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它不止帶領我們看到這世界的浩瀚廣闊,也將使你驚嘆於自我內心世界的浩瀚廣闊——《世界史綱》

  • 字級

一部關於歷史的著作,若可稱之為「善」、好看,那它必然是加了鹽巴的,或許還加了味精;若一部史書硬得像炕餅一樣,繃斷幾粒尊牙才吞得進去,還可說它有些營養。但是我們都可理解,凡寫歷史的著作,皆非當時當下的記載,它必然有程度上的不準確性;倘若咱們吃得咬牙切齒還得拉肚子,除自虐外哪有它詞可言?看一部通史的下場,十有八九就是這般慘狀(《史記》?它的醬油用量足以引起好媽媽組織的敵意),但威爾斯的這部《世界史綱》,卻是個美好的例外。

看一部書,我們通常先看它的作者。本書的作者H.G.威爾斯,正如序中所言,他是個奇人,他是達爾文理論最早闡述者─生物學家赫胥黎的學生;他也是《時間機器》的作者、英國科幻小說之父;他是記者、政論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他還因為對世事的洞鑒與對未來的觀察,而被冠上「預言學家」的稱號。但是在作者之外──不,其實「他們」也是本書的作者──在威爾斯於一九一九年完成全書後,這部書經過一次又一次嚴格的修訂和增改(本書依據一九七一年的版本翻譯而成),威爾斯請教了各地區淵博的學者,例如在中國歷史上請教了傅斯年;無數學者或普通讀者的回函和指教,使得《世界史綱》越加豐潤完善,至於作者可保證讀者們對本書所引用的史實、名稱、日期都不必懷疑的地步。但是除卻事實,作者也保留他做出個人判斷的權力,我們可在書中看到各式各樣作者與學者們活躍的爭論。

看過作者,我們要看譯者。這麼一部好書要是譯筆有礙身心,那誠然一大憾事,不過要是譯者太過夢幻,也會讓人有洋蔥之感(不知典故,可查電影《食神》)。本書情況顯然是後者,書封下角很不起眼地印了譯者名字:吳文藻、謝冰心、費孝通(如果大家不熟悉的話,可以拜一下孤狗大神)──瞄眼當下,在下興起重排書架第一層的念頭;第二個念頭是在讀完序後萌生的,那即是去找找梁思成翻譯、梁啟超校訂的一九二七年版本。至此,書饕們可能已經按下購物車了,不過在下還沒提及最讓人心潮澎湃的部分,是什麼呢?那即是本書的目錄,正文目錄與地圖、插圖目錄。

看書一定要看目錄,正如電子報標題會牽動點擊率、活動標語會影響人流一樣,一本在未看之前先讓人滴口水的書,它的香味有一半以上都來自目錄。本書目錄,最前是序和威爾斯與其它作者可愛的導言,再來就進入開篇〈人類以前的世界〉,看看在下隨意撿選的章節名:人的時空觀念的大擴展(Ⅰ-1)、生命為什麼必須不斷變動(Ⅲ-3)、傳統進入這個世界(Ⅴ-2)、世界重入逆境(Ⅴ-4)──這些章節名稱代表在歷史長河中知識的激盪,引領讀者在進入正文前,先於內心之中向自我提問。這位非正式的歷史學家,他可以敘述亞特蘭提斯、僧侶與星星,用三十頁來描繪亞歷山大大帝,以小說家的筆法來寫佛陀,用開放的爭議來討論中國智慧的束縛,甚至專放一節來講一八五一年的世界博覽會。

威爾斯向我們揭示了一種全新的百科全書編法,這部百科全書集合的是全人類的智慧、開放的討論和包容的歧異。他曾說:『任何更美好的生活的基礎必須是一種教育革命,一種新的百科全書主義,一種新的精神方面的統一平衡;不能做到這一點,人類就必定滅亡。』(p.12)當我們現在來看他於三○年代末的這段話,再對照現今世界的Wiki Way(維基百科模式),我們會動心於威爾斯的預言,更將著迷於這位領航者、他在我們身前鋪展開的時空旅途。

一部好的史書,是會回甘的。它的原料上溯無垠的星際;它的生長受到地、水、火、風的浸漬;它採收的部位經過嚴格的挑撿;炒製、烘焙它的師傅們經驗豐富、雙手靈巧;製成後,它還在世界的罈甕中沉香了數十年。在浩瀚的知識海中,一位好的師傅,他不會畫好航線讓學生們照著航行,但他會教導學生如何揚起自我的帆。這一部《世界史綱》,它不止帶領我們看到這世界的浩瀚廣闊,也將使你驚嘆於自我內心世界的浩瀚廣闊。威爾斯的文字,總在你心中敲擊;一位《世界史綱》的讀者,總會在自己心中發現無盡海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