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但唐謨影評

【但唐謨專欄|電影玩但但】寅次郎在維也納

  • 字級

電影玩但但 
電影裡面最浪漫的接吻,你想到的該是《愛在黎明破曉時》中那對又甜又膩的小兒女在高高的摩天輪上,不怕摔死的定情吻。當時他們玩到了維也納的普拉特遊樂場(Pratt),接吻的地點維也納摩天輪(Wiener Riesenrad)也是維也納的地標之一。不過這座大摩天輪的名聲,其實來自英國導演卡洛里1949年的黑色犯罪電影《黑獄亡魂》(The Third Man)。

維也納的浪漫之吻

電影《黑獄亡魂》的世界(Vienna, City of Dreams / Anton Karas, Zither)

電影《黑獄亡魂》的世界

《黑獄亡魂》也是這編劇——偵探/驚悚作家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最為人熟知的作品。這故事發生在戰後的維也納,主角馬丁是個通俗小說作家(約瑟夫考登飾演),他來到維也納拜訪老友哈利萊姆,卻不巧參加了哈利的葬禮。警察說哈利是車禍意外死亡。一個寫小說的總是喜歡追根究底,馬丁發現哈利的死並不單純,更慘的是,他愛上了哈利的女友安娜(美麗的Alida Valli飾演)。

接下來的故事千回百折,哈利車禍現場有人看到了「第三個人」(也就是本片的片名);馬丁對這案子調查得越深入,他對安娜的愛也越深,然後一個身影出現,他看到了應該已經死去的哈利萊姆。

影史天才導演奧森威爾斯在這部片當中,再度演出了一個影史大惡人——哈利萊姆。片中最經典的一段就是哈利和馬丁在摩天輪的對話。哈利看著殘破的維也納說道:「波吉亞家族(Borgia,文藝復興時期惡名昭彰的家族)控制了義大利三十年,他們帶來了戰爭,恐怖統治,殺人和血腥,但是他們也生產了米蓋朗基羅,達文西,和文藝復興;而瑞士呢?他們博愛,講究手足之情,他們有五百年的民主與和平,但是他們創造了什麼?咕咕鐘而已(cuckoo clock)」

黑獄亡魂著名的「咕咕鐘」演說,地點就在維也納摩天輪

戰後的維也納百廢待舉,盤尼西林之類的抗生素嚴重短缺,只有從軍方取得,黑市價錢尤其昂貴,邪惡的哈利卻販賣稀釋過的盤尼西林獲取暴利,害死了很多人,尤其是小孩……在以上這段著名的台詞中,哈利企圖說服馬丁和他一起同流合污,也彰顯了哈利的邪惡,他可怕的道德觀,以及他的反民主反和平。

《黑獄亡魂》有趣的點之一就是對於戰後維也納社會的描寫。二戰時期奧地利被納粹佔領(所以《真善美》的馮崔普一家人會一面唱歌一面逃到瑞士),後來納粹節節敗退,維也納被蘇俄軍隊佔領;德國投降後,盟軍美國,英國,蘇俄三國分區軍事佔領奧地利,而維也納則由英,德,蘇,法共同佔領。總之就是整個奧地利都是戰勝國的地盤。《黑獄亡魂》女主角安娜被發現原來是捷克人,所以她要被被遣送到維也納的「蘇維埃區」。片中的黑白影像,也記錄了戰後維也納那股陰鬱,以及斷壁殘垣的城市景觀,例如電影中最著名的下水道場景,那是哈利逃脫的路線。我相信在今天,大家想到的維也納,一定是圓舞曲或沙河蛋糕,絕對不會是黑暗的下水道。

《黑獄亡魂》的藝術成就,包括電影的黑色美學,懸疑犯罪的鋪陳等,早已被影史肯定。而這部片中描繪的戰後維也納,竟然得到了日本的擁戴與認同。《黑獄亡魂》1952年在日本上映,這年剛好盟軍結束了對日本的佔領,美軍撤出了日本。二戰最慘的戰敗國,也漸漸重新獲得自信。所以戰後維也納為背景的《黑獄亡魂》,不僅在藝術上得到日本的喜愛,他們也從這部片中尋找到了歷史的認同。

