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親愛的十七歲

鄭麗君:青春的叛逆不過是序曲,接下來每個樂章,你要靠自己去創作

  • 字級

 

對鄭麗君來說,翻譯《小王子》是件奢侈的事:「人生不同階段,有些書就是會回來找你。」對鄭麗君來說,翻譯《小王子》是件奢侈的事:「人生不同階段,有些書就是會回來找你。」





沉浸史哲文學的十七歲:夢想成為物理學家

當鄭麗君第一次唸法國經典作《小王子》給兒子聽,驚喜地發現:跨越時空相識的兩個孩子,恰巧同齡六歲。翻開書頁那一刻的她,既是母親、是說故事的人,也是舊地重遊的旅行者。

與兒子相較,鄭麗君與小王子的初遇遲了些,在她的十七歲。十七歲的日子沒有大人想像中來得蒼白,也不只有教室和補習班。我們好奇地問鄭麗君,最常在校園裡哪個地方閒晃?她秒答籃球場,笑說有時甚至會翹課打球,講完語氣調皮地補充,「沒想到我說會蹺課後,母校(北一女)還叫我回去演講~」

時光回推,青春期的鄭麗君不是會讓父母操煩的孩子,但也非一心紮在學業的好學生。她說自己從以前就屬閱讀雜食者,放學穿過重慶南路書街,她往往一走就像掉入兔子洞,「我記得有間書店一踏進去,迎面而來整排《新潮文庫》,我常常站著就看好幾小時,讀了各種文史哲書籍,也是那時接觸了台灣文學。」

沉浸於史哲文學的十七歲少女,夢想著成為物理學家,對各式各樣的知識充滿熱情,但體制攔截了她的飛翔。升高二時要交分組選填表時,她忍不住趴在桌上哭了起來,因為割捨不下任何一邊,「這選擇對我太過艱難,我明明都喜歡,為什麼要強迫我二選一?」

鄭麗君常稱自己年輕時是「怪咖」,除了老在腦中思索各種哲學和抽象問題,也包括對體制的各種挑釁:質疑髮禁、拒穿百褶裙,寧可刻意早出晚歸躲避糾察隊也要穿體育褲,規定兩頁的周記硬是寫滿整本……「回想起來當時有點刻意把自己活成怪咖,也許我是想用這些抵抗的舉動、告訴自己不要輕易被馴服、被吞沒。」

閱讀成為她的小宇宙與庇護所,她尤其鍾愛獨處時的孤獨感,「有時走走逛逛買了書,突然間不想回家,就又折返學校,讀讀書或寫寫東西,享受黑暗靜謐的校園,沉浸在與自我對話的時光中。」也是在這般年紀,為存在主義深深著迷的鄭麗君與《彷徨少年時》中的辛克萊相遇,「辛克萊夾在兩個世界之間,一邊是必須服膺的社會規範體制,一邊是無法忽視的內在聲音,他必須超越體制的限制,就像一顆蛋要孵化成鳥,必須先打破蛋殼,才有機會讓真正的自己誕生。」

辛克萊教會了她:人生是一條通往自己的道路,最終是要成為你自己。這令當時的鄭麗君內心震顫不已,「其實我不認為有『理想的大人』存在。是閱讀啟發我,自己的人生必須自己創造——不只是關於職業或生涯,而是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怎樣讓生命有意義?」

升高二時要交分組選填表時,她忍不住趴在桌上哭了起來,因為割捨不下任何一邊,「這選擇對我太過艱難,我明明都喜歡,為什麼要強迫我二選一?」(照片提供:鄭麗君)北一女中時期的證件照,回想升高二時要交分組選填表時遇到的選擇困難,鄭麗君忍不住趴在桌上哭了起來,因為割捨不下任何一邊。
「這選擇對我太過艱難,我明明都喜歡,為什麼要強迫我二選一?」(照片提供 / 鄭麗君)



大學聯招,物理迷陰錯陽差上了台大土木,隔年她默不作聲轉去哲學系,父母替她發愁畢業該怎麼糊口,卻仍接受了女兒擇其所愛。我們問她曾經害怕走錯路嗎?鄭麗君毫不遲疑,「其實我沒有害怕吔!年輕就是有本錢不知道怕,走錯路再繞回去都無所畏懼。」然而她也懂得那份踟躕心情,「年輕時必然會遇到很多不安與疑惑,這很正常。但如果你能去想像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覺得那就是自我意識的啟蒙點。」

