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3月號 辭呈已暫存草稿夾,抱著明天就要變成無業遊民的決心!

  • 字級

 

P.9

我隱隱約約猜得到。從以前就有傳言了,說山本店長最早當店長的時候是三十五歲,而小柳又遠比山本店長還優秀。即使說她明天就當店長也不會覺得太快。當然,我會放手祝福她,小柳一定能打造一間很棒的書店吧。

其實,我的理想是小柳超越山本店長,成為總店店長,但那樣的想法實在太過奢侈。但無論小柳去哪間店,我都打算請她一定要帶我去。如果無法實現的話,我會一直提調職申請。

我一臉得意,小柳的臉上卻失去了笑容。即使到這個地步,我依舊沒發現自己想錯了。

小柳像是肯定自己一樣,點點頭後看向我。我第一次對那筆直的視線感到害怕,微微屏住氣息。

「谷原,對不起,我決定辭職了。」

「咦?」

「總之,我昨天先跟店長一個人報告了。」

我完全忘了。今天從起床開始到現在,沒有一件好事不是嗎?

啊啊,對了,我今天犯太歲。

在兩人去喝酒的兩週後,我最尊敬、一舉一動都是我憧憬對象的小柳真理簡簡單單地離開公司了。

由於本人堅決反對,我既不能辦送別會,還被要求保密到最後一刻,所以連蒐集其他員工的離別祝福也做不到。

小柳離職的事是最後一天由店長在朝會上傳達的。

「那個,雖然有點突然,但長久以來支持這間店的小柳真理因為個人因素,從明天起就要離開武藏野書店了。雖然難過,但希望大家可以笑著送她離開。」

我失望地聽著店長的話,就連這種日子他還是一樣輕浮。直到聽本人提起前,我什麼都不知道——不論是總公司的部長和小柳之間維持了好幾年的外遇關係,還是發現實情的部長夫人衝到公司,夫人手中的刀劃到了毫不相干的專務董事手臂,以及公司全體要壓下這場鬧劇,部長在小柳之前離職的事——在小柳親口跟我說之前,我真的一件都不知道。

聽著小柳的話,我想到的是最近她為某本小說做的手繪文宣。那是個從沒聽過的作家,作品也幾乎賣不好。小柳一個人仔細認真地行銷。

「明知悖德,卻只能奔進那個男人的懷裡。我想為那個女人的生存方式和決心給予肯定——」

儘管沒有興趣,但我抱著「既然是小柳推薦」的想法試著一讀。結果,那是本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的不倫小說。既沒有令人大吃一驚的懸疑手法,也沒有顯示嶄新的價值觀。

我完全不懂好看在哪裡,自嘲地詢問小柳:「這本書真的那麼好看嗎?我太幼稚了所以才不懂吧?」小柳一臉難以回答的表情聳聳肩說:「妳大概才是對的,這或許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小說吧。」

小柳向我坦承她和部長之間外遇的始末後,以一種極為解脫的表情低聲說:

「我已經不能待在這裡了。應該說,我已經沒有留在這間公司的意義了。」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也不知道該有什麼感覺。不,其實,胸口有種悶悶的心情。

只不過那天的我無法判斷那種感覺究竟是什麼。

小柳離開後,書店的日常沒有任何改變。每天有大量的書籍送來,又退回許許多多的書籍。希望出版社給的書一直沒有進來,負責出版配送的經銷商則一直塞給我們不需要的書。

沒有好朋友的熟悉職場,是停止思考的最佳環境。我一反常態,總是安安靜靜、毫無疏漏地完成眼前的工作,一個人煩躁不耐。

現在,我能夠清楚理解自己那晚對小柳產生的「悶」究竟是什麼了。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