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伊坂幸太郎小說教我的事】陳夏民:每個人都在與死神相處中,重新領悟死亡的意義

  • 字級


伊坂幸太郎小說教我的事bn

死神的浮力
死神的浮力
繼亞洲暢銷百萬冊名作《死神的精確度》後,伊坂幸太郎醞釀八年終於推出系列最新長篇力作《死神的浮力》。伊坂的作品中,看似荒誕的人物設定、猶如電影腳本的精彩情節背後,總是藉由故事拋出各式各樣微觀人生或宏觀社會的命題給讀者思考。

在伊坂的小說中,經常讓各式類型的歌曲穿插其中,甚至成為小說的書名。他的小說同樣也受到許多音樂人、台灣作家的喜愛。凡讀過必留下痕跡,來聽聽這些深受伊坂幸太郎小說影響的讀書人,各自推薦了哪一本私選最愛的伊坂作品吧。



〔伊坂書迷|O1〕陳夏民(逗點文創結社社長)
國立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創作組畢業,曾旅居印尼,著有《那些乘客教我的事》《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 騙你的》,譯有海明威作品《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海明威短篇傑作選》《我們的時代》及菲律賓農村小說《老爸的笑聲》。現於桃園從事出版實驗計畫「逗點文創結社」。依舊相信熱血與友情,也還相信愛。


Q1. 在伊坂幸太郎眾多小說之中,請推薦一本影響你最深的作品?
陳夏民很難選,但還是《死神的精確度》

Q2. 《死神的精確度》影響了你什麼?

死神的精確度
死神的精確度
陳夏民《死神的精確度》是精巧的短篇小說集,除了各篇之間似有似無的連貫關係外,本格推理、黑道義理劇、戀愛故事等風格特異的短篇作品,也都在高超的敘事技巧下,自然而然地成立了。伊坂幸太郎在這一本小說集中完美地展現了小說家的技藝,想必讓很多小說家們恨得牙癢癢吧。

回到故事本身,主角(死神)千葉的任務便是確認受選對象的死亡,在七天的觀察期當中,他會詢問對方如何看待死亡。也因為這一個問題,讓受選者直視必然的結局,才有機會看見生命對他們而言的意義。年輕OL、中年流氓、帥哥店員、想要為兒子復仇的婦人、逃亡少年和老太太輪番上陣,每個人都在與千葉的相處中,重新領悟死亡對他們的意義,也讓千葉這一個對人類生活少根筋的死神,學到了珍貴的義理及人情,而慢慢地變得更像人一些。

《死神的精確度》以死亡貫穿全書,但其中多數故事都有開放式結局,儘管讀者清楚故事中角色等著迎接必然的死亡,卻會相信在那樣感動淚流的時刻(對,很多故事都加了洋蔥),已是永恆。難怪桐野夏生會說:「伊坂的書寫彷彿是用一種輕鬆的口吻在描寫死亡,但是整個故事的藤蔓卻是往希望延伸而去。」

Q3. 《死神的精確度》當中最令你印象深刻的人物是誰?為何對他特別有感?
陳夏民短篇〈死神與藤田〉裡的男主角藤田。在這一篇短短的故事中,我們看見一個中年黑道男子,儘管有一定地位,卻依舊毫不鬆懈地鍛鍊肉體與精神,就算正在避風頭,也不忘謀略復仇。宛如坐困石牢中的「基督山伯爵」一般,藤田反覆對時代提問,想釐清為何人心不古,讓他淪落至此。

身為一名硬派黑道,藤田始終懷著仁義之心,以此作為人生的行事準則。就在他準備為同袍復仇時,養育他的黑道組織成員卻決定以他的命,來換取更大的利益,說道:「我跟你說藤田那一套早就過時了啦,什麼講誠信、俠義的時代早就不符潮流了,今後講究的是交涉、交涉啦!」

儘管組織從未明講,但藤田心知肚明自己即將變成棄子。當死神千葉詢問藤田:「你對死亡有何觀感?」他回答:「跟死亡相比,我更害怕輸。

是啊,男子漢怎麼能夠輸?尤其是輸給這個日漸腐敗的大時代?故事尾聲並未交代藤田的下落,但當我闔上書本,心中卻出現一個影像,那是藤田獨自殺入敵人巢穴的畫面,殺人與被殺同時進行,但他睜著染紅的眼白,怒視敵人身上開出朵朵血花,然後繼續向前、向前,不能停下腳步,不能停止揮舞手中的武器,直到自己的熱血汩汩噴流落地……

我希望他永遠不會死。
不,我相信他永遠不會死。

Q4. 《死神的精確度》過去曾改編成電影,是金城武主演的,若要重拍你會如何選角?
死神的精準度 雙碟特別版 DVD
死神的精準度
雙碟特別版 DVD
陳夏民站在大雨中的金城武,無語凝視眼前這一片與他毫無關係的人間世界,果真就是「世界越快,心,則慢」啊啊啊啊啊。我想金城武飾演的死神千葉應該已經是經典了吧,如果可以,真希望可以有續集,反正小說裡面也不是每一個故事都拍過,況且小說續集《死神的浮力》都出了,可以請到金城武大神回鍋出演嗎!

另外,如果可以,好希望本土黑道大哥「高捷」可以飾演日本黑幫分子藤田的角色,畢竟在我閱讀小說的時候,藤田的臉長得就跟高捷一模一樣,我真想親耳聽到高捷開口用日文說出:「跟死亡相比,我更害怕輸。」

Q5. 如果點一首歌獻給閱讀《死神的精確度》的讀者,會是哪一首呢?
陳夏民千葉是死神同袍們都掛保證的雨男,讀者閱讀《死神的精確度》時,應該會在腦中聽到范曉萱大唱:「rain~falling in my heart!」提到死神,對他們而言,時間似乎沒有意義,頂多是讓他們在凡間出任務的時間裡,能夠好好聽上幾天的音樂罷了。所以啦,我想點蘇打綠的〈近未來〉給永遠逼近未來,卻不曾見過晴天的死神千葉,告訴他:「生命必須有裂縫,陽光才照得進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