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用閱讀正視現實,最需要共同意見的8件事

  • 字級



文╱黃秀如(左岸文化總編輯)

八十八年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布蘭岱斯針對「惠特尼 vs. 加州」一案發表意見,他說:「為我們贏得獨立的先人相信:國家最終的目的是讓人得以自由發揮其才能,而在政府的運作上審議的力量應勝過專斷。他們相信,如你所願地去思考,如你所想地去言說,是發現與傳播政治真相不可或缺的手段;沒有言論自由與共同討論,這一切將徒勞無功;有了言論自由與共同討論,將提供合理的保護以對抗有害教條的散布;自由最大的敵人是疏懶的人民;公開討論是一項政治義務。

歷史快轉到八十八年後,我們已經發展到一個重視個人意見的時代了。因為過去的獨裁者不讓我們說,於是當我們擁有了「言論自由」之後就開始不停地說、不停地說。從每天吃什麼、穿什麼、買什麼,到圖書定價制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什麼都可以說。照道理是一件幸福的事,為什麼我們還是感到孤單、不被了解、憤慨、酸楚、甚至怨恨?啊,因為我們的部落格已經無法留言,以免有人老是說些五四三的;因為我們的臉書只有「讚」沒有「不讚」,而且討厭鬼可以刪他臉友。因為我們一直在爭取「我有話要說」的權利,卻忘了去培養「我想聽你說」的能力。讓我們捫心問自己:我們這麼渴望有人來聽自己說,但我們真的想聽別人說嗎?

認真地聽別人說的話很累,仔細地看別人寫的字很累,人際關係如此,公共事務如此。我們只想擁有言論自由,卻懶於公開討論:提出質疑、相互爭辯、形成共同意見、最後達成和解。這樣的過程不僅曠日廢時、沒有效率,還會傷了彼此的和氣(或某些人的自尊),一旦無法建立共識,又要全部重來一次、又一次……於是,所有對自我的沒信心、對他人的沒信心、對民主程序的沒耐心,都會重新給我們帶來英明(或愚蠢)的獨裁者。

在這裡,我們想要透過閱讀這個行動來正視我們所面對的各種現實,我們想讓作者與作者之間、作者與讀者之間、讀者與讀者之間,針對(我們認為)最需要共同意見的八件事,一起進行質疑、爭辯與和解。這八件事分別是:

1.「現代人的心與病」──藥物不是解答
2.「用寫作正視現實」──島嶼的自我解放,是深入了你的敵人或假想敵
3.「深度的旅行」──在觀光工業時代,如何成為純粹的旅人?
4.「城市的改造」──我們的城市改造,寄寓著誰的美好未來?
5.「強大的鄰居」──一中各表:台灣知識界回應中國挑戰的二種方式
6.「制度的正義」──破解財富分配的密室之謎
7.「戰爭的破壞」──歷史的尺度:微觀與鉅觀並存的世界
8.「獨裁者不讓你讀的書」──老大哥是被人民養大的在民主時代重新校對我們的過去

每個主題搭配一至二套套書,還有不算太短的延伸書單供讀者參考。當然,這份書單絕對不完美,甚至可以說還差得很遠。但是請相信,這是一群不至於太疏懶也願意公開討論的人,所能夠端出來的最接近「共同意見」的書單,我們把磚給拋出來,希望得到珠玉般的迴響。


〔八大主題套書〕

藥物不是解答 (《救救正常人》+《藥物讓人上癮》+《聆聽疼痛》三冊套書)

藥物不是解答 (《救救正常人》+《藥物讓人上癮》+《聆聽疼痛》三冊套書)

島嶼的自我解放,是深入了解你的敵人或假想敵(《尋路中國》+《野心時代》)-兩冊套書

島嶼的自我解放,是深入了解你的敵人或假想敵(《尋路中國》+《野心時代》)-兩冊套書

在觀光工業時代,如何成為純粹的旅人? (《旅行的異議》+《非商業旅人》) 兩冊套書

在觀光工業時代,如何成為純粹的旅人? (《旅行的異議》+《非商業旅人》) 兩冊套書

我們的城市改造,寄寓著誰的美好未來?(兩冊套書)(建築為何重要+城市造反)

我們的城市改造,寄寓著誰的美好未來?(兩冊套書)(建築為何重要+城市造反)









一中各表:台灣知識界回應中國挑戰的二種方式(與中國無關+第三種中國想像 兩冊套書)

一中各表:台灣知識界回應中國挑戰的二種方式(與中國無關+第三種中國想像 兩冊套書)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平裝版)+關於稅,你知道多少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平裝版)+關於稅,你知道多少

美麗與哀愁:第一次世界大戰個人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

美麗與哀愁:第一次世界大戰個人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

老大哥是被人民養大的:獨裁者的進化+極權的誘惑

老大哥是被人民養大的:獨裁者的進化+極權的誘惑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套書+無法送達的遺書(四冊套書)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套書+無法送達的遺書(四冊套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沒有回頭解開那些「不知道」,苦痛會一直一直地梗在心頭,永遠無法放下。

「不是都已經補償了,還有什麼要做的嗎?」「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解嚴將近30年,卻彷彿才過去沒多久,一切都沒有論定,在臺灣提到「轉型正義」,人們的立場往往針鋒相對。另一方面,那也像是真的過了太久,久得我們只剩下鮮明的標籤,而想不起那個時代的細節。

294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