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吉本芭娜娜:活著的當下,我們必須過得開心

  • 字級


吉本芭娜娜-2
(攝影/但以理)

你相信「來生」嗎?

甜美的來生
甜美的來生
日本暢銷作家吉本芭娜娜帶著她的新書《甜美的來生》,再次來到已數度造訪的台灣。《甜美的來生》雖是為日本311震災而寫,但為了避免觸及受災者心中的傷痛,吉本刻意設定了一個與地震完全無關的題材。「震災發生至今,雖然已經逐漸走向復原之路,但人們心中的傷痛卻日益加深,日本全國始終處於一種低迷的氛圍當中,無論是人心或是經濟狀況。」她說,正因如此,才想透過自己擅長的文字來撫慰人心。

「或許是因為東北地方的人個性比較單純樸實,也比較堅忍不拔吧,這次311大地震對人心所造成的創傷,似乎比1995年的神戶大地震還要嚴重。」吉本說,當時神戶大地震發生後,災區的店家沒多久便立刻恢復營業,展現出活力;但東北地方的人則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才能扎實地站穩腳步。

吉本芭娜娜筆下的故事總是瀰漫著悲傷的氣息,「唯有悲傷才能展現出人性,當人們遭逢巨大變故時,心中強烈的悲傷,其實是一種非常強大的能量。」她認為遺憾的是,這次311大地震,由於包括政治在內的各種因素,人們悲傷的力量似乎沒有受到妥善的運用。「因為我自己也經歷過許多傷痛,所以許多讀者都覺得我的文字能切中他們的心情。」抱著過來人的心情,吉本總是透過書中年輕的主角告訴年輕一代——遇到傷痛的當下,悲傷在所難免,但事過境遷之後,你將發現很多事情其實並不如當初你認為的那麼嚴重。

吉本芭娜娜-3
(攝影/但以理)
「為了帶給讀者正向的能量,作家本身也必須具備開朗的特質。」2012年間,吉本的父母相繼辭世,固然對她造成很大的影響,而身為一名作家,她堅持讓自己保持穩定的精神狀態,「倘若自己都無法保持鎮定,一遇到難題就買醉、出軌,如何能寫出療癒人心的文字呢?」

跟父親感情極好的她,回想起已故的父親,最令她自豪的,就是兩人從來沒有起過衝突。「我希望我和我兒子也能保持這樣的關係。溝通對親子來說非常重要,當孩子犯錯,當下我會直接說出心裡的想法,告訴他為什麼不能這麼做。只要耐心向孩子說明,總有一天他自己便會明白。」

在遭逢重大變故時,有許多人會選擇承接大量的工作來轉移注意力,但吉本並不建議這樣的做法,「如果只是為了逃避而工作,很可能會就此喪失對工作的熱情。」她認為,就算要工作,也最好避免處理重要的案子或大型計畫,讓自己適度休息,或許才是自我療癒的不二法門。

包括吉本芭娜娜在內的許多日本作家,縱使十分關注社會議題,卻不太積極參與社會相關的活動,特別是政治性的活動,對此她解釋,「由於日本社會不太重視『文化』,因此作家若想單純的以創作維生,其實很困難。」但相反地,假如總是承接上電視受訪、撰寫文藝評論或劇本等『非文化』類型的工作,自己的寫作時間就會相對被剝奪。「許多國家的文化圈都會要求作家珍惜寫作時間,但在日本反而沒有這樣的風氣,所以日本作家必須更懂得守護自己的時間才行啊。」

吉本芭娜娜-4
(攝影/但以理)

對於造訪好幾次的台灣,吉本則充滿了近似懷念的情感。「台灣就像是我小時候的日本。我最喜歡台灣的一點,就是『包容力』,」吉本說,有些國家,比如韓國,對於異國文化通常抱持著抗拒態度,甚至會產生衝撞,「但台灣總是能柔軟地接受異國文化,並將其融入在自己的文化當中。而台灣人對家庭的重視以及家人之間的緊密牽絆,也是我所欣羨的。」

新書以「來生」為名,吉本芭娜娜想強調的是,不管有沒有所謂「甜美的來生」,在活著的當下,我們必須過得開心。「現在有太多年輕人過得不開心,我想告訴他們,請盡量多做些令自己開心的事。」有如鄰家大姊般,臉上隨時掛著親切笑容,無論本人或文字,都洋溢著一股正面能量。或許,這正是讀了她的故事之後,除了悲傷能隨著淚水被釋放之外,同時心中也能感受到一股暖意的原因。


〔吉本芭娜娜作品〕
喂!喂!下北澤
喂!喂!下北澤
食記百味
食記百味
王國(1-4)套書
王國(1-4)套書
 
橡子姊妹
橡子姊妹
 
雛菊的人生
雛菊的人生
 
盡頭的回憶
盡頭的回憶
 
阿根廷婆婆
阿根廷婆婆
 
廚房
廚房
 
無情∕厄運
無情∕厄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進入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的詩作世界

日本國民詩人谷川俊太郎1952年以《二十億光年的孤獨》詩集出道,至今累積許多經典作品。其中〈活著〉一詩在311東日本大地震之後膾炙人心。透過谷川俊太郎的專訪、《活著》改編繪本的讀書筆記、將其作品中譯的譯者訪談等內容,全面性的認識這位具代表性的詩人。

177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