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美美的逆襲》H.H先生:「只要平等,世界便會是正常的樣子。」

  • 字級


HH_3
(採訪=阿虎 攝影=蕭如君)

「一開始,是因為心裡焦慮,才開始畫畫。畫畫,是為了轉換心情。」H.H 先生如實坦承道。然而,焦慮感所為何來,在於 2012 年一次天真的決定,他辭職到澳洲打工一年。原以為,能夠如他人所言,邊打工邊存錢,到了當地才知,巿場人力需求早已度飽和。於是,他期盼的人生經驗以及存款心願,在歷經一年的碰撞之後,以不及格的成績黯然回到台灣。而回到台灣後,這一年的空白,致使他在找工作的過程中備感吃力,若我們設身處地來想,便不難理解,的確,要怎麼跟面試官解釋自己這一年的徒勞啊。

美美的逆襲:H.H先生全新創作┼精選收錄,66萬網友爆笑按讚!
美美的逆襲
失望、壓力、負面情緒在他體內不斷積累,為了轉移注意力,他再一次提筆畫畫。加上時間多,有事沒事,手上便不時滑著手機,盯著臉書上的朋友的最新動態瞧。不覺間,他已完成幾幅令朋友們啼笑皆非的創作。一段時間過後,在朋友的慫恿及鼓勵下,他才成立粉絲專頁,並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粉絲人數突破 80 萬以上。而如今,這些創作集結成《美美的逆襲》

也許你第一次看 H.H 先生的創作,會覺得其中不過充滿嘲諷意味,笑一笑,就過了。然而若再深入探究,便能聆聽到他畫作中對社會現況所發出的不平之鳴。美美,她多麼矮、多麼醜、多麼胖!然而,卻是這個不顯眼、幽靈般的美美在擁擠的捷運上,願為老人家搶奪座位,或是遇到有人不齒同性情侶在所謂光天化日下牽手約會時,她會當下指責對方的不是。漸漸地,我們體會到,美美,她多麼可愛、多麼善良、多麼正義感十足。「因為社會的審美觀以及價值觀,或是訂定的標準讓人感覺變態。許多事情都只有二分法,非黑即白、對與錯、美與醜。一個時時刻刻為人著想的人,難道就不夠完美嗎?」在《美美的逆襲》中,他論及夜店文化、臉書上一些過度自吹自擂的現象與盲目、人的自傲與無知,社會的糖衣在 H.H 先生的筆下,已然卸下層層包裝,再美的、再帥的、再亮眼的外衣,都瞬間融化,與正義的美美相較,他們的面容早已相形失色。

又或是當有個男人當眾恥笑美美的弟弟為娘娘腔時,美美竟順手抓起一隻蟑螂,並將蟑螂放在對方手掌上,前一刻一副大男人模樣的人,瞬間嚇到花容失色。有時,他將人和動物的身分轉換,寵物店櫥窗裡販售的是小嬰兒,一對動物夫妻購買一年後,覺得小孩不可愛了,無情的將他安置在收容所裡……凡此種種,H.H 先生藉此傳達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觀念,並告誡著,當你要開口批評他人之前,最好先學會攬鏡自照,有些言詞或許就不會那麼輕易脫口而出,行事也不致太過恣意妄為。

因此,若說他觀察到的,俱是社會一些扭曲的現象,這是否也意味著,他心目中有個正常版的社會。那麼,他心目中正常版的社會,是什麼樣的光景?他毫不加思索,答道:「只要有平等,世界便會是正常的樣子。」而所謂平等,便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看到他人的優點,而不是一味的攻擊他人的缺點;每個人都有其閃耀之處,不該因為任何一種理由,就該被訕笑、被歧視。

HH_2
每個人都有其閃耀之處,不該因為任何理由,就該被訕笑、被歧視。(攝影/蕭如君)

談及弱勢、社會不平等,只見 H.H 先生不時表達出憤慨的情緒,且面容嚴肅。然而,在《美美的逆襲》中,卻有幾幅相對沒那麼橫衝直撞的創作,那就美美與媽媽、弟弟之間的相處。一提到這幾幅畫,他面部線條多了幾分柔和。母親節的那一天,他貼上美美與媽媽這幅畫,意在祝福天下所有母親。他認為,這世界上,唯一可以明白自己價值的人,就是家人,尤其是媽媽。走出家庭之外的我們,其實都是一群戴著面具活著的人,難以在他人面前呈現最真實的一面。但回到家之後,在家人面前,你可以真實的表現自我,更可以在家人面前展現出最脆弱的自己。只是當這篇貼文刊出後,雖受到許多人的迴響,家人卻笑他說,「母親節的表現這麼好,那父親節就看你的嘍。」而會有美美與弟弟的情節,原因之一是自己有一個彼此感情很好的姊姊。未想這不過是表面上的因素,這幾幅與弟弟有關的創作,看似溫和,卻是想要攻擊某一群偏頗的人。「我很痛恨他人以娘兒們、娘娘腔、娘砲的字眼嘲諷他人。我會心生反感,覺得你憑什麼?」說著說著,他神情又斂了起來,一鼓義憤填膺的情緒再度燃燒。

看美美有一種認同感,原來有人和我們一樣,嘲諷著某一群人;看美美,會自省,不覺攬鏡自照,唯恐自己也曾無心傷害他人。相信 H.H 先生會一直畫下去,畫出社會的真實、社會的變質,提醒自己,也提醒他人。又或是,我們可以從另一種角度來閱讀美美──當你沒有自信時,可以想想美美,美美或許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而我們大可就在自己的世界裡,不需為任何人而有所改變,因為,在我的世界裡,我只需為自己負責,為自己而完美。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