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OKAPI Snap】《短篇小說》,就把10篇小說放在讀者眼前競爭

  • 字級


短篇小說相談會
(攝影/林阿讓)

「民國69年,」《短篇小說》主編傅月庵說的故事背景,是那個由於報禁,使得報紙副刊影響力強大,兩大報副刊硝煙四起,高信疆與瘂弦兩大主編龍戰於野,所謂「純文學爆炸」的時期,那時代由於刊物,或者我們現在更概念性地說,平台,帶出了許多華文創作的中堅作者。但包含傅月庵與發行人詹偉雄,對於這本《短篇小說》的期待,並不就是復興當年的那種榮景,而已。

兩大報副刊喧騰熱鬧的對戰,將文學放進讀者視野裡明顯的位置,相關的是兩大報文學獎也是在這背景下應運而生,副刊的專題企劃實力更是成為這場比試中的核心;詹偉雄附和確切的年份,在民國69年,當時的詹宏志對這「榮景」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認為文學獎與副刊成為以企劃專題為核心的運作狀態,會對文學創作產生扼殺。

回到連民國99年都成為過去的當下,連這種「唱衰」都顯得奢侈,詹偉雄記得這兩面的意見,背景與警告,他認為從部分來看,詹宏志當年的說法對了。副刊的企劃力對決,多多少少減少了年輕作者發表的機會;只好轉而投向文學獎,但配合文學獎寫作是個誠實者很難說不存在的現象。刊載需要的名氣與得獎格式,讓刊出被看到的作品更少來自自身創作、探索,甚至傾訴的需要。這也推遠了讀者。

 

短篇小說 6月號/2012 第1期
短篇小說 6月號/2012 第1期
到了現在,更加壓縮的發表版面與空間,年輕作者更更缺少發表的平台,他們決定來出版一本更單純的「紙本雜誌」。面對更加不同的閱讀生態,要怎麼做出一個改良版的機會?「我們在做的是建立平台、建立一套模式,」傅月庵這麼說,「十篇作品,放在一起競爭。」版面上甚至不需要有作者簡介,讀者連著閱讀,自然會在作品裡讀到對話甚至創作時空裡的共性,或者自有高下的評判。看創刊號的作者名單,跨越四五六七年級,有讀者偏好的作家、不同風格的作品,也有好一陣不見小說作品的小說家重新歸隊之作。但都要在這本只有純粹小說的作品裡一同被讀者閱讀。

黃崇凱劉梓潔黃麗群傅天余、張惠菁、柯裕棻陳雪、楊索、林宜澐、張大春,這樣的名單當然精彩,但確實讓人「一則以喜,一則以不喜」地,會想到正因為這些作者都太有號召力,或者說,這創刊號上,還沒有與當年專題企劃的版面完全不同的面向。其實在詹偉雄與傅月庵的計畫裡,預計從第三期開始,每期會有固定的比例,刊載的是投稿者的作品,而非邀稿之作;到時,這個「純粹讓十篇小說十個故事,在讀者眼前擺開」的平台,也才算是完全。這與來稿的質量有關係,當然也與讀者對此刊物的反應有關係;其實,也和選擇「短篇小說」這個文類有關係。

「以『小說』為唯一內容。希望呈現文本的本身,詮釋權則交給讀者。有別於其他文學雜誌的做法,主要是因為『小說』和『讀者』之間的關係每個人不同。而『讀小說』是應該是牽涉文字和個人經驗的互動;不給予觀點,讓讀者和文本自由發生連結。」這是他們的說法,故事的講述,也就是生活經驗裡,因果關係串連的過程。他們相信E.M. 佛斯特說的這點沒有改變。但在這時代,閱讀的態度變了,更不只是找尋作者想說的意義。他們還已開始規劃,會有虛擬社群平台的經營、讀者俱樂部的實體活動,讓小說閱讀行為中更形重要的「讀者參與」,成為這個平台與模式的一部分。但這一切繁麗願景虛實攜進想像的啟動,當然就來自這本除了王志弘設計的封面有彩色,翻開後白底黑字開門見山,就放上十篇萬字短篇小說、形式極簡的雙月刊了。

這是否會是個大的好的事件開始?席間除了願景,不只一次談到「且戰且走」的發行人與主編,也正等著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68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