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一個能馬上衝廁所,能倒頭就睡的家,大家都有嗎?──獻給無家者的繪本《街上的汪先生》

  • 字級



「我想把這本書送給無家者大哥,雖然他只出現在我家周圍,但是卻影響我很多。」

——老川,《街上的汪先生》繪本作者

老川是一位默默觀察、默默耕耘的繪本創作者。她養了一隻狗,因為每天遛狗,無意間發現了一位經常在社區公園、便利商店外頭出沒的大哥。

街上人來人往,老川原本對這位大哥並不在意。有一天,她照常出門遛狗,發現大哥就站在高架橋旁邊的花圃澆花,「他竟然跟我媽媽的興趣一樣。」於是老川對這位陌生大哥產生了好奇,想了解他在外面如何過生活。回家後,她上網搜尋「芒草心」慈善協會,想知道更多關於無家者的故事。

老川讀了許多資料,也持續觀察街上的無家者大哥,「這個故事放在我心裡七年了,當初因為參加圖畫書俱樂部而畫了繪本,原來的書名是《你好》,雖然那時也有出版的機會,但內容還不夠完整,就一直放著。後來知道高市圖舉辦的『好繪芽』比賽,我想藉這個機會把書做出來。我開始思考,做這本書是為了什麼?想要讓誰看到?我的目標應該是給小孩子閱讀,所以我就重新寫故事、重新畫圖。」

抱持著對「有家/無家」主題的深入探討,做出一本讓孩子能夠進入故事、反覆閱讀的繪本,不是件容易的事,老川回想起她寫故事的心情,「《街上的汪先生》是先寫出故事才畫圖,雖然故事看起來只有少少的文字,但我每天有空就去圖書館寫。我跟自己說,就算沒有想法也要寫,一隻鳥接著一隻鳥寫下去。其實我寫了好多版本,每個都不一樣,最後總算寫出現在的版本。」

日復一日,對生活的細膩觀察,還有對周遭的人事物累積的真實感受,讓《街上的汪先生》文字和圖畫細節都充滿層次感:

一大早,八哥鳥忙碌地叼著樹枝飛來飛去,這裡以後就是小八哥的家了。
小狗安穩地睡著了,牠知道男孩就是牠的家。

大家都有家嗎?
一個肚子痛就能馬上衝去廁所,一個想睡覺就能倒頭就睡的家,大家都有嗎?


一開場就先帶出對於「家」的想像。紅綠燈是八哥鳥的家,小男孩是小狗的家。


一個肚子痛就能馬上衝去廁所,一個想睡覺就能倒頭就睡的家,大家都有嗎?


老川的文字簡潔俐落,每一句話都能擊中人心,精煉過的故事來自於她的同理心,說的是無家者的故事,卻能涉及一般讀者(無論成人或孩子)對「家」的想像。此外,圖畫也在說故事:街口的紅綠燈是八哥鳥築巢的家,男孩堆積木就像建造他的家,而汪先生所有家當都在那台小推車上,「走到哪裡,哪裡就是他的家,但也不是他的家。」圖畫一再重複「家」的隱喻,然而對每一個生命個體來說,「家」雖然有不一樣的外型變化,但內心對安穩的渴望卻是一樣的。

是路故事(SīLōo)社長、首次擔任繪本編輯的林小杯,讚許老川沒有忘記用文字與圖畫說好故事的初心,她說,「芒草心協會的工作人員讀了《街上的汪先生》也說,文字句句打中人心。我覺得這本書是用一句話就能解釋一個複雜的情況。這幾天來逛書展的讀者也告訴我,他們從圖畫中看見許多細節。老川用圖畫說出一個完整的故事,讓議題呈現得舉重若輕。」

一開始,遛狗的小男孩隔著一段距離,靜靜觀察街上的汪先生,男孩對陌生的汪先生感到好奇、持續的觀察、想像,再慢慢接近。當汪先生在公共廁所外面的洗手台擦澡,老川畫出男孩從鏡子觀察汪先生的一舉一動。後來,男孩和汪先生一起坐在商店街的長凳上聊天,就像是初識的朋友一樣。

「那汪先生的家在哪裡呢?」小男孩問。
「我的家嗎?我的家⋯⋯被恐龍吃掉了,一隻叫命運的恐龍。」汪先生說。

「名字叫命運的恐龍?」小男孩覺得自己可以打敗命運。
「我們一起去找牠決鬥。



雖然是沉重的議題,老川依然能為讀者帶來童趣、想像和希望的眼光,「這兩頁我畫了小豬吹倒汪先生的房子,恐龍把汪先生的房子吃掉,同時也想表現男孩是個純真勇敢的小孩。」為什麼是小豬吹倒房子,不是大野狼吹倒房子呢?老川曾與編輯討論角色的合理性,老川說,「從這邊可以看出來,男孩擁有自由的靈魂,他會改編故事,不拘泥既定想法,不見得大野狼就是強勢者,小豬就是弱勢者。這是我做這本書的另一個理由,反思新聞報導經常弱化無家者的形象。」

