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但唐謨影評

【但唐謨專欄|電影玩但但】讓我也來毀掉這幅畫

  • 字級

電影玩但但

電影有時就像畫,但盯著長方形的電影畫框,畢竟和注視著一幅名畫很不一樣。然而當電影中出現曠世經典畫作時,那只是一團有顏色的光,你會在意它是真的或假的嗎?

很多驚悚片描寫厲害的大盜用神乎其技的絕招躲過安全設施、紅外線屏障,盜取世界名畫……然後他弄了個膺品給委託人,真跡自己A走,掛在客廳裡自爽。一幅畫是「真的」或「假的」,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尤其對那些衣香鬢影,假掰到不行的風雅之士?其實眼睜睜看著一幅世界名畫被毀掉,那才叫作大快人心。費里尼拍了《羅馬風情畫》,記錄了他的青春、羅馬的青春,羅馬大吃大喝的人、狂熱的電影院、教堂妓院的奇觀……他的鏡頭來到了地下洞窟,洞窟內是羅馬的歷史,但是當洞窟被挖開,空氣進入的那個瞬間,牆上的壁畫碰到空氣,開始迅速侵蝕剝落。觀眾眼睜睜地看這瞬間的毀滅,看著歷史的痕跡在眼前消失。你也會覺得遺憾嗎?其實我還好。發生過的事,總會有人記得,總會有人忘記,就讓電影去承擔這一切吧!

瞬間的記憶和遺忘:《羅馬風情畫》


豆豆秀 (藍光BD)

豆豆秀 (藍光BD)

藝術品有時候真的就是假掰的代名詞,所以一定要看著它被毀掉才酷。感謝最可愛的豆豆先生幫我完成了這壯舉。豆豆先生跟我一樣,都是舉止笨拙的笨蛋,去咖啡廳永遠會打翻咖啡杯的那種遜咖。他的第一部電影《豆豆秀》中,竟然有人敢要他去負責名畫(19世紀末,惠斯特的作品《母親》)的開幕。如果要我一個人單獨面對一幅世界名畫,一定會跟豆豆先生一樣,開始耍寶嬉弄(反正沒人在看嘛!),結果豆豆先生一個哈啾,鼻涕噴到了「母親」臉上,然後他開始試圖「現場修復」,結果當然是越弄越糟,「母親」整個被毀容。

豆豆先生就是笨拙的異類,可是傻人總有傻福,怪胎永遠要出頭。豆豆先生最後在美術館開幕式弄了一個假的《母親》,發表了一番很噁心的演說,眾人擊掌叫好,大家都好感動。而那幅被他毀容掉的《母親》,則掛在他的床邊……豆豆先生的「修復」方式,就是把「母親」的臉換成了一個大鼻子笑臉;這幅很搞笑很差勁的「豆豆修復版母親」,後來竟然可以變成一張海報,你也可以上網買來貼在床邊。我想會買這張海報的人,應該都是有點反社會的憤世嫉俗人士吧,他們也恨不得所有的名畫都可以被豆豆先生「現場修復」一下。

豆豆先生現場修復的《母親》豆豆先生現場修復的《母親》


性愛巴士 DVD(SHORT BUS)

性愛巴士 DVD(SHORT BUS)

有些導演很會利用經典畫作的美學特性。我看過最厲害的一個例子就是《搖滾芭比》導演約翰卡麥隆米契爾描寫911後紐約的電影《性愛巴士》。片中的紐約年輕人,生活在911後布希政府猖狂統治的世代,無路可逃,只有像遊魂般四處飄蕩,不知道在找什麼,反正也找不到。在這種「狀態」下,打手槍是最快樂的事情了。《性愛巴士》的片頭是一段性愛蒙太奇,一個男子努力地打手槍,努力地想射出來,最後射在牆上一幅波洛克(Jackson Pollock)風格的畫上面。畫上一堆抽象的圖案和迷離的色彩,噴上了精液之後,竟然也相得益彰,毫不違和;還有一部讓人印象深刻的同志電影《情謎畫色》(Love Is the Devil: Study for a Portrait of Francis Bacon),講的是20世紀美國畫家貝肯(Francis Bacon)的性史。這畫家搞上了跑來偷東西的小偷(《007》系列的丹尼爾克雷格飾演),畫家玩膩了這塊小鮮肉,把他拋棄在雨中……男人真不可信!

