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小歇3分鐘3-Minute Reading

也有時候想和你們一樣──讀林季鋼〈迢迢〉

  • 字級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的?

小學的時候有個朋友很喜歡照鏡子,我以為那是因為他覺得自己長得很好看,否則看得那麼入迷完全沒注意到我手中的掌上遊樂器實在不太合理。後來我才知道他一直照鏡子,是因為覺得自己怎麼長得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意識到自己的不一樣,對有些人來說是恐怖故事。

不是每個人都生來就和別人相似的,這些小孩就像是變種人般,不知道自己在這世界上的座標,沒有一個定位儀器,沒有高科技人體掃描機掃描他們究竟組成成分和其他人有什麼不同。這些小孩很多都來不及長大,在成長的十字路口就被怪物給吞食。這些小孩可能會遇到什麼怪物呢?看看林季鋼〈沒有人〉中所述:「沒有人不歡迎你 是牛排店不歡迎你/沒有人不歡迎你 是義大利麵店不歡迎你/沒有人不歡迎你 是電影院、音樂廳、劇場的座位不歡迎你/不歡迎手上沒有節目單的人 不歡迎沒有點餐的人/不歡迎問東問西卻沒有帶走任何東西的人」。

很多時候,很多小孩的願望,都只不過是如同林季鋼於〈你們〉中所寫的那樣,「想和你們一起走/想和你們一起/想和你們走著 走著/一起走著/然後一直走下去」,或者〈生日願望〉中所述:「期許你成為一個平庸的人 安安靜靜 不太識字/也不用擔心自己聰明到什麼都知道/甚至知道/自己其實沒有那麼聰明/希望你無趣 無聊 無病呻吟/看不到太多苦難的事 從不憤怒 總是生氣/那些無關緊要的事你都記得了/卻不記得自己 像一個正在排隊的人/卻不清楚/隊伍在哪裡?」,不過就是想要加入群體,想要被什麼接受。

但很多時候願望之所以是願望,就是因為它是不可能實現的。

小學課本有教過你什麼是愛嗎?

我不是說課堂上老師同學哄班對,你們被哄著哄著就以為彼此相愛手牽手回家好害羞好害羞的那種愛。我說的是,課本有沒有告訴過你,愛不能拯救任何東西,愛會讓你痛苦。就像那些苦於想被大眾接納的,被怪物吃掉的小孩們,愛著那群背對他們的大眾一樣,愛是不會拯救他們的,愛會讓羊入虎口。

但人或許就是無法避免這樣的狀況吧,正如林季鋼〈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中所述:「人體不能自行合成/我需要你/永遠無法治癒/抵抗不了愛的人/是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很可惜,有些傷,我們是無法痊癒的。

很可惜走了這麼久,哪條路才能融入人群,好像也還是茫無所蹤。

〈迢迢〉出自林季鋼《寫真》

寫真

寫真

你輕輕地飛起 我們沉沉地接下
義無反顧的肉身

我們走著走著走了又走
沿途吶喊告訴他們 「嘿,我們在這。」
像他們一樣擁有各式各樣的顏色
我們的 也一樣鮮艷

而你 沒有在行列裡面
而我們 居然天真地還以為
隊伍已經夠長 路途已經夠遠

你安安靜靜沒有說一句話 或者
曾經說過那麼多卻沒有人聽見過
就這樣 濺灑一地的鮮花
令人捨不得開的

原諒我們 我們才知道路還很長

你走不完的
我們會繼續走下去


寫詩寫小說,和其他東西。
曾自費出版詩集《1993》、《1993》增訂版。
啟明出版詩集《我討厭我自己》
尖端出版小說《少年粉紅》
最新詩集為《恐懼先生》(2018年四月出版)。
主要活動於臉書專頁「潘柏霖」。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林婉瑜讀自己的情詩、騷夏讀莫文蔚的情詩、潘柏霖讀夏宇和湖南蟲的情詩、徐珮芬讀余秀華的情詩,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130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