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他擁有狂妄的想像力,在不安中,詼諧地關懷著社會。

  • 字級

文/大灑

看伊坂幸太郎的書,很容易崇拜每個故事裡的角色。

《重力小丑》中的春,是一位母親被強暴後所生下的孩子,他在滿是關懷的家庭裡長大。春的成長過程是特別的,從小就在鄰人的耳語間,知道自己的身世,但他的母親、鼓勵母親生下他的父親、哥哥泉水卻從來沒有將他當成一種不幸,反而在他人試圖以耳語影響泉水或春時,父親能以不疾不徐的語調說著:「春是我的孩子、我們家的次男、你的弟弟,我們是世上最好的家庭。」

春是個很令人印象深刻的男孩。他擁有的藝術天份,在國小五年級就已展露。春的畫在縣內得獎,週末時,全家人一同前往縣政府參觀春的畫展。正當所有人對於一位國小五年級的學生竟能畫出這麼完美的畫表示讚歎時,一位了解春身世的評審委員竟然當著春全家人的面前故意說:「貴公子可能是位天才啊!一定是遺傳自生父這邊。」一聽到別人用這樣的口氣和父親說話,春馬上從牆上拿起畫框,用畫框狠狠地修理了那位評審委員的屁股,此時的母親,雖然喊著:「住手!」卻也將畫框從春的手中奪過來,朝倒地的評審委員的屁股再狠敲一記。

在《重力小丑》裡是春,在《孩子們》的故事裡,我則崇拜著陣內。從小到大,陣內面對的是一位花心的父親,而且,是一位成天只會找高中女學生施毒手的父親,因而養成了個性與心思在常人眼裡不太正常的陣內。鴨居和陣內是大學同學,為了趕著將錢領出來以支付註冊費而到銀行。沒想到行員竟對他們說:「本日營業已經結束了。」沒想到陣內卻開始強辭奪理地說:「三點整結束營業對誰有好處?把我趕出去又能讓誰得到幸福?俗話說得好,TIME IS MONEY,而銀行就是寄放金錢的地方,換句話說,存放的時間應該也很多才對!」就在他們和行員不斷地爭論時,有兩位持槍搶匪突然衝進銀行裡,將所有人綁起來當成人質,想要搶銀行現金。受不了緊張氣氛的壓迫,一位女性人質哭哭啼啼的,陣內感到非常痛苦,於是奮力站起來大聲地說:「我最討厭人家哭哭啼啼的了。」說完馬上唱起披頭四的歌,沒想到在聽了陣內的歌聲之後,緊張的氣氛逐漸瓦解。

初看伊坂幸太郎的作品,會覺得有些情節或對話很無厘頭,但每看完一個故事,會著迷於作者對週遭的細膩觀察。如在《孩子們》裡,表白失敗後的陣內,來到公園和永瀨會面,心情沮喪的他,對著永瀨說:「這附近的時間為了失戀的我而暫時運轉了。」失明的永瀨不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於是要求陣內解釋。陣內便告訴永瀨,二個小時前,他們一起來到公園,之後他離開公園到出租店向喜歡的女孩表白,回來後,經過了二個小時,公園裡的人都沒有變化:長椅上抱著公事包的人,臉依然很臭、站在扶手旁,戴著大型耳機的男孩一動也不動的站了二個小時、看書看了二個小時,卻沒翻幾頁的女孩。這些細節的描述,透過失明的永瀨詳細地分析之後,竟然隱藏著一起可怕的綁票事件。

《重力小丑》裡的春為了報復強暴了母親,卻沒有悔意的生父,利用各種方式調查生父是誰,並利用塗鴉的密語、縱火的邏輯等方式,警告自己的生父。《孩子們》的陣內則是在揍了花心的父親一拳之後,徹底和父親斷絕所有關係,但卻立志成為一位家庭裁判所調查官,用自己的方式幫助對於人生課題有疑惑的青少年。伊坂幸太郎擅用輕鬆的對話或狂妄的想像力,讓讀者以不同的角度切入,深思顯像的社會問題,又或是以一位盲人的角度,警惕讀者聆聽周圍的聲音。他是一位新世代的作家,擁有著新興的文字與瘋狂的想像力,在不安中,詼諧地關懷著社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299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