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我在寫小說時,腦海中就像在拍電影。」──專訪「八咫烏系列」阿部智里(史上最年輕松本清張賞得主)

  • 字級


第十九屆松本清張賞・史上最年輕得賞者阿部智里《八咫烏系列》


八咫烏奇幻系列作者阿部智里是史上最年輕的「松本清張賞」得主,受日本小說評論界盛讚,以清新浪漫氣息與奇幻推理元素,為以往厚重的歷史小說潮流開創了新方向。

阿部智里在得獎後的散文中寫道──四歲時,曾經告訴母親:「我把彩虹吃掉了。因為突然下起了雨,於是就躲在巨大的蕈菇下,看到很多精靈,也在樹上看到了風神。」母親聽完之後,馬上將這奇幻的故事記錄了下來。聽到小孩子說這種話,到底該罵孩子說謊吹牛?還是認為孩子的想像力很豐富?

阿部智里的世界是「飛翔」的夢,故事中充滿了爽快的恐懼。雖然外表是人類,內在卻是異界的生物,這種動搖視覺信任的劇情設計很驚人。她「長了一對想像力的翅膀」是源自怎樣的養分?她又是如何一步步邁向作家之路?請見以下的訪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部智里 (照片來源/文藝春秋@悅知文化提)作家阿部智里。 (圖 / 文藝春秋@ 悅知文化提供)


阿部智里

1991年出生於群馬縣前橋市。就讀學校法人一隅學園果實幼稚園、前橋市立荒子小學後,於2005年在前橋市立荒砥中學二年級時獲得第九屆「詩之鄉前橋嫩芽的詩」美棹獎(金獎)。2010年從群馬縣立前橋女子高中畢業。2012年於早稻田大學文化構想系求學期間,以《烏鴉不宜穿單衣》獲得松本清張賞,成為該獎史上最年輕得獎人。

2017年完成早稻田大學文學研究所碩士課程後,推出以出道作品拉開序幕的奇幻小說「八咫烏系列」。第六集《彌榮之烏》成為第一部的完結篇,包括外傳《烏百花》在內,共創下了130萬冊銷量。《烏鴉不宜穿單衣》由松崎夏未在「Comic DAYS」連載改編漫畫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萩原朔美(前橋文學館館長) │ A=阿部智里


從小是「怪胎」,但周圍的友善環境成就了自己!

Q:請您為大家介紹一下妳的出生地,念書期間在哪裡生活,以及當時是怎樣的小孩?

A:我在群馬縣前橋市出生、長大,如果要談論我的成長過程,就必須回溯到幼稚園。我就讀的果實幼稚園位在赤城山的半山腰。小時候我每天搭幼稚園的娃娃車去上學,單程就要30分鐘,因此我可說是在山中長大的孩子。長大後回想起這件事,我認為和自己的「自我建立」有密切的關係。原來在就讀幼稚園時,我就是個十足的怪胎。


Q:是個怎樣的怪胎呢?

A:我會在許多人的面前,突然說出「那裡有風神耶!」或是「我看到精靈了喔!」之類的話,不論是在幼稚園,或是回到家時,隨時隨地都會突然蹦出很天馬行空的話。老師都很擔心我,覺得「這個孩子還好嗎?」但是從來沒有人責罵我說謊,所以我非常感謝我的父母和老師。他們反而都會又問我:「是喔?那妳看到的是怎樣的精靈?」這樣的環境讓我想像力的羽毛漸漸變成了一對翅膀。

幼稚園畢業之後,小學二年級時的班導師也對我說了同樣的話。照理說,七、八歲的孩子說自己看到了不可能看到的東西,大人第一個反應都會覺得孩子有問題。但我周遭大人的寬容態度,讓我慢慢意識到,那並不是我真的看到、只是我想像力的產物。


Q:當您說「有一個天使在天上耶!」父母都怎麼回答?

