別、內容搞笑」這幾個字半點兒都沒有騙人:我們可以把《到葉門釣鮭魚》想像成一本「調查報告」,裡頭的本文附件,包括了事件相關角色之間的電子郵件、日記摘錄、研究報告、媒體評論,甚至還有由軍情局提供的蓋達組織電郵截獲紀錄、英國廣播公司頻道的受訪節目謄本、調查小組對其中角色的約談紀錄,以及某個角色尚未出版的自傳...等等,而這所有的相關文件,皆因一個出身沙漠國家葉門的超級有錢大公而起──大公熱愛釣鮭活動,認為這並不是一個單純的釣魚運動,而是一個能夠沉靜身心、陶冶性靈的活動,大公的心地寬厚仁善,想讓自己的同胞也都能夠感受到這件事情的美好,於是運用自己令人咋舌的政經力量,希望請得他國的專業人員,協助自己完成夢想。

聽起來很荒唐,於是剛開始我們會生出一種近乎「作者在惡搞吧?」的搞笑感覺:呆板的學者、幹練的女強人、官僚的上司、膚淺的政客... 這類常見的制式角色一一出場,似乎正好組成一齣荒謬的喜劇。

不過,再往下讀,我們就會開始發覺某些不同。

歐美國家與中東的緊張複雜情勢被巧妙地在這些文件裡呈現,角色們自願或非自願地被捲入這個專案當中就生出各種不同的心思,隨著情節向前推進,我們開始發現,大公這個看似異想天開希望的源頭,其實單純地令人動容;瞭解了這個美好的初衷後,學者將原來自我設限的科技問題轉而用來解決問題,無法瞭解或不去瞭解的,則以各種從自身利益及現實立場出發的方式去扭曲及解讀,於是故事一方面純淨動人地正向發展,另一方面則也現實算計地延伸出反諷的路線。

是的,《到葉門釣鮭魚》不只是一本荒謬諷刺的小說而已。

我們將會發現,這個初讀之下搞笑的故事,其實擁有一種感動的力量;故事的起點看似一個富者不顧現實硬要執行的計劃,但核心其實是純潔美好的「信」。對人性的計算及利用、對愛情的渴求與退縮、對科學力量的限制及應用、對政治局勢的猜忌及判讀,這些包覆著純良核心而發展出來的情節,愈接近「相信」的就愈令人動容,愈是利己現實的就愈顯得荒謬。我們會一面訝異地發現:原來因為信念而產生的簡單能夠如此美麗;一面忍不住地發噱:原來所有講得冠冕堂皇正經八百的論調,全都只是用可笑謬論搭蓋起來的違建,充其量只能自欺欺人地認為它可以遮風擋雨,遑論什麼將水引進沙漠旱川、讓鮭魚迴流向上了。

型式特別、內容搞笑,但這絕對不是我們喜歡這個故事的最重要理由;《到葉門釣鮭魚》之所以是個讓人感動的故事,是因為它誇張、但又實際,幽默、但又溫柔。

當我們以為這個狂想不可能成真的時候,相信,就會變成最溫暖的美好。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240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