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既然殺人這麼簡單,那...為什麼不能殺人?

  • 字級

身為解剖學教授的養老孟司,在日本出版了《傻瓜的圍牆》而聲名大噪,此書更榮登日本出版史上非文學類銷量寶座。坦白說,在這之前,對這位作者我並不熟悉,但是,對於貫穿《傻瓜的圍牆》書中那具靈魂意義的句子:學問最後撞擊的牆,就是我們自己的頭腦。這句話我非常認同。

養老孟司在新作《踹倒死亡的高牆》中,要探討的則是關於「死亡」這個課題。死亡,對以前的我來說,總覺得是個既遙遠又如此貼近的語彙,倘若以現今國人的平均壽命八十多歲來看,才二十五歲的我現在就焦慮顯得有些可笑;然而,誰又能保證可以逃過,在某個眨眼的瞬間死神的降臨呢?現在的我很想說──請你用看待生命的認真去認識死亡,這一堂課你一定得學,而且無從逃避!

翻開本書,書的第一章有著聳動的標題「為什麼不可以殺人?」,這句話也許曾在某些人的心中浮現,在此,作者不用一般的道德勸說,他說,殺人十分簡單,氰酸鉀、菜刀或木樁只要使用得宜,都能輕易致人於死,而要造就一個人的過程卻是如此的繁複。佛教之所以強調「不可殺生」,正是因為殺生是十分單純的作業,相反的,當你被要求去創造一個事物,那一剎那,才會明白自己根本無能為力。

接下來的章節裡,他開始談論何謂死亡、靈魂、生死的界線該怎麼界定?關於屍體、腦死、安樂死,以及在死亡之後的人事問題,在敘事的過程中,養老孟司保有他身為科學人的切入角度,卻不流於艱澀難懂,他總是會套入生活上的實例逐一解釋,足以讓我這個學理上的門外漢一點就通,偶有會心一笑。

其中,他對於「屍體」的詮釋,也替身為讀者的我建立了新的觀念。以往,我們總對逝者的軀體有所迴避,甚至還有參加喪禮必備的避邪招數,在在都隱藏著對屍體的畏懼和迴避。養老孟司在書中重新為屍體做定位,包括,屍體的人稱、屍體的歸屬。各個轉變中的定義,大多來自於菁英的認定,然後你會發現,閱讀的最終,追溯學問的最終,所深深撞擊的竟是自己的認知。

在這同時,讓我回想到一件事,幾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之後,我有個身為慈濟人的高中同學,徹底的投入了災後的重建工作,其中包含搬運在災害中喪生的屍體,我們在敬佩他的同時忍不住要問他,難道你都不害怕嗎?他卻說,我是去做公德,當然無所畏懼。是啊,我想在這樣的過程裡,對於死亡這們課,想必他體悟的都高於你我了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收假振作指南:打掃、運動、找朋友聊聊、冥想、吃一碗絕頂好吃的泡麵

假期最後一天太憂鬱,你需要一點事情轉移注意力,可以試著活動身體、療癒心靈,都沒效的話就吃一碗豪華泡麵,如果還是沒有好轉,就吃兩碗。

92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