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透過他的眼睛,我們是否能認識這個世界,更多一點?

  • 字級

這是一個戰地攝影記者的回憶錄。所以,我的第一個疑問是:不合理的行為,指的是戰爭?還是拍攝戰爭?
一直以來,總是會不由自主被戰爭的主題吸引,電影、小說、照片……尤其是戰爭中「人」的形象。因為我總覺得,我不認識它。我從來無法真正體會,戰爭有多可怕。

當然,我可以從新聞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地方正發生戰爭,戰爭波及地區一般平民的生活有多悲慘、多恐怖;電影、小說也很盡責的將遠處戰爭景象,一幕幕,搬到我面前。可是那畢竟是在遠處。或許我該為此感到幸運。但我還是希望知道更多,關於戰爭。或許,其實我是想更瞭解生命。

麥庫林從童年在倫敦街頭玩鐵皮玩具兵打仗說起,結束在某一次戰爭。

或許是職業訓練的關係,麥庫林的觀察很細膩,用幾近白描的文字敘述出戰爭景象:他跟著士兵一起跳下直升機,一起跑過追射的子彈;眼前一個個閃過的傷者,雙手摀著的傷口仍在冒血,甚至摀不住傷口;或是,他走進一個安靜的、剛被轟炸完的村落,因為揹著相機,傷民指引他走向屍體,他寫著自己在家屬注視下,嚴肅的完成工作。

而這些文字旁,放著麥庫林拍的照片。

戰爭中,攝影記者和文字記者面臨的狀況是很不一樣的,相對來說文字記者可以待在比較安全的後方,藉由訪談寫出報導文章;攝影不行,他必須和士兵跑在一起,甚至跑在前面,為了拍出軍隊前進的場面。所以攝影和軍隊的關係非常密切,麥庫林提到他有官階、有佩槍,他跟著軍隊們一起吃一起前進。當士兵開槍時,他也站在開槍的那一邊。縱使對他來說無所謂敵我。

所以他不能再說服自己只是客觀的記錄者,某種程度上。當他拍過一場又一場的戰爭,不停的看著一個接一個的死亡,原本單純做為一個攝影記者的職業以及工作獲得的自信成就,到頭來,他該如何看待?

一開始,他認為:當被你拍照的人快餓死時,你想有英雄主義是不可能的。我所能做的只是儘可能賦予那些飽嚐災難的人最多的尊嚴……因為你的工作是喚起有能力協助的人的良心。可是若干年後,同樣的面對戰爭,他卻寫下了這樣的文字:我們都受天真的信念之害,以為光憑正直就能理直氣壯地處身任何情境,但如果你是站在垂死者面前,你還需要更多東西。如果你幫不上忙,你便不該在那裡。

從介紹中我們知道他仍健在,不過已經不拍戰爭了,現在拍攝他喜愛的家鄉風景、花花草草,我想這是他對自己長久思考的問題做出的抉擇。

看完麥庫林的書,我依然不瞭解戰爭,不過我想,透過他的眼睛,我認識這個世界,更多了一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宜讀指南】認真不宜.輕鬆幽默解放人生

首先看到標題只是笑笑,接著點進去讀到前文會心一笑,看到三分之一時放聲大笑,到了三分之二,保持表面微笑同時有種走錯攝影棚的感覺......沒錯,正經八百的話題與研究也可以舉例的很不正經!!下班後很累、想學習知識又實在沒力氣讀難以咀嚼的理論書嗎?!不妨抱持開放心態輕鬆幽默解放一下──認真?!不宜!

321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