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青春無敵早點詩》編者楊佳嫻:其實一開始還想分成美而美、四海豆漿與麥當勞之類

  • 字級


青春無敵早點詩:中學生新詩選

青春無敵早點詩:中學生新詩選

這本詩選是獻給正在青春期,或者很希望回到青春期開始接觸詩的讀者─

這本詩選,內容36位跨世代詩人,45首關於自我、情感與世界的青春詩篇。2位傳統與新潮兼具的選編人(楊佳嫻、鯨向海),以45篇最有FU的賞析、45種按讚的姿態,帶你進入現代詩的小宇宙,練就一身驚動世界的詩意與讀詩、賞詩的奇幻視野。

這次就請我們選編人對照著訪談,讓各位讀者看看詩選前後有哪些有趣的故事吧~



青春無敵選詩人楊佳嫻
(圖片提供/天下雜誌)

Q:您在序裡有稍微寫到自己的青春期詩啟蒙,但還是會讓讀者好奇,最真的第一次,是自己主動去「讀詩」,是如何的心情或情境呢?

葉珊散文集
葉珊散文集
楊佳嫻:這種確切的生命轉折點其實很難追溯,只能朦朧地說大約就是在青春期。楊牧《葉珊散文集》序裡描述過一種心境:「奇怪的年紀,自以為是愁,可是不知道愁是什麼。愁是有它深刻的意思吧,比同學們不快樂些,笑聲低一些,功課比較不在乎些。……站得遠遠的,拔一根青草梗,放在嘴巴裡嚼,有一種寂寞的甜味。

發生在一些較為早熟、較為敏銳的心靈,於是就需要某些足以應對的事物──通常是文學或藝術──可以在日常生活之內隱密地開闢出屬於自己的房間。因為,文學藝術總是能以非常精確的方式表現出青春的徘徊、人生的模糊、神識上那些難明閃爍的片刻。有人選擇音樂,有人選擇繪畫,而我選擇了詩。

Q:這詩選輯中的三個分類:「關於自我」、「關於情感」、「關於世界」。很明白地,是為青春期讀者考慮過的分類,但決定分類的討論過程是怎麼進行的?有沒有其他的分類法或特別的分類,最後卻被使用的?

楊佳嫻:一開始是沒有分類的。最傳統的作法是按照作者出生年,這樣似乎有點無聊。當然,年歲可以讓讀者捕捉到時代與詩之間的關係。但是,這並不是一部為了充當文學史佐證而編選的讀本,而是希望能充分展現編選者的閱讀趣味與獨到目光,因此,時代與詩的關係在書裡其實是薄弱的。最後我們想,按照題材來區分可能是不錯的辦法,尤其是想到:當我們年少時,(除了分數之外)在意的是什麼呢?莫過於「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好像愛上了一個什麼人」和「這世界是怎麼回事呢」吧,終於就出現了「自我」、「情感」和「世界」這樣的分類。

其實,一開始因應《早點詩》這個書名,還想過要分成美而美、四海豆漿與麥當勞之類的,十分三八,到時候可能會有詩人朋友來信:「為什麼我的分類是薯餅呢?我認為我的詩很耐嚼,應該是山東饅頭吧?」之類的,那就有點傷腦筋了噢(村上春樹口吻)。

Q:對方選的詩裡,最讓自己驚喜或意外的是哪一首?

