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成長來自蛻落,葉佳怡短篇小說集《溢出》

  • 字級


葉佳怡-1
(攝影/陳昭旨)

溢出
溢出
捕捉流動的,捕捉情緒的擊發點,捕捉傷口綻放時最新鮮的組織液,身體是容器,安放一切經歷,容納愛與疼痛,小說家在這裡成為捕獵者,書寫那些可能溢散的瞬間,這是新生代作家葉佳怡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溢出》,以「城市」、「房間」、「劇場」、「整形中心╱醫院」四個空間,探討四個狀似明確又極其隱晦的主題,帶有超現實的筆法,加上濃厚的實驗性質,挑戰世界原有的樣貌,在一切消逝前,在玻璃罩的玫瑰全部凋落之前,凝結那些難以言說,讓時間在邊緣慢慢軟化。

《溢出》
的前身是東華大學創作所的畢業作品,葉佳怡試圖採用不那麼傳統古典的寫作形式,「我想創造的是一個體驗,故事不那麼可以預期,但可以感覺一個東西,一個氣氛,讓那個氣氛變得很真實。」純粹想寫出自身體驗過的性別經驗、慾望與傷害,不能夠全然以女性書寫來解讀,可能更接近成長小說,「我只是想要把自己體驗過的性別經驗寫一遍,而我又剛好是個女性罷了。」

最開始是從畫裡溢出的故事,靈感來自超現實主義畫家保羅.德爾沃(Paul Delvaux,1897-1994),據稱是非常歧視女性的畫家,葉佳怡說,「其實那時代很多男畫家都是這樣,把女性的裸體畫當作擺飾,放在臥房或公共場所,現在去看,會覺得是一個自卑的男性在完成自己未完成的慾望。」一邊找尋畫家作為靈感的同時,她發現女性畫家的作品非常難找,如果是超現實女性畫家,尋找過程更是阻礙重重,連畫冊中的作品介紹都只有極小篇幅,從畫作著手,開始嶄新的文字創作,「我想翻轉不同媒介,來展現看待女性的角度。」

翻轉也表現在作品本身,她提到董啟章的《雙身》、吳爾芙的《美麗佳人歐蘭朵》,講男身變成女身,女身變成男身,甚至呼應卡夫卡的《變形記》,不只是轉換性別,甚至連身體的樣貌都可以改變,像是她前陣子看的日劇《整形艷后》,用「整形」這概念講一個人試圖擺脫過去,現實世界裡已經有各種翻轉嘗試,她試著把這些界限推得更遠,藉由更為自由的轉換,挑戰人類的想像力。書中收錄的〈角〉,藉著自由想像,進一步探討幸福的本質,「生而為人,有些東西我們已經過於習慣了,如果把這些習慣切除了,可能會得到更多觀看的方式。」

空間也是她實驗的一部分,從畫框裡溢出來的故事,占據四面牆包圍的領土,〈火車站〉的都市傳說,在暗夜穿越牆壁成群而來的〈魚〉,〈劇場〉三篇中的奔跑、反覆、逃離,同時討論空間本身,例如城市做為公有空間的主流地位、房間作為女孩幻想愛情的私我空間、整形中心/醫院對於「外觀」與「病」的掌控與定義權……等等,傷痕的裂口,也可以是發聲說話的開口。

葉佳怡-2
(攝影/陳昭旨)

形式也被翻轉,葉佳怡本來是想寫詩的,主題定了,卻找不到適合的創作形式,最後保留詩的概念,寫成小說。「外表好像很實驗性,裡面的東西應該可以走得更遠。」打破外在的疆界,才能夠走得更遠,不過她說,這應該是她最不寫實的作品了。故事的最後篇章〈窗外〉脫離空間,提供一個可能的出口,「即使不能完全理解或推翻現狀的前提下,試著逃離,試著溫柔以待。」不一定會是Happy Ending,也可以不那麼悲傷。

在書寫的過程中再度經歷成長,那些難以被忽略的意象,必須要藉由書寫來克服,像是封印,阻止過往物事的繼續糾纏,「接近蛇蛻下的皮,是成長,不是新生出去的那塊,而是被留下的那塊。」完成歷險,蛻變後進入這個世界,可能有幻想有失落,即使終究是要被丟掉的。葉佳怡說,決定要寫之前非常痛苦,要梳理想法慾望,釐清背後種種糾結,等到真正下筆,反而覺得痛快,是最開心的時候,「我知道我這輩子一定要寫一次的,要寫出來才會甘心。」她接著計劃要寫長篇小說,如何準備呢?她笑說,「先寫中篇小說。」從過往的框架中溢出,尋求更深更廣,專注於現世,而蛻去的舊事,原來是通往未來的階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願意成為同志「好厝邊」嗎?

第17屆臺灣同志遊行訴求為「同志好厝邊」,希望更多人注重性別友善的問題,不管是同性、跨性、多元性向,都需要得到尊重,如果你身邊有因為不了解而抱持仇視態度的人,這幾篇文章或許能夠成為對話的契機。

48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