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在婉約與豪放之間纖細而暴烈──讀楊佳嫻〈木瓜詩〉

  • 字級



〈木瓜詩──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
楊佳嫻

像松針穿過月光的織物
聽見纖維讓開了道路
從小小的孔隙
折下小小一片你的笑
整個黃昏就打翻了牛奶一樣的
光滑起來

夏天是你的季節呢
山脈似的背鰭展開了我知道
有鼓漲的果實在行軍

我呢焦躁難安地徘徊此岸
拉扯相思樹遮掩赤裸的思維
感覺身體裡充滿鱗片
波浪向我移植骨髓
風剌剌地來了
線條洶湧,山也有海的基因

木瓜已經向你擲去了

此刻我神情鮮豔
億萬條微血管都酗了酒
等待你游牧著緘默而孤獨的螢火
向這裡徐徐而來


這首詩有個奇怪的題目,叫作「木瓜詩」,副標指出了線索,千年之前,《詩經》便有一首名為「木瓜」的詩:「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這句子好在那個「投」字,是一個熱情大膽的動作,面對愛情,民間女子沒有受到太多禮教的束縛,更能主動積極地追求,裡頭有一種爽朗與天真。

也許就是這樣的熱情大膽、爽朗天真,讓楊佳嫻也寫了一首木瓜詩。只是主客易位,《詩經》裡是以男子的角度,作出間接的描述;楊佳嫻則是以女子口吻,說出「木瓜已經向你擲去了」,這一句單獨成段,卻跨越了千年,現代與古典相互輝映,唯告白同樣直接。

但仍與《詩經》不同,楊佳嫻的〈木瓜詩〉好在「纖細婉約」與「暴烈豪放」的結合,在女性的陰柔之中,透出一股男性氣概。看看詩中的意象吧,「松針穿過月光的織物」、「纖維」、「小小的孔隙」、「黃昏」、「徘徊此岸」、「相思樹」、「遮掩」、「等待你游牧著緘默而孤獨的螢火」、「徐徐而來」……,諸如此類古典的、抒情的、輕柔的、夢幻的想像,構成了整首詩的基礎。

然而楊佳嫻卻在纖細的情感之中,混進了暴烈的動作。首段已隱隱可見,那像「牛奶一樣的光滑的黃昏」是被「打翻了」的,而最後一段說「鮮豔的神情」是因為「億萬條微血管都酗了酒」,首尾兩段都有某種躁動,把強烈的心緒、形容、動作,添加到一個原本精緻的、安靜的世界之中。

更精彩的暴烈出現在二、三段,並與「性」結合表現。這首詩有兩個意象群,山與陸地的意象群屬於女性、海的意象群屬於男性(與一般常規相反),因此「山也有海的基因」便有著「性」的意涵。注意第三段的這幾句:「身體裡充滿鱗片」、「波浪向我移植骨髓」、「風剌剌地來了」,而第二段則提及了「山脈似的背鰭展開了」、「有鼓漲的果實在行軍」,皆美麗而曖昧地暗示了做愛的過程。楊佳嫻動用了「行軍」、「鱗片」、「移植骨髓」、「風剌剌地」、「洶湧」等詞,相較於首尾的「打翻」與「酗酒」,顯得更加生猛而激昂。

金烏

金烏

〈木瓜詩〉是楊佳嫻早期的詩作,收錄在首本詩集《屏息的文明》第一首,並再次收錄於詩集《金烏》《屏息的文明》之新版)最後一首,可見有其特殊意義。我認為這是楊佳嫻詩作風格的原型,她的主題總在古典與現代之間,表現方式總在婉約與豪放之間。

最後,「風剌剌地來了」,「剌剌」讀音為「ㄌㄚˊ」,形容風聲。但我一直看成了「刺」,誤為「風刺刺地來了」,雖然沒有這種用法,但如果這段真有性的隱喻,好像也不錯。
 


作者簡介

1979年生,高師大國文所碩士,現任高雄女中教師。

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首獎、台灣文學獎、吳濁流文藝獎、打狗文學獎、大武山文學獎、花蓮文學獎、詩路年度網路詩人、優秀青年詩人等。作品發表於各報紙副刊與雜誌,並被收入許多詩選中。

出版作品──
詩集:《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連陽光也無法偷聽》
絕版作品:《面對》、《等待沒收》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40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