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聽見男子與小女孩展開同居生活,你會貼上「戀童癖」標籤嗎?──讀《流浪的月》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關於本書,先從作者凪良汐(凪良ゆう)說起吧。

凪良ゆう是BL作者,平常有在看BL的讀者對這位作者應該不陌生,她在台灣也出了不少中文版書籍、漫畫原著,個人比較有印象是的《戀愛前夜》《晚安,明天見》等作品。她的風格走向大致分成比較輕鬆的戀愛喜劇與虐戀情深兩種,但無論哪種,凪良老師一慣的細膩文字都能引人入勝。

戀愛前夜

戀愛前夜

晚安,明天見 全

晚安,明天見 全

近年日本BL作者接連挑戰跨領域寫作,先有木原音瀬老師在講談社重出文庫版《箱之中》與《檻之外》,若不說破,就算看了內容也不會察覺這是BL文類。接著是凪良老師這次轉戰一般文學類的《流浪的月》,還一舉得到本屋大獎,著實讓人振奮。

箱之中箱之中

檻之外檻之外

筆者身為BL讀者與作者,有時候真的很想說句「成也類別、敗也類別」,有時候看到超棒的BL小說故事,但在推廣時總會因BL這個類別遭拒,雖說文類無高低,但事實上像是言情或是BL小說總會被歸在不入流。所以,筆者很能理解類型作者想跨類別的動機,想讓更多人看到自己的故事,或是證明自己也可以寫出不同類別的故事。

而凪良老師這次成功轉戰,並拿下一張漂亮的成績單,證明了故事便是故事,不會因為類別而受限。在BL能寫出好故事,在一般文學同樣也能。

「加害者」與「 被害者」若不互相憎恨便是怪異的

流浪的月【本屋大賞TOP1★博客來獨家限量燙印親繪簽名版】

流浪的月【本屋大賞TOP1★博客來獨家限量燙印親繪簽名版】

《流浪的月》講述女主角更紗兒時因家庭變故被阿姨收養,卻因難言之隱想要逃出那個家,就在此時遇到了公園裡成天盯著小女生看、被謠傳是蘿莉控的19歲佐伯文。更紗主動跟著文回家,兩人度過一段奇妙的同居生活,但隨後兩人外出時,文因誘拐罪名被捕,即使更紗想為他辯解,也因社會強壓的善意而無能為力。多年後,更紗長大成人,與男友同居論及婚嫁,卻在此時遇到了成為咖啡廳老闆的文……

故事設定之初就很引人入勝,社會對小女孩的保護是出自善意,但卻沒有人能深入了解,更紗兒時疑似綁架的遭遇對她來說不是「被害」 而是「治癒」,這個「誤解」卻在長大成年後如影隨形,總有人當她仍活在綁架的陰影下,仍需要好好地保護著。

而疑似蘿莉控的佐伯文其實認真探究,他這種行為應該不算是戀童癖。

戀童癖認為青春期前的兒童擁有主要的性吸引力。」(from wiki 戀童詞條)

故事中描述,成年女性對佐伯文沒有性吸引力,而小女孩也沒有,他只是看著小女孩會覺得心靈平靜、安心。書中沒有寫明病名,但有提到是缺乏男性荷爾蒙的相關疾病。不過無論如何,佐伯文帶走毫無抵抗能力的小女孩更紗,仍是鐵錚錚的事實,他受到法律的責罰,家人也把他當成戀童癖看待,連嫂嫂都不願意讓他跟自己的女兒住在一起。

在那一段奇妙但幾乎能稱之為幸福的同居生活後,兩人的人生似乎皆偏往谷底走,在女主角更紗被男友家暴、最低潮之時仍被佐伯文拯救。然而,「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相遇,若不是互相憎恨便是怪異的。來自社會的不解與打壓,若是內心夠堅強似乎還能撐得過去,但兩人同時亦懷疑自己的異常,心境的矛盾交錯,讓他們痛苦不已。

奇怪不奇怪,到底誰說了算?

日本是個高度從眾的社會,光是沒跟上畢業期的就業或繼續升學的列車就會遭人懷疑,其壓力之大讓外人難以想像。也因此許多作品以此為命題,奇怪的人生、奇怪的家庭、奇怪的關係,但每個人都是相異的個體,不同的性格、遇到不同的人、有過不同遭遇,退一百步來說,其實每個人都是「奇怪」的。

故事中每個人似乎都希望女主角更紗能符合他們心中的「受害者」形象。反應輕一點的,便像是更紗的同事主管,以為她還被「加害者」糾纏不清;比較強烈一點的,像是更紗的男友,認為她被洗腦還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並把這些轉化成他們分手的起因,試圖強行「救出」她。

人因為閱讀故事而能理解各個角色不同的個性、不同的背景、不同的人生,進而產生同理心與溫柔的諒解。這個故事讓我們看到不同的「加害者」與「被害者」關係,或是在定義誰是「加害者」或「被害者」之前,請先設法理解他們。也或許有人一輩子都無法理解這樣的人,但無法理解又何嘗不是一種理解?知道對方是這樣的模樣,而不是強壓成自己想像的模樣便是足夠了。


拼裝家庭

拼裝家庭

Ami亞海
彰化員林人,現居新北,喜歡鋼筆與企鵝。2010年起白天寫程式,晚上爬格子,個人出版及商業出版皆有。早年以BL作品為主,近年開始觸及其他類別。試圖在邏輯與歇斯底里的世界裡見縫插針,寫出像隔壁鄰居家發生的故事。著有小說《拼裝家庭》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李琴峰特輯】作家是永遠的異鄉人:首位獲得日本芥川獎的臺灣作家 李琴峰

「之所以能存活之今,我仰賴的是知識與文學的力量。知識賦予我客觀視野,使我得以抽離自身體驗,在時間與空間上拉開距離,客觀看待自身的處境與狀況,同時也獲得了摸索自身苦痛根源的線索;文學則賜予我表達的手段,使我得以將自身的絕望、無力、憤怒、憎恨、憂煩、苦悶等主觀情緒,加以消化昇華。」─摘自李琴峰獲獎演說文

20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