從此以後,《黑獄亡魂》成了日本文化的一部份。舉凡電影雜誌刊物(例如「電影旬報」)選出的最佳電影,《黑獄亡魂》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片中的主題音樂(用一種歐洲的「箏」( zither)彈奏的旋律),也變成家喻戶曉的旋律。作曲者安東卡拉(Anton Karas)被邀請來日本開音樂會,門票秒殺(就賣得很好的意思),他還參加各種電視廣播。各種版本的黑膠,CD,不斷推出新陳。他所接受到的歡迎和喜愛,只有在日本發生。

安東卡拉的不朽銀幕名曲

《黑獄亡魂》已經在日本文化中生了根,日本「惠比須」啤酒的廣告,就用了安東卡拉的主題音樂作為背景;東京山手線的「惠比壽」站的列車進站的時候,都會聽到這首歌;而大阪的阪急「梅田」車站,最後一班車發車之前,這段旋律也會飄出來,提醒晚歸的人,別錯過最後列車啊!

惠比壽站的《黑獄亡魂》

阪急梅田站的《黑獄亡魂》

《黑獄亡魂》與啤酒之歌

好一陣子之前,我們都看了山田洋次的《東京家族》,記得片中有一段,兩老來到了東京,坐在高高的飯店裡面,看著遠方聳立的橫濱摩天輪,回想起當年一起看《黑獄亡魂》,他們對摩天輪的回憶都是來自《黑獄亡魂》。這個小情節,說出了這段維也納/二戰後/日本/黑獄亡魂之間的歷史記憶。其實山田洋次1989年拍的《男人真命苦》第41話中,就讓主角寅次郎去維也納玩,該片也充滿了《黑獄亡魂》的引述,例如房子的牆上出現巨大的黑影,伴隨著《黑獄亡魂》的zither琴主題音樂,馬上想到《黑獄亡魂》;還有一場對話中談到了一個日本女人去世的丈夫是個間諜,鏡頭移到一幅奧森威爾斯的海報。歷史的因緣際會真是不可思議,在日本文化當中,這部電影才是真正歷久不衰的靠片(cult movie)啊!

寅次郎在維也納

生命中的某一天,我路過了位於維也納同志區的「黑獄亡魂」博物館,館長是個很瘋的收藏家,收藏了一大堆關於這部片的資料文獻,海報,CD,奧地利二戰史,奧森威爾斯生命記錄,維也納猶太人事蹟等等等;還有一組1950年代的電影放映機,可以在館內放兩分鐘的《黑獄亡魂》(版權問題),他選擇了片頭,音樂,以及「咕咕鐘演說」,在黑暗的空間看這兩分鐘,彷彿走進了電影的時光隧道。館長的老婆負責行政,她看到兩個東方人跑來,害怕我們是亂入,於是問我們是否知道這部電影。哎!我很想告訴她,台灣的《黑獄亡魂》公版DVD充斥大賣場地下街,但是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為什麼這部片的中文片名要被翻譯成「黑獄亡魂」,所以,我還是選擇了沒有說,只默默花了一個多小時,好好回顧了一次這部史上最奇特的電影。


《黑獄亡魂》原著與原聲帶
The Third Man

格雷厄姆•格林《The Third Man》

電影《黑獄亡魂》的世界(Vienna, City of Dreams / Anton Karas, Zither)

電影《黑獄亡魂》的世界(Vienna, City of Dreams / Anton Karas, Zither)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但唐謨

《破週報》每週影評撰述。翻譯過猜火車》《春宮電影等小說。喜愛恐怖電影、喜劇電影、「藝術」電影,但是不喜歡太傷腦筋的電影。喜愛在家看DVD甚過去電影院。養了兩隻狗,超愛烹飪煮食。著有《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64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