A:他們會說:「啊?是這樣嗎?」或是問我:「這位天使長什麼樣子呢?」從來沒有人對我說:「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東西!」

不過,我爸爸似乎還是會有些擔心。有一天對著我說:「智里,妳看!」我抬頭一瞧,發現爸爸用水管澆水時出現了彩虹。爸爸向我說明:「這是光的折射產生的彩虹,妳瞭解嗎?」我當然知道彩虹是光的折射產生的,當時卻納悶著為什麼爸爸對我說這些?之後才知道,原來爸爸一直很緊張,不確定我是否擁有正常的常識。因此,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父母完全沒有摧毀我的想像力,而是讓它自由發揮茁壯。


Q:讀小學時也一樣天馬行空嗎?老師如何看待這樣的學生呢?

A:小學五年級時,遇到一位在作文指導方面很厲害的老師。老師問我:「妳是不是沒有要好的同學?」說實話,在讀小學時,比起班上的同學,我和老師更聊得來。雖然也算是有朋友,但確實沒有同學能夠完全瞭解我思考的事,或是我寫的東西。那位老師對我說:「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等妳慢慢長大,就會有更多人能夠瞭解妳,所以在此之前要忍耐。」這番話讓我很受用,我也就這樣長大到今天。

小學和中學的我,都遇到了好老師。雖然因為我的古怪,也遭遇到了一些事,但大人的友善足以讓我克服那些對小孩來說困難的事。


Q:您也會和同學或老師分享自己想的故事嗎?是什麼動力趨動您創作呢?

A:是的,對於分享故事,我非常的熱情。幼稚園時,從單程要搭30分鐘的娃娃車開始,我就會開始講故事給大家聽。老師也覺得很有趣,還會遞麥克風給我。因此,我會很努力思考今天要講的故事,還編了不同版本。到最後,大家都很期待故事的後續,這讓我很開心,也激勵我想要繼續創作故事。

上小學一年級開始出現新的發展,那就是我懂了什麼叫「文字」。於是我運用「寫作」的方式,把之前所想的故事一個個記錄下來。老師還要我在課堂上把故事在全班面前朗讀出來。現在回想起來,真是黑歷史呢!(笑)


Q:為何是黑歷史呢?

A:請試想一下,我小學時寫的類似「呵呵,我發現自己具有邪惡的力量」的故事,旁人聽到一定會覺得「這個人腦子有問題嗎?」而老師竟然還要我朗讀給全班聽?不過當年我沒有想這麼多,對於老師的稱讚,以及可以朗讀給同學聽,感到十分自豪,甚至覺得「哇,這件事太好玩了!」我之前接受其他採訪時,經常說自己是在小學二年級立志成為作家,現在想起來,也許時間更早也說不定!


Q:想成為作家的契機為何呢?

A:最直接的原因,是我媽媽當年對我說的一句話。當時還年幼的我對媽媽說:「我好喜歡書哦!」她說:「既然妳這麼喜歡,不如就去當作家。」我聽了恍然大悟,原來我之前當作遊戲的事是可以成為職業的。只要當了作家,就可以養活自己,既然這樣,那我一定要成為作家。從那刻起,我發現作家是我的天職,這樣的夢想也從未動搖。


Q:上高中後,包括參加社團活動在內,還有辦法專心投入寫作嗎?聽說您就讀女子高中,還參加了音樂社。

A:高中時漸漸認知到,要盡可能體驗適合自己年齡的各種經驗。我並不擔心沒有題材可寫,可是以後一旦專心寫作,應該會為「早知道那時候應該做這件事、去體驗那件事」而後悔。因此雖然很想早日成為作家,但我也希望能參加社團活動。即便不是參加寫作的社團,我還是有辦法自己創作。所以中學時我參加了柔道社,高中時參加必須不斷勤練音樂劇的音樂社。


Q:為何會選擇這兩個項目呢?

A:會參加柔道社是因為父母的教育方針。小學時,我曾在課後活動參加舞台劇表演,因此中學時,我覺得由自己成立一個戲劇社也很好玩。可惜父母對我說:「妳想一想,以後一輩子都從事寫作工作,遲早會把身體搞壞。」我突然覺得他們說的有道理,於是就去參加了柔道社。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是個聽話的孩子啊!