《街上的汪先生》裡有一幅畫,無任何文字,刻畫出無家者的「暗夜」。編輯時,林小杯建議老川將這幅畫往前移,主要是考量說故事的張力,先描繪汪先生的處境,再呈現「汪先生沒有家」的畫面。此外,林小杯也吐露心底的考量,「雖然很欣賞老川用舉重若輕的方式來說這個嚴肅議題,但還是希望表現街道上真實的一面。所以我們在故事結尾之後,翻過了版權頁,再增加了『汪先生雨夜中睡在橋墩的畫面』。」


(圖片來源/SiLoo是路故事臉書


一條街是一個小社會,關於街景的描繪,林小杯認為老川原本就做得很好了,「仔細看前前後後的圖,商店街、果汁店、公園等等,可以串連出汪先生所在的那個社區、街道的樣子。這是我覺得老川細膩、有在思考故事裡環境關係之處。」

老川說,「我畫的其實是我家附近的公園,兩邊的馬路有些商店,大哥就會在公園、橋墩、便利商店和捷運站附近活動。」老川坦言,剛開始也有點害怕無家者,因為人本來就會對陌生人產生防衛心,「我只跟社區大哥講過一次話,還記得那天天氣超冷,我吃飽飯後回到家,心裡想說,這碗熱騰騰的雞湯麵這麼好吃,我是不是該拿給大哥吃,就拿去樓下給他,他也沒說什麼就默默拿走了。」


汪先生說:「我和命運決鬥過很多次,已經沒力氣了。」


以編輯的身分討論作品,同為繪本創作者的林小杯可以從圖像去思考能提供作者哪些建議,當創作遇到瓶頸(比方封面缺乏靈感),或需要討論的時候,她會將感官再打開一點,試圖抓清楚作者想法的蛛絲馬跡,陪伴作者思考繪本的各種細節,也尊重作者對故事和圖畫的詮釋及表現,「因為我也創作,所以給意見時我會先聽老川說,協助她釐清想要傳達的訊息,才提出適切的想像和建議。」繪本出版前,修改在所難免,為了讓作品更貼近故事核心,封面修改了好幾個版本,最終時分,老川靈感湧現,畫出了小男孩和汪先生最初相遇的那一瞬間。

故事好看之外,後蝴蝶頁的設計也值得細看,老川速寫了幾位無家者對生活的小煩惱和小心願,老川說,「有次我參加芒草心的活動,看見一位大哥精心打扮,他還開玩笑要我們猜他的帽子多少錢,讓我印象深刻。後來我就畫了戴帽子的大哥說著:『有房子舒服很多啦,可以擺很多衣服。這頂帽子猜猜多少錢?二手店50元而已。』這幾年我持續觀察無家者,看了很多資料,我覺得他們內心對家的想像、對生活的渴望,跟一般人並無不同。」

林小杯也非常喜歡後蝴蝶頁的巧思,「老川畫出這些,讓故事更立體了!」


早安!汪先生。
早安!住在街上的人們。

故事中這兩句問候語讓林小杯特別有感,她反覆思索這兩句話寫成本書文案,將身為編輯對故事的理解用全新的文字表達,成為作品和讀者的橋樑,像疊一塊積木,讓汪先生的願望能夠成真。

「我曾聽過某個編輯說,他如何努力『爭取』到一本書,現在終於明白,所謂爭取是包含了什麼。」忙碌的書展現場,林小杯語重心長、欣慰又滿足的說。

《街上的汪先生》是2022年高市圖「好繪芽」得獎作,不限主題的繪本創作獎助,除了讓好作品被更多人看見,也協助作者媒合出版社。這本書能得獎、遇見「是路」出版社,老川心懷感激,「知足常樂,我曾在書上看到,有些無家者會把多出來的資源讓給別人⋯⋯」繪本出版後,老川將《街上的汪先生》首刷版稅捐給芒草心協會,還不忘提醒讀者,芒草心的愛心捐贈碼是:9487。

故事文字結束在一天的開始,圖畫則延伸到颳風下雨的夜晚,汪先生獨自睡在橋墩下,他仍是一位怕冷的無家者。衷心盼望,好故事可以改變人對人的看法,多看幾次,翻到故事最前面,又是一日的開始,生活持續循環下去,而街上還有好多未知的挑戰。


街上的汪先生

街上的汪先生



作者簡介

打開孩子之眼,活在迷人的想像國度裡。」

───
文字創作者,閱讀盪鞦韆主筆,繪本美學、文學推廣者。繪本書評散見於 OKAPI 閱讀生活誌、Openbook 閱讀誌、《文訊》、《聯合文學》雜誌。繪本譯者,專業繪本編輯,獨立策展人。 熱愛由小說、詩、電影、繪畫,故事及寫作組合而成的生活,在成人的世界,努力保有童心與想像力。

臉書專頁:閱讀盪鞦韆
聯絡信箱:wenchunwu1227@gmail.com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世間有這麼多的離合聚散,如何在失去中重新學習活著?

生活就是不斷學習面對失去與放下的過程,失去的悲痛難以消化,但也讓我們看清逝者對自己的意義。目送了愈多的人,能帶著遠行的寶藏就愈多,讓我們從不同角度認識死亡,以及死亡帶來的各種課題,該如何面對?

5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