啟蒙點只是起跑點,後來的發生的事諸多顛簸,轉系、留學,多次入閣,推動法案……離開校園後的她逐漸體會到「做自己」是條漫長的學習路,「年輕時的那些叛逆只是算序曲吧,接續的每一個樂章,你都要靠自己去創作。一個人並不是透過行為或外在去定義,你要靠你的人生去定義自己。」

她最近正重讀《物理學的演進》,書中講述愛因斯坦認為,沒有摩擦力的完美平面,在現實裡不可能存在。然而牛頓提出的慣性定律,正是奠基在這個不可能存在的假設上。鄭麗君眼睛發亮,「我突然間感受到一種支持。參政以來,身邊有太多朋友說我太過理想,然而這本書讓我感受到,人還是要勇於想像,即便理想世界可能不存在,可是想像能幫助你更認識現實。更重要的是你可能找到切入點,去改變眼前的世界。」

所以抵達理想世界未必是最重要的?「嗯,重要的是方向。即使可能永遠到不了,但一直朝著目標前進,你會有種踏實感。」那她的目標是什麼?「其實如果問我,我會說這三十年來我都在追求自由:高中時追求做自己的自由,大學追求自我實現的自由,可是等我參與公共事務後,我發現更想追求的,是讓每個人有機會自我實現的自由。」

重讀愛因斯坦《物理學的演進》從中獲得支持:「即便理想世界可能不存在,可是想像能幫助你更認識現實。」重讀愛因斯坦《物理學的演進》從中獲得支持:「即便理想世界可能不存在,可是想像能幫助你更認識現實。」

 

被政治耽誤的翻譯夢:人生不同階段,有些書就是會回來找你

 
從追求個人自由到追求公眾自由,無疑是更巨大的挑戰。一直以來鄭麗君鮮少思考要做哪個「職業」,因為職業僅是途徑,如同無論身為立委或部長,位置也僅是途徑。她引用沙特的話,生命有限,個人能做的是為社會的未來奠立一點基礎。先前推動立法與文化扎根政策,卸任文化部長後成立永續民主研究中心、回任青平台推動台灣「社會對話」平台與智庫這些基石……都是她與夥伴,一塊塊堆疊出心目中的未來。

然而待努力的政策與議題堆積如山,譯書是否占用太多時間呢?(我們不敢偷看身後幕僚的表情),鄭麗君頓了一下笑出來,坦承翻譯於她確實是件奢侈的事,「有公職在身時一心想先完成責任,總把自己放在比較後面,所以我很珍惜現階段能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啊,原來做喜歡的事,不是浪費,而是奢侈。

鄭麗君悠悠說,人生不同階段,有些書就是會回來找你。出版後各種宣傳接踵而來,是否談到膩煩?鄭麗君笑說:「不會~我很愛《小王子》!為何高中時期那麼愛,坦白講當時也不太了解,只是一讀到就好喜歡。」

「我們」是整場訪問中,鄭麗君最頻繁使用的詞彙之一,同樣頻繁的還有「民主」與「自由」。談及數位科技對新世代的影響時,鄭麗君同樣懷抱著樂觀,「如果我們心中有民主價值,人跟社會才是真正的主詞。「我們」是整場訪問中,鄭麗君最頻繁使用的詞彙之一,同樣頻繁的還有「民主」與「自由」。
談及數位科技對新世代的影響時,鄭麗君同樣懷抱著樂觀,「如果我們心中有民主價值,人跟社會才是真正的主詞。

 

《小王子》的祕密:此生的灌溉不再是犧牲,終將迴旋為對自我的成全


《小王子》寫於二戰時期,惡性通膨與經濟危機席捲全球,人們在機械生產的催逼競逐下麻木疲憊……聖修伯里出任務時失蹤,這本全球普及度僅次於聖經的作品,是44歲飛行員留給世界的最後訊息。二十一世紀,人類是否過著更好的生活呢?鄭麗君提到書譯到一半,烏俄戰爭血淋淋在眼前爆發(且至今未歇),這年夏天,疫情持續衝擊全球,日本總理安倍遇刺,地震、猴痘、森林大火相繼肆虐……世界局勢一日數變,我們彷彿故事中惶惶不安的飛行員,焦渴地等待未來,卻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當小王子初到地球,他見到的是荒涼沙漠,孤寂山峰,是狐狸請求建立關係並教會他:真正重要的事情是眼睛看不見的;飛行員則是在快絕望時遇見了小王子,重新領悟到愛與責任,這些生命中重要的價值——下一刻,小王子帶著他找到了水。」

