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日本刑警教你從筆跡看穿真實個性》葛西真彥:藏得了一,藏不了二

  • 字級


葛西真彥-1
(攝影/但以理)

日本刑警教你從筆跡看穿真實個性:從運筆長短、粗細、力度中的潛意識洞察人格特質
日本刑警教你從筆跡看穿真實個性:從運筆長短、粗細、力度中的潛意識洞察人格特質
一開始,我們以為在《日本刑警教你從筆跡看穿真實個性》作者葛西真彥面前,盡量不要寫字,以免被他一眼識破。

「其實平常我不太會注意別人寫字,因為在進行筆跡鑑定時,需要非常集中精神,是很耗心力的一件事。」外表憨厚和善、說話語調沉穩的葛西真彥緩緩地說,「而且在面對面談話時,如果我對眼前的人感到好奇、想更了解對方,我不需要非看到這個人寫的字不可,只要從對方的面相和舉動,就可以掌握到這個人的個性。」

葛西真彥話剛說完,在場人士無不驚駭。在這位來自日本神奈川縣的前智慧犯罪課刑警面前,只要他想讀懂你,不管寫不寫字,一樣無所遁形。

在日本擔任智慧犯罪課刑警長達11年的葛西真彥,辭去刑警工作、來到台灣定居業已4年。過去的刑警生涯,他處理的都是關於詐欺、盜用公款、企業犯罪、甚至是政治犯等複雜案件,交手的盡是些說起謊來面不改色的智慧型罪犯,鎮日與他們進行勾心鬥角的心理戰術。而智慧犯罪型的案件,往往因為缺乏直接證據無法起訴,或難以攻破嫌犯心防、取得嫌犯自白而定罪。為了提高破案可能,平素便以「觀察人的言行舉止」為嗜好的他,因緣際會地加入日本筆跡心理學協會,接觸筆跡心理學與筆跡鑑定,並取得認證資格。當時,日本筆跡心理學暨日本筆跡鑑定人協會會長根本寬告訴他,他是日本刑警界的第一人。

雖然筆跡心理學與筆跡鑑定的結果,在日本刑事偵查方面未能成為直接證據,但十多年來,葛西真彥將這兩者結合心理學、面相學、犯罪側寫等,運用在刑警偵訊實務上,以這些交叉觀察為基礎對嫌犯進行訊問,抽絲剝繭地拆穿嫌犯精心布下的瞞天騙局,促使嫌犯自白認罪,大大提高了智慧犯罪型案件的破案率。不知所以的長官與同事們總是讚嘆他的直覺靈敏,殊不知這其實是科學辦案的成就。

「所謂筆跡心理學,就是透過分析一個人的筆跡,來鑑定其性格和潛意識。人寫的字也是這個人的一部分,透過筆跡,的確可以更認識這個人。」一個人除了與生俱來的天性,還有後天學習與受到環境影響的社會性格,兩者融合而成,在不同的年齡時期有不同的比重影響。「人的性格是會改變的,字跡會呈現出當時的性格特質。大抵上來說,一般人在三、四十歲時,社會性格最為穩定,也與天性結合得最是緊密,很難切割出是本性如此,還是後天改變。」因此,這個階段所寫出的筆跡,最能直接指向性格的定型,不管再怎麼有意識地模仿或扭曲,多少都還是會透露出性格的真實面。

「很多智慧型罪犯在犯案與訊問過程中,會刻意寫出不同的字跡,或是故意寫得很奇怪,企圖混淆辦案。但人的寫字習慣是很難改的,再怎麼想要隱藏,往往還是藏得了一、藏不了二。」習慣就像埋在體內茁壯生長的芽苗,總是會有一些零枝散葉,在不經意時現出原形,成了百口莫辯的鐵證。

葛西真彥-2
(攝影/但以理)

「有些公司會在徵人時運用筆跡心理學,從履歷上的筆跡看這個人適不適合該職務與企業,或者是約略了解與此人應該如何應對相處。」葛西真彥回想他在擔任刑警時,有個上司姓「國田」,每次寫起「國」字,外框都不是寫成四方形,而是寫成菱形,筆畫還會嚴重顫抖,表示此人精神過度焦慮,「我想是因為工作壓力太大,也因此在溝通上出現一些困擾。」又如縱橫沙場的織田信長,或小說家太宰治,前者留下的筆跡,透露出其有容乃大的性格,不若史書記載的暴戾蠻橫;後者在書寫上的遺痕,在在印證其在精神方面所受的綁縛困頓,直至走上自殺之路。

有趣的是,筆跡既是潛意識的彰顯,也可反過來成為影響潛意識的工具。「如果你不喜歡自己某一項性格,想要有所改變,可以從筆跡著手,要求自己學習寫出目標性格的筆跡。讓這樣的性格透過書寫的動作,慢慢滲透到潛意識當中,從而建立起自己想要的目標性格。」例如,假使覺得自己太過散漫,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規矩嚴謹的人,不妨看看自己寫的字,筆畫與筆畫之間是否相互離散──直不直、橫不橫、勾不勾,角不角。若是,也許可以試著將字的一筆一畫連接穩妥,一段時間下來,靜心觀察自己在行為上是否有所不同。或許,只要從一個簡單的字開始,就能感受書寫與潛意識之間難以言喻的影響力量。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收假振作指南:打掃、運動、找朋友聊聊、冥想、吃一碗絕頂好吃的泡麵

假期最後一天太憂鬱,你需要一點事情轉移注意力,可以試著活動身體、療癒心靈,都沒效的話就吃一碗豪華泡麵,如果還是沒有好轉,就吃兩碗。

109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