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大師新手,父子聯按──阮義忠.阮璽的正方形視界

  • 字級


阮義忠.阮璽-1
攝影家阮義忠(左)與阮璽(攝影/ 汪正翔)

初見阮義忠與阮璽,不太會直接將眼前一清瘦一高大的兩人想成父子。一直以來,阮義忠與阮璽做的事情也不太相同。父親是國際知名攝影大師,始終堅持走在攝影的路上;兒子雖然從小就喜歡藝術,但因父親總是耳提面命地要他千萬別踏入攝影之門,是以,阮璽求學時念的是社會福利,工作上則先後從事電腦、保險、家具等領域的銷售業務,與攝影或藝術有著一段距離。或許這對父子從來也沒想到,兜了一圈,他倆終於還是在方框的世界裡會合,差別在於一個是傳統相機裡的觀景窗,另一個是智慧型手機映照出的螢幕──阮義忠推出數十年來第一本全以120 相機拍攝的個人攝影圖文書《正方形的鄉愁》,與兒子阮璽首部作品、也是台灣第一本手機攝影集《院喜.Happiness in a Courtyard》擺在一起,父子聯按,相映成趣。是血脈的承襲,也是世代的差異。

正方形的鄉愁
正方形的鄉愁
院喜.Happiness in a Courtyard
院喜.Happiness in a Courtyard

阮義忠喜歡甜點。「我喝咖啡一定要配甜點。」回想阮璽初次拿自己拍的照片給他過目的那天,兒子一整晚戰戰兢兢的費心安排,差點就敗在「缺了甜點來配咖啡」上頭。身為大師級攝影家,阮義忠也和時下年輕人同樣,餐點一送上,先遣鏡頭嚐。只是雖然兒子的作品向阮義忠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他也十分同意現今手機的拍攝功能確實不容小覷,然就算是這樣拍攝眼前食物的小小日常即興記錄,阮義忠拿出的不是手機,仍然是相機。「還是不習慣啦。」他笑了,帶著幾分長者的古意。

「手機的拍照品質實在讓我嚇一跳,和我過去想像的粗糙不一樣了。」阮義忠時常擔任各界攝影比賽評審或顧問,看見愈來愈多新銳攝影創作者選擇使用手機拍攝,不只傳統相機遭到取代,連數位相機都慢慢被推到一旁。「相機的確沒有手機方便,手機讓被攝者比較沒有警覺心,可以拍到相機拍不到的瞬間。」阮義忠坦言,手機攝影的表現,也讓傳統攝影又面臨了新挑戰。「或許未來手機會成為攝影工具的主流也說不定。」

不知情的人可能會以為阮義忠是因為自家兒子出了手機攝影集,所以才這麼說,實則不然。阮義忠面對攝影的態度永遠一絲不苟且六親不認,否則阮璽也不會瞞著父親「開拍」,一瞞就是兩年,及至累積到足夠成熟的作品與勇氣,才去面對父親這道高牆。「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會進入攝影領域,畢竟父親總是告訴我攝影很辛苦,壓力很大。但我就是很喜歡藝術,也喜歡攝影,總之自己身上就是有這個血液吧。」當你流著這樣的血液,最後還是得去正視它,迎接它的甦醒。「父親是最嚴格的標準。他不是我的挑戰,而是我最好的老師。」顧不得老爸在一旁叨念「不給我看豈不是不尊重我嗎這小子」,阮璽相當清楚,一定要先過父親這關,一切才有意義。

阮義忠.阮璽-2
(攝影/ 汪正翔)

「我很羨慕每一位攝影者『剛起步』的階段,有一種新鮮的感覺。」阮義忠表示,創作永遠需要好奇的心與嶄新的眼光,尤其是攝影。「第一次看到阮璽作品時覺得,欸,比我想像要好。一般來說有這樣的感覺時,就等於這個攝影者有了很好的起步。」原本他想像阮璽會拍出什麼?「原本以為他可能就是胡亂拍、拍得很奇怪啊。」攝影要讓人第一時間印象深刻很容易。「你可以用和別人不一樣的視角,例如朝著人家的鼻子拍、變形、相機擺低或擺高等等,很快都能給予觀看者『欸?怎麼會這樣子?』的感受。」但在資深攝影家的眼中,奇特的角度不過是視覺一瞬的刺激,「還不曉得怎麼取景,就讓感覺抓著你跑。」工具的輕便便利,不是幫助世界留下更多深刻的剎那,反是加深了快門的浮面,讓阮義忠愈發感嘆。

內在潛伏傳統攝影精神的耳濡目染,手上拿的是最先進的多工智慧攝影設備,阮璽是受到高科技庇蔭的一代,卻更理解傳統的重要。「以前用底片拍照,為了避免浪費,必須很專心地構圖、思考、等待;當畫面真的來了,還要把握機會按下快門。那樣的拍攝是很『惜物』的,是非常非常珍貴的。」數位攝影時代最為人詬病的無非是快門的氾濫,過於輕易,眼前所有都變得廉價。「不論用傳統相機、數位相機,或智慧型手機,都應該是在最美的時候才按下快門,而不是啪啪啪地連拍,讓工具幫你決定何時是最美的一刻。那不一樣。」阮璽認真地強調著,「會一直按快門的人,絕對無法感受到當你在等待時、在捕捉到那個瞬間時,所展現出來的美與感動。」設備不是重點,重點是鏡頭後面、腦袋裡面的東西。

而阮璽秉持的攝影態度,也確實傳達給阮義忠。「他很專注,即使用的是手機,但他和對象是有互動的。」攝影者被眼前景象事物挑起心弦,迅即出手,試圖抓住流光一閃,「所以他很幸運。如果他使用傳統相機,會有很多門檻要過。要很熟練才能捕捉到現在用手機呈現的畫面,後續的沖洗、放大又是一連串考驗。」昔日的藝術與手藝往往密不可分,攝影者不僅要有敏銳的眼睛,還要有精巧準確的雙手與反應。科技讓年輕世代得以跳過這些關卡,不是提供偷懶的餘裕,而是更應將精神全數灌注眼前。

「科技幫你解決很多事,可是科技沒辦法幫你克服『有沒有思想』的問題。」阮義忠直指新一代攝影最常見的狀況。「技術不只是手機或數位或傳統相機,技術也包括攝影者在觀看時,有沒有看到事物真正有意義的地方,以及看到之後怎麼表現它,這是更深刻的技術,也是思想。」一旦少了這些,再高端的設備,拍下的依然只有空虛。這也是阮璽對自己最大的提醒,「手機攝影有很多可能性,但再方便,都必須嚴謹對待。」阮璽總說手機很輕便,是眼睛的延伸,一拿出來就可以拍。「傳統價值還是很重要,最終都得向傳統尋根,才能創造出更新的東西。」承襲了血脈,接應著科技的遞嬗,阮璽期待透過自己的作品,為不同世代的攝影者,交流彼此的語言。


延伸閱讀|【書設計】30年前/30年後──《正方形的鄉愁》《院喜》跨時空的影像對談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71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