然而,我還是很喜歡音樂,而且高中的音樂社看起來很好玩又多元。加上我很喜歡表演,雖然我很不會跳舞,當時還是投入了又唱又跳的世界。只是,我連柔道動作都很難記住,突然要又唱又跳,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那時候真的很開心,也經歷了只有在那段年紀才有辦法體會的經驗。


與松本清張賞結緣

Q:您進大學不久便踏入文壇。為了成為作家,您做過哪些事?有投稿參加文學賞?

A:有的,最初是在初中三年級,投稿參加新人賞。其實小學時我就想投稿,只是一直無法寫出自己滿意的長篇作品。直到初中三年級才終於完成。


Q:當年您投稿的是長篇小說,大約幾張稿紙的篇幅?投稿過程順利嗎?

A:我記是差不多是370張稿紙,大約15萬字。不過,那次投稿在初選就被淘汰了。(笑)


Q:這麼多的文學獎中,是什麼樣的契機,選擇投稿「松本清張賞」?

A:我為這件事陷入苦惱時,前橋女子高中的一位學姊在文藝春秋出版社工作,當時正好回母校演講。那天,我沒有參加放學前的班會,也沒有打掃,更沒有參加社團活動,而是直接衝去校長室,抓著那位學姊劈頭就問:「我想成為作家,但不知道該怎麼做,能不能請妳給我一些意見呢?」沒想到那位學姊竟然帶我去吃飯,認真聽我闡述自身的經歷直到晚上,最後她對我說:「好,既然這樣,妳可以投稿應徵松本清張賞。」


Q:決定投稿松本清張賞時,您做了什麼準備?

A:我在那一年完成了目前「八咫烏系列」第五集《玉依姬》的原型。我去投了稿,那次的成績很不錯,我記得進入前八名。我覺得既然反應還不錯,就決定在創作上走這條路線。

只是之後準備考大學,我當然不能逃避,所以那一年完全沒寫作,為考大學認真復習。考上大學後,我在蒐集資料做了功課之後,完成獲得松本清張賞的烏鴉不宜穿單衣這部得獎作品,成為我踏入文壇的出道作。


「烏鴉」的龐大世界觀

Q:請教您一個關鍵性的問題,為什麼想寫「烏鴉」的故事?「八咫烏系列」的創作原由是?

A: 這個問題必須從頭說起。我剛才提到,我在「八咫烏系列」中,最初完成的是第五集《玉依姬》,這是從人類的世界展開的故事。很多讀者都很納悶,「八咫烏系列」是以異世界為舞台的奇幻故事,為什麼第五集卻是從人類世界開始?其實整個「八咫烏系列」,就是以《玉依姬》為起點的,也就是說,創作的順序和出版的順序不同。在《玉依姬》這部作品中……不好意思,不能再爆雷了?(笑)

總之,有一個神明,烏鴉和猴子是這位神明的「使者動物」。因為是神的使者,我認為會說人話很正常,又想到可以讓其改變外形,就完成了「變身」的設定,可以自由變身成烏鴉和人兩種不同的外形。

當時,烏鴉僅是配角。《玉依姬》投稿參加松本清張賞無緣得獎後,正思考下一部作品要寫什麼時,突然靈光一閃,或許以「八咫烏」為主角來創作故事會很有趣。於是便寫出《烏鴉不宜穿單衣》。因此,我並不是在創作這一系列故事之初,就思考「嗯,要寫什麼呢?那來寫以『烏鴉』為主角的故事好了」,而是有這樣迂迴曲折的過程。


Q:讓您創作出這一龐大系列的基礎是什麼呢?

A:姑且不論設定的部分,我想讀者應該是好奇:我為什麼會被烏鴉吸引?

