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好設計OKAPI Good Design Awards

【放大書設計__O1】字型╳聶永真:設計反映時代的品味

  • 字級


【放大書設計】字型╳聶永真-1
(攝影/趙豫中)

〔File__O1〕字型╳聶永真
聶永真是「永真急制」負責人,設計範圍包括書籍裝幀、唱片包裝、劇場文宣、商品設計、影展視覺。AGI 瑞士國際平面設計聯盟的第一位台灣會員。出版有雜文集《不妥》,作品集《Fw:永真急制》《Re_沒有代表作》《#tag沒有代表作》


Q1. 你怎麼看待「字型」這個書設計元素?
對我來講,「字型」的定義可以再擴大,包含整個版面上如何安排「字」。字體大小,橫與直的組合,以及字型設計(Typography)。我不是每一本書都會設計特殊字體,我會先把基本的設計做出來,如果味道沒有那麼對,內容不夠貼合,或者個性沒有出來,才會去重新拉字。

編輯樣(附贈獨家設計「雜誌編輯專用筆記本」)
編輯樣
當然也有過還沒開始設計,就決定要做字的例子,像是《東京異聞》《編輯樣》,「東京異聞」這四個字排起來可以很有氣質,但是沒有那種「怪奇感」,我一開始就想到要把字拉得很長。「編輯樣」的話,因為這三個字結構都非常複雜,排起來很醜,如果只是放上去,封面會太乾,於是決定要可愛一點,但不是少女的可愛,而是有圓角,或者大小落差,不能那麼古板。我一開始會從書名發想,通常知道書名,大致就能決定要不要拉出來做字型。也有些書沒辦法做,因為一做就三八了,這時就要妥善地放置或編排。

【放大書設計】字型╳聶永真-2
《Big Issue》多是版面編排,有幾期比較特別,沒有攝影也沒有插畫,遇到這種情況對我來說很好玩,可以自己發揮。有一期在講文字,把自己的設計作為主體,在元素上就要有修飾跟設計。造字可以偷偷改一些筆畫,讓它更抽象、更簡化,但我很在意文字結構,如果造字造得好,就不會偏離太多。像木頭的「木」,造字可能把中間兩點連結到交叉點,但如果變成平行的筆畫,就會脫離「平衡」。平衡如何定義?那是從小到大的習慣,是經驗造成的,有時候造型是有平衡感的,但在經驗上已經脫離了,已經變成符號,造字還是要跟著閱讀經驗。

【放大書設計】字型╳聶永真-6
(攝影/趙豫中)

Q2. 「字型」元素在你的設計作品中,你喜歡哪些呢?
【放大書設計】字型╳聶永真-3
(攝影/趙豫中)

1.《九歌102年散文選》《九歌102年小說選》
最近最喜歡的是這兩本,抽象跟字型玩得很開心。九歌歷年來的散文小說選都是好看的,今年找我設計,我會想:除了好看之外,可不可以脫離一點既定的「散文選」「小說選」的畫面,我很怕我的設計趕不及裡面的文字,因為選集裡的作家文字都已經走得很前面了,所以我想在設計上也一起大翻新。

2.《東京異聞》
我喜歡拉得長長的字型,跟內容也呼應。

3.《歌物件》
雖然封面的「和平記號」看起來只是圖形,對我來說也是字型的一部分。

4.《不妥》(簡體版)
雖然提自己寫的很不要臉,但我真的覺得這本書無負擔,算有點可取好看。選簡體版而非繁體版書封,是因為喜新厭舊。

5.《編輯樣》

這本內容或許是嚴肅的,但封面夠可愛。其實就是黑眼圈然後哭了,熬夜到流目屎,內封是一個編輯台。我覺得書做得好不好這件事,也包含讓人甘願拿起來,或者縮短與讀者之間的距離。任何一本書都是要賣給消費者的,再酷的東西都要讓人覺得喜歡,所以我還是會在意「賣相」。設計不是純藝術,還是有客戶、有方向、有 target,必須要精準一點。

6. 「不只是圖書館」VI 識別系統
主要是上面的logotype的地方以文字作為主視覺呈現,選擇黑色對公家機關來說會有點挑戰,但他們接受了。

Q3.「字型」元素與裝幀設計搭配得很厲害的國內外書籍,你會推薦哪幾本?
【放大書設計】字型╳聶永真-4
(攝影/趙豫中)

1.《IDEA No.350:Nakajo Masayoshi Delux》仲條正義特刊
仲條正義的東西很美,但不軟,他把字型玩得很棒又迷人,像一根細緻的縫針。資生堂的企業文化誌《花椿》就是他的代表作品之一。

2.《GRAPHICS》《Here and There》
中間這兩本都是服部一成的作品,從他之前設計《流行通信》《relax》雜誌時期,我就很喜歡他的東西,他把幾何的衝突玩到極致,非常龐克跟indie,就是大膽跟爽。

3.《1972青春軍艦島》
一直以來我都蠻喜歡王志弘的設計,有可能我們兩個設計的東西很不一樣,他能做的完全不是我的掛,我也不會做成那樣。因為我做不到,因為距離,就覺得他的東西很好。

Q4.  你如何判斷一個作品好不好看?

我會覺得那東西好看或不好看,除了文字結構外,還有心裡的感覺。例如《東京異聞》,「東京」這兩個字很簡單,「異聞」這兩個字很複雜,但擺在一起是平衡的,這是文字造型結構上的判斷。有時候漂不漂亮,要看會不會勾起感覺,像「城堡」這兩個字不漂亮,但配上「卡夫卡」就漂亮了,可以投射想像。像之前做邱妙津《蒙馬特遺書》簡體版,幾個書名字就是漂亮的,「蒙馬特」有浪漫的想像,「遺書」包含死亡。從小到大使用華文,閱讀經驗會賦予「名詞」一些感覺。

東京異聞(2013年新版)
東京異聞
城堡(德文手稿完整版‧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
城堡
【放大書設計】字型╳聶永真-5
蒙馬特遺書 簡體版

而我們做的這些字彙,對外國人來說都沒有效。英文字有另外一套,老實說英文的字型系統脈絡沒有中文那麼難,無論是哪一國人,只要是功力夠扎實的設計師,處理英文的程度都會成熟。但外國人對中文字不敏感,看的是「字型」而非「字義」,像外國人刺青一樣,只要文字造型好看就刺了,他們是抱著距離的美感來看中文的。我之前去德國評紅點傳達獎,有很多華人報名,很多看起來普通的東西外國人都覺得好看,例如書法元素,不免還是有些很普通的作品被評選出來,我就必須提出我的觀點。當然,參展作品基本水準都是好的,只是要看有沒有創新,設計一定要往更好的方向去。

去判斷一個東西的美醜,不一定是真的美或醜,可能是被這個時代的品味淘汰了,不是醜,只是不合時宜。像可口可樂、GAP、google的標準字都還是會微調,設計反映了那時候設計師的品味、客戶的品味、市場的品味,我們可以從每個時期的作品看見時間。很多事情都有「期限」,是不是還適合存在?是不是需要改變?有了設計,在期限到達時可以幫忙,給出一個新的面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2019年第二季OKAPI書籍好設計選書公布

OKAPI好設計每季發表,以「封面、內頁、裝訂、材質、印刷、加工」六個面向檢視書籍,再以「手繪&插畫、實物轉化、解構字符、抽象表現、媒材整合」五種分類介紹書籍好設計。

108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