楊佳嫻:我和鯨向海平常就是時常交流文學看法的朋友,因此,他總是能夠挖掘出大家眼睛糊到牡蠣而忽略的好詩,這種特異能力我早就知道了。像是羅葉〈溫泉〉,「星光般的友誼不怕停電/你是我夢中的溫泉」,那麼溫暖可愛,讓靈魂抖擻,是他過去就跟我推薦過好幾次的。

我最意外的是陳千武〈媽祖生〉這首。我們過去也談論過具有日治時期成長背景的詩人,但是談得最多的是語言奇詭幻麗的楊熾昌等人,根本沒有討論過陳千武。可是〈媽祖生〉真是富有閱讀趣味,「蒼蠅一匹」,很特殊的單位詞,感覺很有重量,「非常詫異地搓揉著手」,「詫異」也用得好,詫異著那麼多人、那麼紛雜的氣味,其實人類比牠更是冒犯了那寧靜的神威呢。蒼蠅還能「逃避」到媽祖的鼻子上,高高睥睨著人煙,可是媽祖本尊,根本沒有這樣的自由啊。

Q:這本選輯中,大約是由楊佳嫻挑選前輩詩人作品,由鯨向海挑選中生代、年輕詩人作品。若同樣是為《青春無敵早點詩》這本選輯,我們能否請您挑選一首前輩詩人的作品?

楊佳嫻:前輩詩人的選詩,鯨向海也有建議,而中生代的選詩,我也參與了不少。他觀察詩選,比我更廣泛與深入,從他那裡我才知道,鄭愁予〈賦別〉與陳黎〈一首因愛睏在輸入時按錯鍵的情詩〉,這樣的名作,竟然很少被選到選集裡去。本來就愛詩的學生們一定早就讀過這兩首了,可是我們願意它們被更多人注意到,鄭愁予的優美傷感,陳黎的歪斜挑釁,同樣是詩的寶貴資產。

如果由我來選新世代的作品,我還會加選印卡的〈檸檬〉,尤其末段寫得真好,暗戀的感覺,如磁磚反光閃爍,溫柔的針刺:

這個夏日給你
明澄的陽光
如摘下的檸檬
午寐旋動的星系,熟睡邊緣感覺
天井的聲息
複頌人生輕濕的沙灘
從眼末一齊
捲著一場
錯過的電影,在一盞閃亮的光下
模糊水下的世界
穿越無數游泳池
跟著許多人游過
慢動作,緩緩
換氣,爬上岸擦腳
離別一個你不曾愛過的地方──
彷彿曾經暗戀過的人
走過浴室的地板
磁磚閃過無數想他的意念

Q:關於「青春」這概念本身,若要挑自己的作品,會是那一首呢?

楊佳嫻:哈哈這個題目對我來說很困難。打從二十幾歲寫作,不認識我的人,時常誤以為我已經四十好幾。所謂少年老成是也。像是鯨向海,我想就算他五十歲時寫的東西,不認識的人也會以為是二十歲吧(天,我真狗腿)。

我決定來選自己第一本詩集《屏息的文明》裡的第一首詩,〈木瓜詩〉。這首詩使用了詩經裡的愛情典故,向愛慕的人大丟木瓜,讓對方徹頭徹尾甜蜜蜜並且滿載而歸。這份主動的勇氣,這麼熱烈的愛意,我想就是青春的真諦了。

〈木瓜詩〉 楊佳嫻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

像松針穿過月光的織物
聽見纖維讓開了道路
從小小的孔隙
折下小小一片你的笑
整個黃昏就打翻了牛奶一樣的
光滑起來

夏天是你的季節呢
山脈似的背鰭展開了我知道
有鼓漲的果實在行軍

我呢焦躁難安地徘徊此岸
拉扯相思樹遮掩赤裸的思維
感覺身體裡充滿鱗片
波浪向我移植骨髓
風剌剌地來了
線條洶湧,山也有海的基因

木瓜已經向你擲去了

此刻我神情鮮豔
億萬條微血管都酗了酒
等待你游牧著緘默而孤獨的螢火
向這裡徐徐而來



作者簡介

台灣高雄人。台灣大學中文所博士,清華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台北詩歌節協同策展人。著有詩集《屏息的文明》《你的聲音充滿時間》《少女維特》《金烏》,散文集《海風野火花》《雲和》《瑪德蓮》《小火山群》,最新作品為《貓修羅》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20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