那是一口被喚醒、轆轤嘰嘎作響,開始唱歌的水井。潺潺水聲透過畫面與文字,彷彿傳來大地心跳。

「我覺得這段非常美。」鄭麗君深情款款地描述,「當你正陷入絕境、感到無路可去時,你找到一口井,彷彿重新找回生命的泉源。我覺得《小王子》能在不同時代召喚那股良善力量,帶我們去相信一切仍有希望。」「我希望成為一座橋,透過再譯《小王子》這本經典,邀請更多人往內在探索,而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記我們可以一起找回良善,找出怎樣讓每個人能自由地追求心之所嚮,這也是作者想邀請大家思考的核心命題。」

核心命題是指自由嗎?鄭麗君穩穩回答,「是怎樣共同面對這世界的艱難——世界不是單單一個人能改變的,但我們必須去注視它、一起改變它。」

外在世界的樣貌,事實上是所有人內心共同集合體的倒影。在《小王子》之前,聖修伯里於1939年出版了《風沙星辰》,法文原名為《人的大地》(Terre des hommes),記敘沙漠中的見聞。書的最終描述在火車上看到一對夫婦懷抱嬰孩,嬌嫰臉龐猶如金色果實般美好,然而聖修伯里懷抱著《快樂王子》般的憂傷寫下:

我苦惱的是不是貧窮與難堪本身,而是這個世界,這裡的每一個人身上,……憂傷的是整個人類遭到傷害、摧殘。
──《風沙星辰》

《小王子》並非要我們永保天真無邪,反而是作者發出的警省之聲。《風沙星辰》這段話映襯出《小王子》超越時代、尚未被解讀的社會性,這也是我翻譯時很大的動力。」

「我們」整場訪問中,鄭麗君最頻繁使用的詞彙之一,同樣頻繁的還有「民主」與「自由」。談及數位科技對新世代的影響時,鄭麗君同樣懷抱著樂觀,「如果我們心中有民主價值,人跟社會才是真正的主詞。一切仍要回到以人為本位去出發,往什麼方向發展,其實是我們可以決定的。」

現實宛若在沙漠中行走,而那些偉大心靈寫就的作品,沿途綠洲般滋養她、星星般看顧她。當年青春挾著無畏,義無反顧投入理想的追求,如今鄭麗君已知道如何守護重要的玫瑰,更懂得擁抱《小王子》反覆低語訴說的祕密——此生你為鍾愛事物的灌溉不再是犧牲,也終將迴旋為對自我的成全。


  鄭麗君譯作  

小王子(典藏幻夢版【首刷加贈「與小王子相遇」明信片套組】)

小王子(典藏幻夢版【首刷加贈「與小王子相遇」明信片套組】)

小王子 (電子書)

小王子 (電子書)

小王子 (有聲書)

小王子 (有聲書)




 鄭麗君閱讀書單 

物理學的演進

物理學的演進


風沙星辰 【獨家隱藏夜光版】

風沙星辰 【獨家隱藏夜光版】


德米安【獨家收錄詹姆斯・法蘭科專文導讀】:埃米爾.辛克萊年少時的故事(徬徨少年時)

德米安(徬徨少年時)


關於│鄭麗君 

前文化部長,現任青平台基金會董事長。

  生於台北,曾就讀台大哲學系,法國巴黎第十大學哲學博士候選人。2004年擔任青輔會主委,2008年接任台灣智庫執行長,並於2010年創辦青平台基金會。2012年擔任不分區立委。2016年擔任文化部長,四年任內以建立文化治理為目標,提出「部部都是文化部」等理念,完成包括《文化基本法》等多項立法,推動各項文化扎根政策,提振台灣文化內容。2020年10月,鄭麗君回任青平台基金會董事長,設立「永續民主研究中心」,關心「民主社會的永續發展」,前瞻台灣年輕人的未來。



 延伸閱讀  

1. 33年後揭開母親離家之謎,從此媽媽不再是虛擬人物──專訪田威寧《彼岸》
2.張志祺:還願意追求跟改變,就是青春吧!
3.江鵝:寫作只對自己交待,也必須對自己交待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對於罷工,我們可以怎麼理解與思考?

人人都不想過勞,遇到有勞工選擇罷工爭取權益,卻又覺得「怎麼可以造成別人的不便」?關於罷工,身為勞工的我們可以怎麼思考?

439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