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但唐謨影評

【週四|電影玩但但】但唐謨:純台灣製造㊣恐怖大師

  • 字級


電影玩但但
 

恐怖片從來就不是台灣電影的主流;同樣地處亞洲,東南亞,日本,香港都有非常光大的恐怖片傳統,台灣照理說文化血緣應該相近,但是綜觀台灣電影史,你記得有什麼恐怖片經典作(例如香港許鞍華的《撞到正》,《幽靈人間》)是made in Taiwan嗎?(抓頭)

台灣電影史有著非常「光明」的傳統,就是說,只有「光明」的東西才準出現在電影當中。那些黑暗的,不潔的,私密的,不正常的……通通不行。 國民政府1930年制定的第一部「電影檢查法」就有條例規定:妨害善良風俗或公共秩序者,提倡迷信邪說者:不得映演。1983年(台灣新電影的開始)制定的「電影法」取代的原本的「電影檢查法」,這套法條例更多,但是直到最新的版本,第二十六條「電影片之禁止規定」裡,仍然有這兩項:五、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六、提倡無稽邪說或淆亂視聽。若是違反,「中央主管機關於檢查時,應責令修改或逕予刪剪或禁演。」

畢業生 DVD
畢業生 DVD
於是,1970年代《大法師》在台灣上映的時候,所有最精彩最恐怖最有樂趣的畫面全部消失不見;美國片《畢業生》裡面,男主角搞上一對母女,台灣上映的版本中,母女變成了姊妹(因為男人不可以同時搞上母女,但是可以同時搞上姊妹?)。甚至連得到奧斯卡影后的電影《諾瑪蕾》就根本給你禁演,因為這部片是在談工運,應該是違反了電影法第二十六條第三項:煽惑他人犯罪或違背法令。時光快速飛過四十年,2012年(今年)有個叫做「變羊記」恐怖片的海報,被一叫做個「文化部」的單位下禁令:「禁止在報紙、捷運或所有戶外媒體刊登」。真讓人回憶起那個迪斯可和喇叭褲流行的1970年代台灣啊!難道,時光是在倒退嗎?

70年代的台灣人看不到的畫面(正一面吃東西的人慎入)


山中傳奇 完整版 DVD
山中傳奇 完整版 DVD
所以,「光明」的台灣電影史,其實是非常黑暗,非常壓抑的。別說對於外來電影都那麼龜毛;如果是自己人想拍些不一樣的東西,更是難上加難。在戒嚴時期,台灣出現過反應人心的「社會寫實」片,賣弄暴力色情,但是同樣具有類似功能的鬼怪片,除了胡金銓的取材《聊齋》的《山中傳奇》和《俠女》,卻一直非常稀少(不過胡金詮應該也不算台灣導演)。可是1970年代,台灣卻出現過一位非常具有個人風格的恐怖片大師—— 姚鳳磐。

姚鳳磐的鬼魅世界
姚鳳磐的鬼魅世界
對於這個導演的作品,在2004年聞天祥先生舉辦「鬼魅影展」之前,我的印象是非常模糊的。只有在記憶當中依稀存在著一個畫面:一個白色衣服,用飄著移動,頭髮很長很長的女鬼,有氣無力地呻吟:「還我命來,我死得好苦啊!」。其實我根本不記得這個印象是從哪來的,只是每次走到晚上漆黑無人的路上,或者走過沒有燈的樓梯,腦子裡就會浮現出那個長髮女鬼,逼著我加快步伐,只想快快遠離黑暗。後來我終於調查出,那個女鬼就是姚鳳磐的恐怖電影《秋燈夜雨》的女主角。這部片,一整個形塑了我這一生對於黑暗的恐懼。

1970年代,西方恐怖文化正處在百家爭鳴的黃金時代,香港邵氏公司也加入了恐怖片的百家爭鳴,全世界都在透過恐怖電影發揮想像力的極限,但是台灣的國民政府,卻把恐怖電影,尤其是鬼片,視為洪水猛獸,認為恐怖片敗壞社會,宣導迷信,殘害人心,不足為取。對電影狂熱的姚鳳磐,在這股逆流當中選擇了拍攝鬼片。他的成名鬼片《秋燈夜雨》取材自《聊齋》中的《竇氏》,描寫被負心漢始亂終棄的苦情女子,在雪地中凍死之後變成為厲鬼,對負心男子展開復仇。在當時那個資訊貧瘠的年代,出租錄影帶根本還沒出現,更沒有人知道鬼應該長什麼樣子,刻板印象的青面獠牙鬼臉也缺乏挑戰性。於是姚鳳磐從文本出發,研究女鬼的角色屬性,發明出他自己的「女鬼」。在他妻子劉冠倫的回憶錄中提到:「中國傳說相信人死後的靈魂,會在七七四十九天回到陽間,在四十九天裡的屍體可能已經腐化但仍未化成白骨……」