我住的地方有很多烏鴉,從小就是在大烏鴉飛來飛去的地方玩耍。記得有一次,是烈日當空的夏天,有一對烏鴉在一棵開了很多粉紅色花朵的合歡樹上休息,羽毛在葉隙光下閃閃發亮,我覺得好美。仔細觀察後發現,烏鴉其實是很美的鳥類,我原本就對烏鴉有很好的印象,也將生物帶入所有故事設定。

我一開始創作時,就已經有了整體的構圖,或者說是設計圖,所以幾乎不曾有邊寫邊想的情況。當然,有時候有些小地方會臨時更改,作品中的角色也會來和我討論未來的發展。之前曾經多次和讀者分享,雖然我打算把某個角色寫成叛徒,但那個角色在中途提出:「我不想演了!」即使我努力說服:「等一下,你可能會成為比主角更搶眼的壞蛋!」但那個角色仍然堅持罷演,之後那個角色只好下台一鞠躬了。


Q:整體的設計圖是指構思「八咫烏系列」時,內容已經全部想好了?

A:最初的構思的故事架構,目前還沒有寫完,我打算在「第二部」才完成這個故事。目前在「第一部」僅寫到,最低限度想要讓讀者瞭解的部分。至於「第二部」要以何種方式呈現,目前已經決定了終點,接下來必須展現我的寫作功力了,所以我必須努力寫好。


Q:讀「八咫烏系列」時,腦中很有畫面(像是在流血的場景時,刻意描寫胡枝子的花或白色的花綻放)。對於作品改編成動畫或真人演出,您有什麼想法(有些作家並不樂見)?

A:我十分樂意作品以不同的形式呈現給讀者。不論是動畫或漫畫形式,甚至真人電影。如果能夠用符合我所描繪的方式來呈現「八咫烏系列」,攜手合作吸引新讀者,或帶來新的詮釋,我會很樂意積極和對方合作。

有些作家考慮到作品的藝術性及完整性,不希望被改編。不過,我在寫小說時,腦海中就像在拍電影故事中的人物自由地在舞台上表演,而我只是拿著攝影機將所看到的一切拍攝下來,然後帶回家剪輯。其實這種剪輯工作,就是寫小說。雖然撰寫小說是由我一個人擔任攝影、導演和音響等所有工作,但我認為拍電影和作家寫小說在本質上十分相似,只是呈現出來的成品不一樣而已。


Q:您希望「八咫烏系列」能以什麼樣的方式改編及呈現呢?

A:我很希望作品能夠改編成漫畫或動畫。但還是必須符合一些條件,我才會點頭答應……第一個條件,就是我所看到的景象,和新創作者想像的,在重點部分必須一致。既然是用另一種形式呈現,對方的詮釋和我的詮釋絕對會出現落差,因為我們是不同的創作者。如果完全追求完全一致,就永遠無法完成跨媒體製作這件事。所以另一個條件就是,即使對方和我有不同的詮釋,對方的作品也能讓我有興趣想要看。

如果日後正式推出根據「八咫烏系列」的改編作品,都可以認為已符合這兩項條件。

即使看相同的文章,每個人腦海中浮現的畫面都不相同。而這樣的不一樣,我認為才是理所當然。因此,即使推出了官方的插畫或影像,讀者也完全不必認為自己想像的畫面是錯的。我由衷希望每個人都能珍惜自己內心浮現的畫面。

當然,隨著這個系列的作品越來越龐大,日後「八咫烏系列」改編成動畫、漫畫或電影,當這些作品問世時,我相信「正確詮釋」的難度也會增加,但我會盡可能堅持這個初衷。


【作者阿部智里向台灣讀者打招呼】

烏鴉不宜穿單衣【限量作者親簽版】:八咫烏系列.卷一

烏鴉不宜穿單衣【限量作者親簽版】:八咫烏系列.卷一

烏鴉不宜穿單衣【史上最年輕松本清張賞得主】:八咫烏系列.卷一

烏鴉不宜穿單衣【史上最年輕松本清張賞得主】:八咫烏系列.卷一

烏鴉不擇主【史上最年輕松本清張賞得主】:八咫烏系列.卷二

烏鴉不擇主【史上最年輕松本清張賞得主】:八咫烏系列.卷二

黃金烏【史上最年輕松本清張賞得主】:八咫烏系列.卷三(博客來選書續作)

黃金烏【史上最年輕松本清張賞得主】:八咫烏系列.卷三(博客來選書續作)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周成林、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2487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