貝肯的作品充滿著變形、扭曲的人物圖像,貝托魯奇《巴黎最後探戈》的片頭,就使用了貝肯的兩幅作品:《Double portrait of Lucian Freud and Frank Auerbach》和《Study for Por­trait of Isabel Raw­sthorne》;《巴黎最後探戈》整個美學色調,靈感都來自貝肯的畫作。可是描寫貝肯本尊的電影《情謎畫色》卻拿不到作品版權,於是只好用杯子、玻璃、鏡子,製造光影的變形,試圖營造貝肯那種瘋狂的視覺,呈現被扭曲的人生。

《性愛巴士》的感人結尾


《巴黎最後探戈》片頭


剃刀邊緣 DVD(DRESSED TO KILL DVD)

剃刀邊緣 DVD(DRESSED TO KILL DVD)

逛美術館很風雅,但是也很不簡單。美術館就像「誠品」,也是一種「表演」自己的場合,你絕對不可以/不可能把去小七買醬油的衣服穿去美術館或誠品,因為「被其他人看到」也是去美術館的另外一個目的。美國導演狄帕瑪(Brian De Palma)很喜歡拍殺人電影,他也很假掰,喜愛用很高超的藝術技法來講殺人故事,演變成他很特別的個人風格。他拍過一部很驚人的片《剃刀邊緣》,女主角是個慾望洶湧的狼虎婦人,片頭就是她一面洗澡一面想男人自慰。後來她去博物館看著一幅畫,手上拿著個筆記本不知道在記什麼,一個性感的男人出現了,狼虎女人春心大動,開始在博物館裡面跟性感男捉迷藏。

《剃刀邊緣》的美術館,彷彿慾望版的「馬倫巴」。《去年在馬倫巴》繁複的迴廊彷彿人腦內複雜的思路世界;《剃刀邊緣》中層層迴繞的博物館走道,隱喻著女主角慾望的焦慮。她無論怎麼繞,都會回到原來那幅畫的地方,慾望總是回到失望的原點。這場戲非常有名,常被電影專家拿來文本分析,技法之高超可以比美正在首輪的一鏡到底電影《維多莉亞》,場面調度精細又驚人,攝影機的鏡頭就好像女主角的春心,一路在博物館內蕩漾,我們也被搞得頭昏腦脹。你有被慾望搞得頭昏腦脹過嗎?去美術館試試看吧!

慾望美術館《剃刀邊緣》


其實要在電影中真正看個畫,應該會滿痛苦的,一般靜止的鏡頭給我看30秒我就要抓狂了,何況是靜態的畫。不過有一種東西很有趣,叫作「活人畫」(Tableau vivant),就是找活的演員或麻豆,真人演出一幅畫,當然他們都不能動。《最後的晚餐》應該是最常見到被拿來惡搞活人畫的作品。高達在80年代的作品《激情》中切入了林布蘭(Rembrandt)作品《夜巡》(The Night Watch)的活人畫,超級知識份子。可是……畫就是畫啊,為什麼要這麼煞費苦心讓會動的人來演靜態的畫呢?我想世人對於動/靜/電影/藝術/真實/模擬/幻想/現實/生命/腐朽……等等等之間的錯綜複雜的情緒,會是一個永恆無解的情意結吧!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但唐謨

《破週報》每週影評撰述。翻譯過猜火車》《春宮電影等小說。喜愛恐怖電影、喜劇電影、「藝術」電影,但是不喜歡太傷腦筋的電影。喜愛在家看DVD甚過去電影院。養了兩隻狗,超愛烹飪煮食。著有《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54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