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請問,被撕裂的傷口,都癒合了嗎?

  • 字級

文/大灑

故事的起點,由一段錯綜複雜的關係牽扯而起。

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

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

水澤佐知子在駕訓班學開車;其中一位老師是犀田勉;犀田勉喜歡安西冬子;安西冬子名義上的父親安西雄一郎是水澤佐知子的前夫;安西雄一郎再婚的對象是安西亞沙實;安西亞沙實愛上水澤文彥;水澤文彥是水澤佐知子與安西雄一郎的兒子,但安西冬子不是水澤佐知子、也不是安西雄一郎的孩子,沒人知道她的生父是誰,只知道她的生母是安西亞沙實。

故事開始了。水澤佐知子無意間知道犀田勉深陷於冬子忽冷忽熱的感情世界裡,為了報復冬子的母親多年前造成前夫毅然決然與她離婚,於是,想辦法接近犀田。兩人之間發展出不可見人的肉體關係,然而,紙包不住火,冬子、雄一郎,甚至文彥在一些偶然的契機下,得知佐知子和犀田兩人的秘密。就在佐知子開始懷疑這段地下情是否被其他人發現時,一天晚上,佐知子請文彥出門倒垃圾,文彥卻就此失蹤了。

為了尋找兒子,佐知子從各方面著手,她茫然地走到警局報案,到文彥就讀的高中,詢問導師是否發現文彥有任何反常的行為,仔細盤問平常與文彥感情較好的同學,是否有任何與文彥相關的消息,就算人死了,也該發現屍骸,但文彥彷彿就這樣從人間蒸發,不留一絲痕跡。幾天後,佐知子腦裡依然一片空白,她已不知從何著手尋找兒子的下落。每天盯著報紙社會版的她,有天看到一則令她瞠目結舌的新聞。犀田勉因為掉落至鐵軌下而喪生,現場沒有任何目擊者可以證明他是被推下鐵軌,或是自殺,或是一不小心不甚墜落至鐵軌上,只有月台上的安西冬子,事發之後,隨即快步走出車站,叫了部計程車離開現場。但因為與犀田勉之間的關係密切,所以,冬子不斷被警方約談,最後甚至牽扯出冬子與文彥、安西雄一郎與安西亞沙實表面婚姻之下的真相。

在還沒嫁給安西雄一郎之前,亞沙實因為長期遭受強暴,最後導致嚴重精神崩潰,期間又因為遭受強暴而懷孕,生下冬子的亞沙實在強暴以及產後憂鬱症的雙重影響下,完全喪失人格,一旦發病,會做出自慰、自殘等各種毫無人性尊嚴的發狂行為。身為精神科醫師的雄一郎表面上為了拯救亞沙實,最後甚至不惜與妻子佐知子離婚,隨即與亞沙實結婚。然而,與雄一郎結婚後的亞沙實,心理狀態雖然逐漸恢復,其實並不快樂,雄一郎是唯一瞭解亞沙實病情的人,但婚後的他,卻以強暴犯相同的手段對待亞沙實,逼得她多年來不停面對自己曾被強暴的回憶,亞沙實多次離家出走,卻又無法逃離雄一郎的掌控,只好又回到猶如地獄的家。一直遇到文彥之後,才能完全釋放恐懼,找到避風港。

跟隨一位母親焦急又茫然地找尋兒子的過程,故事裡的人開始勇敢面對往日的自己,並且發掘出掩蓋在美好面具下的醜陋臉孔。雄一郎表面上以保護者的姿態現身,實則以更殘虐的手法使亞沙實長年處於精神崩潰邊緣,最後,亞沙實選擇逃離,依靠在文彥身邊。失敗的雄一郎卻只是將這樣的結果,訴諸於亞沙實的報復,從未覺悟無論是與佐知子的婚姻,或是與亞沙實的婚姻,自己的雙手才是扼殺希望的元兇。佐知子曾經為了報復亞沙實,以犀田為武器,向冬子宣戰,讓這段牽扯不清的關係在陷入膠著之際,突然再度活絡地漩入黑洞中,她得到的獎賞是犀田的死與一段失去兒子的悵然歲月。對文彥與冬子來說,無論上一代以何種方式結束關係,最後的文彥與冬子,彷彿背負著上一代的原罪,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償還債務。

《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的結尾,是誰扼殺了犀田青春的生命已經不再重要,陷入愛情的雙方年齡上的差距,在這場漩渦中早已退居幕後,舞台上主演的是每位主角面對被撕裂的舊傷時,能否找到能量癒合傷口的戲碼,年輕的冬子與文彥本應該放肆地享受年華,活力卻深埋在父母所造成的悲劇墓地裡,他們的青春開始萌芽之際便輸給命運,生命裡承載了太多的昔日創傷,來自父母、來自無情的私慾。

請問,被撕裂的傷口,都癒合了嗎?

你可知道你的心裡到底能夠負荷多少傷痛?

或是,連接納快樂的容量,也有其極限?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183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