於是,一個台灣製造的本土女鬼誕生了:慘白的臉蛋,深陷的眼眶,凹陷的臉頰:一個「屍骨未化」的冤死鬼,有點類似《屋頂上的提琴手》裡夢境中的鬼魂造型,但是卻增加了一絲淒美。她以一襲白衣出現,長髮披散,身體飄移,配合慘藍的燈光,陰氳的霧氣,以及懾人的索命哀號,喚起了大家對於死亡腐敗的恐懼,以及因果報應的敬畏。他的下一部電影《寒夜青燈》 也是《倩女幽魂》聶小倩、寗采辰和燕赤霞的故事,在沒有電腦特技的年代,片中一幕女鬼把頭拿下來放在桌上梳妝的戲,讓當時的觀眾驚慌之餘,大聲叫好,直呼過癮

《屋頂上的提琴手》裡的女鬼


拍了幾部古裝鬼片之後,姚鳳磐再度嚐新,拍了一部時裝鬼片:《鬼嫁》,片的故事靈感來自一則「冥婚」的社會新聞,描寫一段跨越生死,人鬼殊途的愛情,也是一個女性追求愛情的心碎歷程。這部鬼片以當代為背景,在當時是一大創新之舉,而片中恐怖,嚇人之處,更是把觀眾嚇得過癮至極,例如馬桶裡面伸出來的一隻手,突然睜大眼睛的死屍,又幽默又可怕,而觀眾愛看,也愛被嚇。這部片也締造了台灣的第一個「鬼后」:長髮冷艷的女演員王釧如。她後來也演出了一系列女鬼電影,嚇壞了不少人。

姚鳳磐是個真正熱愛電影,也注重原創性的導演。他的幾部鬼片,都是在資源匱乏的環境當中,以充沛想像力和專注敬業的毅力創造出來的。他和所有偉大的恐怖片導演一樣,都是以驚嚇觀眾為最高指導原則。這三部鬼片讓觀眾趨之若騖,一票難求,卻也讓當時的政府恐慌,例如開棺,挖墳的情節,都是當時「意識正確」的國民政府無法容忍的,而新聞局的剪刀,永遠把他最恐怖,最精彩的部份剪掉,讓這位敬業的導演灰心,一番心血付諸流水,誰會不喪氣呢?更誇張的是,因為他的電影大賣座引來了黃牛,而警察竟然荷槍實彈出來鎮壓,彷彿把電影觀眾當成暴民,警察開槍對待「滋事」黃牛,竟然誤傷了觀眾……

諷刺的是,姚鳳磐的電影拷貝,在台灣幾乎已經失傳了,但是香港電影圖書館卻有收藏,香港的翡翠電視台,也曾經播出《秋燈夜雨》和《寒夜青燈》,他的電影,甚至可以在大陸的購物網站上買得到。新世代的台灣觀眾直到聞天祥先生2004年舉辦的「鬼魅影展」,才有機會看到他的《鬼嫁》和《寒夜青燈》。我自己也是透過「淘寶」、「優酷」才漸漸追回了這段失去的歷史,以及我最原始的恐懼起源。

台灣,也漸漸開始拍恐怖片了,但是新一代的電影創作者,總是會受到西方恐怖電影傳統的影響;不像姚鳳磐,根本是在從無到有當中,創造了獨一無二,純台灣製造,100%原創性的恐怖風格。講了這麼多有的沒有的,無非只是想證明一件事:曾經有過一個喜歡嚇人的台灣導演人,拍了很棒的恐怖片,也造成萬人空巷。台灣人,台灣的電影觀眾,和全世界其他的人一樣,都是愛看恐怖電影的!文化局(或任何局)請不要再鬧了。






猜火車
猜火車



但唐謨

《破週報》每週影評撰述。翻譯過《猜火車》、《春宮電影》等小說。喜愛恐怖電影、喜劇電影、「藝術」電影,但是不喜歡太傷腦筋的電影。喜愛在家看DVD甚過去電影院。養了兩隻狗,超愛烹飪煮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鬼月的情人節,就該看些人鬼殊途的愛情

鬼門開的同時,牛郎與織女也正在見面,結合這兩個節日,讓我們看看人與鬼/妖之間,有怎麼樣的愛情

12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