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殺人的動機,可以如此單純。

  • 字級

文/大灑

《人性的證明》裡,總共死了三個人。

死了誰,我最好不要清楚地交待。第一個死了的人,只是想要找分離多年的母親;第二位死了的人,是一個富家子弟為了表現叛逆,被誤殺了;第三位的死亡,則是在信任與無心之下,成為亡魂。無論是誰的死,他們三位,都是時代的犧牲者。

而這件案情的背後,導因於八杉恭子這位媒體寵兒、螢幕前的好母親。為了維持她好不容易站穩的社會地位,她選擇用最激烈的方式維護平靜,她想得很簡單,保有一切的方法,就是讓一個人無法開口說話,死亡就可以結束一切。

但她單純的動機,是多少人悲劇的開始?森村誠一運用一連串的案件,巧妙地引出人性的自私與貪婪,以及社會變遷下,被迫扭曲的生命價值。年幼被母親拋棄,親眼見到父親慘遭凌虐致死的刑警;為了找尋生母,遠從他國來到日本的混血兒;為了自我叛逆,不斷追求沉淪的父家子弟,這些人,因著自己自身心理上的殘疾,對人性有著偏頗的想法,所以,在面對與人性相關的問題或案件時,選擇用激烈的手法解決。

無論結果是悲劇或喜劇,故事裡的每位主角,都認為自己只是單純的受害者,他們依舊是純潔的,即使在殺人過後、即使是刑求他人之後,彷彿這個世界只有自己是無辜的,自己才是時代巨變下,唯一的受害者。

故事的結尾,主角之一的八杉恭子釋放她最後一絲人性,讓她曾經鄙棄的母性,還能有光輝。但其他人,是否能夠從這些交織錯縱的複雜案件中,安然走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15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