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即使末日前一天,也在環遊世界借住的友人沙發上醒來:訪《每天都是最後一天》金壽映

  • 字級


金壽映01
(攝影/但以理)

隨著2012年12月21日的靠近,各形各色、藉著這哏塞進我們每天幾乎重複生活裡空檔的相關訊息,一定也會隨著時點靠近、如同節慶促銷一般地越來越多越來越嘈雜。我們不太天真,我們都早就看穿、還看穿到很厭煩的程度。

關於「末日將近」,最有力的一種宣說方法,大概也就是「終結倒數」,「只剩100天」、「最後一週」等等,這似乎還能在最初的時候,給我們一點把握生命放手去愛拒絕遺憾的自我提振。但這又多麼像是永遠在結束營業最後一週的皮鞋店外標語一樣,我們也又覺得自己不太天真,我們都早就看穿、還看穿到很厭煩的程度。

再怎麼正面的人,也有些時候會把勵志的話語聽膩。我們實在很難再天真起來了。

一個旁人,若似乎永遠正面而陽光的態度,我們偶而必然會察覺到那空洞,這不為什麼,只因為我們多少都遇過積極樂觀無用的困局與挫折,那些對照著殘酷的現實,一面聽著勵志的話語反而覺得諷刺的時刻。無論那困局從旁人眼中看來多麼嚴重、或者多麼瑣碎。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拒絕遺憾的73個人生計畫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拒絕遺憾的73個人生計畫
金壽映,《每天都是最後一天》的作者。這本書的副標是「拒絕遺憾的73個人生計畫」,用第一人稱的方式,一面直接說出她轉變後對人生的幾個直接看法、從中也稍微談到那些轉變前的經歷。若讀者從這本書裡得到支持與提醒的力量,很大部份,大概來自這是本作者本人證言式的書籍。她用她的人生故事給這些正面的篇章投注了力量。

見到金壽映本人,其實就是印象中認識的韓國年輕女生那樣,外表上更明顯的,是個你偶爾會在台北街頭,所見到年輕獨身背包客的樣子。資料上寫的,比如:從蹺課逃學的問題少女考上好學校雙主修英文與企管,就學時就獲得最佳網路記者獎、畢業後以東方女性依舊雙重弱勢的身份,成功進入世界知名的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工作等等;書中字句裡偶而閃現的,那種本人確實咬牙熱血達成目標、因而也會有的稍微強勢與講究實效的犀利;一開始都看不出來。

她確實還處在一場漫長的背包客式旅行裡,從印度、西安、北京才來到這裡,她會的是英文;但聽她說到的一些故事場景,是些英文都還未必總是通用的地方。這是她目前計畫中的一個部份——她的圓夢已升級為成型的計畫,她一面在全世界各地旅行,一面試著從中去詢問每個她遇到的人的夢想,能如何實現、人生故事是怎麼從逆境裡走到這裡的快樂;她成立了一個網站,想的是要讓這樣的故事被更多有夢想但還沒法去做的,能從中得到正面能量。一個正面能量的循環。

那麼這樣背包客的漫遊旅行,無論心理或具體瑣碎的現實,應該都有很多難處需要克服,她一路上是怎麼走到這裡的呢?「我盡量盲目地去相信別人。」這是她的秘訣,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實際到了那裡認識的朋友,給她必要的接濟與資訊,在當地,她花許多待在街頭,拿著朋友為她打好或寫好當地文字的紙張:「你有什麼夢想嗎?」簡單直接地問人。

金壽映02
(攝影/但以理)

「在印度的時候,也曾有過被利用和欺騙的經驗,那是這段旅程裡最讓我難受的一段時間」,比起曾經在中東,因為在機車後座風吹露出大腿被警車飛車追逐的驚險體驗,她說這才是對旅途上最痛苦的經驗。她不是不知道人性的黑暗面,「我還是盡量盲目地去相信別人」,她還是用這句結尾。

