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要是能親身走進水族箱就太好了!──專訪《魚同學》作者鹽谷真實子

  • 字級



鹽谷真實子(1987-)自女子美術大學工業系陶藝組畢業後進入背景美術製作公司,其後便開始進行繪本創作。Photo by / Mamiko Shiotani


繪本創作者鹽谷真實子(しおたにまみこ)近年以獨特的炭筆手繪風格創作備受關注,繪本作品屢屢獲得「日本MOE繪本書店獎」肯定,自2021年在台發行了《閣樓房間裡的搗蛋鬼》,以及2023年初出版的《雞蛋出走日記》後,以描寫一隻小魚兒的校園生活繪本《魚同學》也在台發行了。

鹽谷老師應邀接受了遠流出版的海外電訪,請看本次的精采訪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遠流出版 │ A=鹽谷真實子|翻譯協力=林宜柔

Q: 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能採訪鹽谷老師,首先想先請教,您過去曾從事動畫片的背景美術繪製工作,那麼是在什麼契機下成為繪本創作者呢?

A:其實自己擔任動畫背景美術工作的時間並沒有到很長,覺得自己當時的工作內容比較接近打工的性質。之後便投稿了繪本創作競賽,作品被當時的某位編輯注意到了,從此之後就開始創作繪本直到現在。


Q:請問當初是如何構思《魚同學》這故事的?在創作魚同學這位主角時,有參考過什麼魚嗎?或是將他設定成何種性格的孩子?

A:《魚同學》是源自於當時我向編輯分享了一個家裡是游泳池、頭戴頭盔、離開水中在陸地行走的小魚兒角色設定。編輯看過之後覺得可以繼續向下發展成故事,於是就成為了現在這本作品。

而故事情節是我一面想像魚同學的日常生活,一面創作出來的。至於魚的品種,一開始時我確實是有想將魚同學設定成某個明確種類的魚,但考量到若是設定得太過具體,魚種的生態習性就又會讓故事變得複雜,便打消了這樣的念頭。
 


鹽谷老師提供的角色最初設定稿。Photo by / Mamiko Shiotani


魚同學一家人每天要離開家門之前都要做足很多準備。Sakana-kun / © 2022 / Mamiko Shiotani


Q: 您目前出版的作品中,除了《從天而降的石子》(暫譯,そらからきたこいし)是以小女孩為主角,其餘是以幽靈、雞蛋、魚、無花果等「非人類角色」為主角。在選擇人類或非人類主角時,各有什麼著眼之處呢?

A:我在構思故事的主角時,其實並沒有特別在人類或是非人類的差異上深究。以《魚同學》來說,當時只是覺得「要是魚可以離開水中,在陸地行走的話應該會很可愛」,於是就發展成這樣一個故事。雖然對於「想要關注什麼?」自己也不見得很清楚,但我認為至少不要創作出連自己都不喜歡的作品。

從天而降的石子(日版書封)
閣樓房間裡的搗蛋鬼

閣樓房間裡的搗蛋鬼

雞蛋出走日記【隨書收藏 守護蛋黃.出走明信片組】

雞蛋出走日記
【隨書收藏 守護蛋黃.出走明信片組】


Q:多數以動物擬人的繪本故事,通常就不會再有人類角色登場,但《魚同學》的世界觀中,除了動物之外,也有著人類的男生與女生同學,這部分有什麼考量嗎?

A:我覺得要是故事中僅僅只有魚和人類,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變得好像是在暗喻什麼一樣。而且如果將魚和其他動物設定成如同人類一樣生活在城市之中,卻又沒有人類存在的話,也會令我有種不自然的感覺,所以便這樣設定了。


鹽谷老師提供的分鏡圖稿。Photo by / Mamiko Shiotani


《魚同學》的世界觀中,各種動物和人類都生活在其中。Sakana-kun / © 2022 / Mamiko Shiotani


Q:在書中描述魚同學要出門時換裝的場景,就能感受到您想讓建構的世界變得合理又使人信服。尤其是魚同學的家,真的就是一棟充滿水的建築物。可否談談這個結合幻想和真實的場景如何構思?

A:關於魚同學的家,我是用一種「可以走進去的水族箱」的概念去設計。因為我以前只要看到漂亮的水族箱,就會幻想著要是能夠親身走進去看看就太好了,所以才描繪出這樣的場景。至於魚同學換衣服的場景,是因為想到小朋友讀者可能會好奇魚同學會怎麼樣穿上這些裝備,所以才加進來。


魚同學是一位喜歡上學的小學生。Sakana-kun / © 2022 / Mamiko Shiotani


同學們來拜訪魚同學,紛紛對魚同學水底的家感到新奇。Sakana-kun / © 2022 / Mamiko Shiotani

Q:魚同學帶著兩位同學參觀自己房間的畫面(見上圖)令人印象深刻,戴著玻璃頭盔很有身處在外太空的無重力飄浮感。在此也想問問老師有沒有哪個畫面或場景是自己特別喜歡的?

A:我自己很喜歡教室的場景,但真的要我明確說出喜歡的理由的話,自己也說太不上來。


細看可以發現狐狸的手上有握筆器,魚同學的午餐也和同學們不一樣。Sakana-kun / © 2022 / Mamiko Shiotani


Q:無論《魚同學》或《與閣樓房間的搗蛋鬼》,故事結局都是一幅沒有任何文字的畫面。讀到此頁時,就像是看見某件事發生的瞬間便突然靜止而留下餘韻。這種表現手法是您偏好或刻意安排的嗎?

A:我想也許是出於我自己喜歡這樣的表現方式吧。


《閣樓房間裡的搗蛋鬼》描寫搗蛋鬼與意外造訪的小女孩的奇妙互動。Yaneurabeya-no-Obake / ©2020 / Mamiko Shiotani


Q:在閱讀《閣樓房間裡的搗蛋鬼》或是《魚同學》的故事時,會很直覺地聯想到是在描寫小朋友的日常境遇。但除了兒童讀者,有越來越多的大人也開始為自己挑選繪本,老師又是如何看待「繪本」這樣的出版形式呢?

A:相較於一張獨立的畫作,繪本能夠傳達的訊息更多。而比起小說或其他出版形式,繪本又更來得簡潔且保有留白,我認為這是一種剛剛好的傳遞媒介。此外,我覺得能夠為了兒童創作的這個特點也很棒。


Q:實際以繪本創作為職之後,這份職業跟您當初的想像一樣嗎?有什麼建議可以對未來也想從事繪本創作的讀者分享呢?

A:過去我對於「繪本創作者」一直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像,所以反倒沒有「與想像中的不同」的落差感。而對於有志想成為繪本創作者的人,我的建議則是「就開始去創作吧!」因為要是從未開始創作,就不會有任何前進的機會。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無法加入主流,那就成為淡季專家。

面對統一的社會規則,不是每個人都能符合標準,除了厭世苦撐之外,還有沒有別的選擇?

12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