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麻煩總會來的。在那之前,咱們先喝杯酒吧!

  • 字級

文/達利

你還沒來得及稱讚我的打扮夠GQ咧,我就已經穿著整齊,體面地走進一家「低調奢華」的飯店裡; 來這兒的原因,是因為遠遠的那張桌子邊兒,坐著三個勢力大到可以阻止新世紀來臨的政治人物,正等著要我替他們辦事。 三人裡頭權勢最大的參議員表示,有個在州議會大樓工作的黑人清潔婦,從另一個參議員的辦公室裡頭,偷走一些與審議中法案相關的機密文件,然後自動休假了。 「因為,」參議員對我說:「我聽說你很擅長找人,所以願意提供你一筆優渥的賞金,只要你能儘速把這女人給我找回來。」

這錢好賺。我和搭檔安琪一起理出線索,循線找到這個清潔婦的藏身地點,軟硬兼施地要求她交出文件;但在我陪她到銀行拿東西時,對街突然有人朝著我們的方向,射出了一排子彈……

戰前酒

戰前酒

《戰前酒》這書光看名字,好像很嚴肅,雖說這是從原文書名《A Drink Before The War》直譯過來的,但要照書中的情節來解釋的話,這個書名其實有「在麻煩開始前,咱們還是先喝杯酒吧!」的調調,如此才好符合這個故事的敘述感覺:帶著輕鬆嘲弄的語調,但得面對無法抗拒的麻煩。

故事從主角派崔克接受參議員指派的尋人任務開始,他在辦事的中途受到狙擊,接著發現自己扯進愈來愈巨大的麻煩當中;由小問題牽扯出大混亂,這是《戰前酒》的主線故事,但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其他支線一起纏繞進行,其中包括了各式各樣的問題: 幫派之間的相互械鬥、種族之間的彼此仇視、英雄父親可能是在家裡虐待孩子的暴君、果敢美麗的女偵探可能無法離開會對自己拳腳相向的失業丈夫、政客以一種臨幸的姿態愚弄或者利用當初賦予自己權力的選民──暴力,以隨時改變面貌的方式,存在於所有的人際關係當中。

「……去年夏天有人死了,那些人大多數是無辜的,有的人比某些人罪有應得。去年夏天也有人動手殺人,他們沒一個是清白的,我很清楚,我就是其中之一。我凝視著細窄的槍管,看著佈滿恐懼與憎恨的眼睛,發現我自己的倒影就在那眼底。我扣下扳機,好令它消失。」

這是派崔克在故事開始前的自述;死去的人有好有壞,但存活下來的都絕不清白。

雖然主軸的故事沉重,但幸好作者勒翰透過主角派崔克喜歡譏誚別人、諷刺自己的賤嘴,以及與漂亮搭檔安琪之間像情境喜劇一樣的互動(派崔克一直想追求安琪,但安琪一直沒理會他),卻讓這個故事在閱讀的時候,呈現出一種輕鬆幽默的情調。

或許這也正是我們讓自己能夠持續在冷漠世間生活的方式:我們給予及接受一些小小的暖意,獨自扛著巨大的哀傷,我們可以看到麻煩等在很近的未來那兒向自己衝來,我們避無可避,只能自個兒把心情調飾好:

麻煩總是會來的。但在麻煩開始前,咱們還是先喝杯酒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09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