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畫風像蒙德里安的賊(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不只那位有蒙德里安的畫的主人被發現死在自家衣櫥內,他的名畫也同時消失於他家,所以所有人都覺得羅登拔就算沒殺人,也一定成功地偷到那幅畫了。所以很多對這幅畫有興趣的買家都紛紛找上羅登拔的門來談生意,其中自然包括Ray。

The Burglar Who Painted Like Mondrian
The Burglar Who Painted Like Mondrian
Ray在本系列書中一直是個貪財的警察,羅登拔每次涉及的命案最後都證明他無罪,Ray也不覺得羅登拔真會殺人,不過趁人之危卡一下油絕對是他的強項,而且就算他不主動提,羅登拔也往往會主動添上香油錢,有拜有保庇一直是羅登拔和Ray之間的互動方式。

所以明明還沒偷到畫的羅登拔答應給Ray名畫價的一半,來作為自己逍遙法外的條件,他當然打算在這段時間趕快去追出名畫下落,一來可以贖回卡洛琳的貓,二來可付Ray的香油錢,三來能追到畫就應該能追到兇手,為自己洗脫殺人嫌疑。不過事情沒那麼簡單!當Ray和他講完條件準備借用洗手間之時,卡洛琳殺出來萬般阻撓,還編出一個廁所陳年庫存黃金在她沖水後都出土了的驚悚故事,成功嚇跑了Ray,卡洛琳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馬桶上有另一具屍體不知何時在那坐化了。

羅登拔和卡洛琳都見過死者,那是他倆去博物館勘查地形時遇到的一位藝術家,曾短暫交談過,只是他們倆都不知道為何這名藝術家會自己跑來這二手書店圓寂於廁所內?一條殺人罪都還沒釐清,第二條就又馬上登門,羅登拔和卡洛琳自然是得想辦法暫時瞞住,雖然明知命案現場不該亂動破壞,可是他倆還是去醫院弄來了一台輪椅,把藝術家的屍體移往他處供有緣人來發現……

這屍體確實很快被人發現了,而且警方在死者身上找到抄有羅登拔的名字和書店地址的一張紙條,這下子羅登拔又成為身背兩條人命之全城通緝的人物。

羅登拔在這都市四處隱藏想了又想,這一切的交集都和蒙德里安的畫有關,這名兇手自然是所有前來「談生意」的人之一,或和這畫相關的經手人員。所以他想了一個貍貓換太子之計,他要弄一幅偽畫去博物館換真品,只要他能拿到一幅真品,就不愁為蒙德里安狂熱的人不自己找上門來。

畫風像蒙德里安的賊
畫風像蒙德里安的賊
從本書書名來看,我本來以為羅登拔真的那麼有才自己可以複製名畫!我覺得如果是那樣也真是太神了吧,這人不但是神偷雅賊,還會畫畫,這樣也未免太讓人心神蕩漾了點……還好,其實羅登拔沒有真正自己操刀,只是有參與了一些些,他找來一位藝術界的舊識,不只在她的協助下畫出仿品,還讓她的兒子去博物館前製造了一場騷動,讓他得以從博物館中偷出蒙德里安的畫。不過這一切自然是有酬的。

現在,我完全懷疑羅登拔到時候要怎樣分錢?他到處和人家講條件,根本一個大餅都不夠分吧?而且我從本「雅賊」系列的其他書中得知,最後真品其實是掛在羅登拔家中的,如果是這樣,錢從哪裡來?雖然這完全不是本故事的重點。重點在於蒙德里安的偽畫根本就早已太多了,事實上連博物館內展出的那一幅都是假的!那位坐化於馬桶上的藝術家就是個仿製蒙德里安的高手,博物館那幅畫正出自他的手筆,而第一位請羅登拔去帝寶為其藏書估價的人,其實並非死者本人,死於衣櫃內的那位是真正的屋主沒錯,然而接洽羅登拔的人並不是他,他只是借殼上市的假屋主。

我猜,我這樣說大家應該就知道到時候餅會怎樣分了,偽畫那麼多還怕不夠分嗎?恭喜發財,賀新春,人人有獎啊~不過兇手究竟是誰,那就留待讀者們自己去揭曉了。

Because these bastards set traps and all you'll wind up with is your tit in a wringer.
因為這些渾蛋設下陷阱而你可能得到的所有結果就是自己心煩意亂
(「Wind up with」類同於「End up with」,有「最後結束於某種處境」、「下場」的意思。)

Hope does spring eternal
, doesn't it?
希望確實長在,不是嗎?

Well, you know what I always say. Give'em a gram and they'll take a kilo.
喔你知道我常說的,人們總是得寸進尺

The friend might prove less closemouthed.
這朋友可能表現得沒那麼口風緊

"Stands to reason," she said.

這合乎情理,」她說。(本句省略主詞It,完整句子是「 It stands to reason.」)

"And the kid's name is Jason?"
"Jared."
"Same difference. When should I call her?"

「所以她孩子的名字是Jason?」
「是Jared。」
還不是一樣。我該什麼時候打電話給她?」
妙114
(圖/張妙如)

He didn't defraud you beyond making a horse's ass out of you.
他並沒有詐騙你到比讓你出醜更遠的程度。
(「Making a horse's ass out of you」類同於「making a fool out of you」,也可翻為「愚弄」,I'm making a fool out of myself 我在自己騙自己。)

交換日記15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5》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72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