對於較年輕的人,人生低潮或逆境,很容易是把青春的慘綠與黑暗弄混。金壽映的故事是,並不寬裕的家境、作工養家但不順就喝酒打太太小孩的父親、哀傷的母親的眼淚、不喜歡待家裡,但也不喜歡去學校,因為成績不算好家境也不好被霸凌、一群女生把她叫去打一頓、回家又被遷怒的酒醉的父親言詞羞辱。

當時的她,也曾在回家路上想尋死,為的是父親的酒後怒罵真的讓她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為的是讓欺負她的同學會因此有罪惡感。

當時的她,夢想就是離開家裡,飛出去。一個小鎮的故娘到了大城市,妳一定聽過這故事,但她的故事視野又再度擴充,她大學畢業後,想的是應該要離開韓國,去全世界看一看,否則可能也就是這樣了;但現在的她,正在以全世界為範圍的旅行途中。她已去過的地方,遍及四個大洲。很多地方是多數人一生都不會到訪之處。反而讓人想問她對於韓國、對於家的想法,有沒有什麼改變。

「我記得我當時出了書暢銷之後,有一次在首爾演講,我請了我的父母也一起去看。我還記得他們實際看到了那樣的場面、聽了我的演講之後,當時的樣子。」原來是想飛向更遠的立場,但家人與故鄉,現在也反而有了他們該有的理想的溫暖的意含。一切確實都在好轉,她原先列在書中的73個人生目標、想做的事,也包含常常帶家人去旅行,現在有這樣的能力。

這樣的經濟能力,或許就像「不良少女考上名校、進入跨國大企業得到讓人羨慕的工作、成為全國性的暢銷作者」等等一樣具體。這些我們甚至不需啟動想像力就能被說服的「我也想和她一樣之人生大逆轉」故事裡,其實值得注意的,卻只是之中一些瑣碎的溫暖的、甚至看似相反的細節。

用刻板的方式來表列她的人生故事,還有一個戲劇性的情節:在得到好工作時,她卻在健康檢查中被發現有癌症。她輕輕地說,其實病情在生理上並不那麼嚴重,但是對她的心理卻有很大的影響。她那段上班時間,從自己帶的便當和生活習慣,讓同事都覺得她是個「養生女孩」,沒說出的背景白噪音,是「不敢把自己得了癌症說出口」。當然,這段經歷與心境也是她最後決定放棄這光鮮正派的人生軌道,要去作自己想做的事的一大動力。

又比如對一個關鍵字是「夢想」的人,不妨也請她談談惡夢,她是否心中還有什麼恐懼呢?回答問題反應一直很快的她,卻是歪頭想了幾秒,「我怕死」這是她的答案,「因為我太喜歡我現在的生活了。」

雖說,把每天都當作是最後一天,是種讓自己真實出發去圓夢的有效鼓勵。但眼前的金壽映,並不真的是以這樣的反面驅力在驅動自己。眼前這個已經將自己的人生計畫,從73個擴充到83個、訪談中盡量找機會練習旅程中學到的中文聽力與表達的女孩(學中文也是她的人生計畫之一),是真心相信自己說的事,並且在世界各地的街頭,在迷路、受騙、善心人、美麗人生故事、沈重的背包與溫暖的朋友沙發之間,試著去過這樣的生活並啟發也有這種嚮往的人。

金壽映03
(攝影/但以理)

訪談尾聲問道:「難道目前生活裡沒有什麼煩惱嗎?」她答的是交男朋友這件事。真的是「每天都是最後一天」嗎?年輕的金壽映,大概還能有很精彩也正面的明天,也大概找到了自己的一個方法,能夠不將自己燃燒殆盡,但同樣能啟發別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啥款?!去好萊塢拜請食物之神!

勇闖好萊塢當食物造型師aka私廚的Anna Lee以食物為信仰的朝聖之旅持續展開中。。。

1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