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一本教你看懂漫畫的小品喜劇──《漫符圖譜》中暖暖的符號遊戲

  • 字級

(圖/《漫符圖譜》內頁)


「教你怎麼看漫畫」?

漫符圖譜:日本最古老漫畫教你這樣看漫畫

漫符圖譜:日本最古老漫畫教你這樣看漫畫

在漫畫堆裡也泡了幾十年,坦白說「看漫畫」這件事情若是還得要人來「教」,我會認為是閣下看的漫畫(的作者&編輯)該被抓去檢討打屁股。「漫畫(日式)」這樣的媒體其實年紀很淺,加把加把不過也就百年前後(撇開像是古繪卷、或是戰前諷刺畫之類的「漫畫雛型」)。且目前主流的漫畫圖像符號、分鏡走格文法結構,也絕大多數是在近四、五十年左右開始,在配合大眾普遍的閱讀習慣上慢慢被確立的。這樣的表現形式於我而言就如同空氣一樣自然,壓根不會有「說明書」的需求。

是的,說明書。十多年前換新手機時,廠商還會幫你準備厚似一本小電話簿的說明書。而今天大家在滑新手機時,都嘛是直接用身體習慣新功能,若是不易上手,鄉民只會去網上狗幹其使用者界面之爛,誰還會去管有沒有說明書呢?同理,一部漫畫的視覺語言若是會讓讀者「看不懂」,那當然是表現者的問題啦,怎麼能要求讀者去做功課呢?

不過在看《漫符圖譜》作者河野女士的後記時,我好像被揮了一大巴掌。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有許多不熟悉「漫畫文法」的人。對我而言如空氣般理所當然的存在,畢竟是經過數十年累積後呈現出來的文化語言。

河野史代在後記中提到,母親不曉得該怎麼看漫畫。(圖/《漫符圖譜》內頁)

圖左/《漫符圖譜》內頁、圖右/《玻璃假面》登場人物常以「翻白的眼球」表達震驚或激動情緒。圖片來源:Vokka.jp

以「翻白的眼球」表示受到晴天霹靂的表現手法來自於美內鈴惠的《千面女郎※》。
用背景中「飛過的蜻蜓」表示荒謬無言的瞬間,起始於北条司的《城市獵人》。
因苦惱困擾或倒楣而「抿成波浪型的嘴型」,則可追溯到許多藤子不二雄在《小叮噹※》之前的作品。
(※《千面女郎》現譯「玻璃假面」,《小叮噹》現譯「哆啦A夢」。)

(左)以「飛過的蜻蜓」表示荒謬無言的瞬間,起始於北条司的《城市獵人》。/(右)「抿成波浪型的嘴型」則可追溯到許多藤子不二雄在《小叮噹※》之前的作品。(圖/《漫符圖譜》內頁)


這些經過千錘百鍊的視覺符號都有其脈絡可尋。然而對沒吸過這種空氣的人來說,這就是另一個國度的語言。我那份「憑什麼去要求讀者用功」的批判,就等同於一種封閉且又自大的歧視心態。

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電影原著套書)

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電影原著套書)

其實我也是前兩年因電影《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才認識作者河野史代,當時在戲院被戳到泣不成聲後,回家路上馬上把原作給找來看。河野女士纖細的畫面演出與樸直的筆觸帶有一種溫暖的魔力,與其說是閱讀她的作品,不如說河野是在用她的故事溫柔地擁抱著讀者。因為《謝謝你》一作讓我知道,這位伯母級的創作者筆下的世界,所蘊含的能量是多麼驚人。

《漫符圖譜》中的世界,對讀者而言又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體驗。正如本作文宣中所述,河野用了「鳥獸戲畫」中的角色來為她說故事。這個國寶級的古繪卷之所以被稱為「日本最古老之漫畫」,不光只是其擬人化的動物角色,或是生靈活現的肢體語言。我們要先意識到在七八百年前,這些作品並非被擺在博物館展示的文物。有別於單幅的畫作,「繪卷」是透過雙手一邊卷一邊放、一段一段將畫面往前推動的「時間軸」。「漫畫」與「畫」最關鍵的差異即在於「時間軸」的有無。平安時代當然不會有所謂「漫畫」的概念,然而以現代的眼光來看,這些古人為「用圖畫演故事」創造了史無前例的新嘗試。

書中人物構思來自日本漫畫開山鼻祖《鳥獸人物戲畫》。(圖/《漫符圖譜》內頁)


河野女士會選擇拿這些角色來玩符號遊戲,除了責任編輯捧場的反應以外,我覺得能為作品帶來「承先啟後」的象徵意義也是不容忽視的。以一本「外語入門手冊」來說,《漫符圖譜》當然也是一本十分親切的教科書。其實漫畫獨有的圖像符號並非那麼難以理解的東西,若只是為了舉個「煩惱」「緊張」或是某個「動態」的例子,畫一篇四格漫畫來代入實例並非那麼高難度的工程。然而漫畫語言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同樣的一個符號透過不同的場景、不同的位置、方向,馬上會被賦予完全不同的意義。

同樣的符號透過不同的場景、位置、方向,會被賦予完全不同的意義。好比黑煙(圖左)可以代表人物的思緒,也可以是燒焦的黑煙。(圖/《漫符圖譜》內頁)


小學在教生字的時候應該都有「破音字造句」的例文吧?就是將不同音的同一字湊在一個文意通順的短句裡。《漫符圖譜》在玩的就是這個造句的漫畫版。將複數的、帶有不同意義的同一圖像,湊在一個「起承轉合」內。要為這個遊戲的難度打比方的話,大概就是剛剛舉例的破音字造句,而每個句子都得造出一個搞笑段子吧。

有別於河野史代其他的作品,《漫符圖譜》中的世界並沒有滲出什麼哀戚蒼涼或大喜大悲的雄厚能量。它就是小品喜劇,一本設下許多精巧機關的小品喜劇。或許這時代不熟悉「圖像符號」的人並沒有那麼多,但是在闔上書時,我彷彿能看到完全不諳漫畫語言的河野媽媽,帶著微笑在翻著女兒為自己繪製的「漫畫說明書」……。大概也只有河野史代筆下的世界,能為我們帶來這樣一份輕輕的溫暖吧。

 



作者簡介

學生時代寫過幾年動漫畫評論,退伍後幹過幾本漫畫雜誌編輯。 21 世紀初隻身赴日,邊求學邊依個人喜好翻了些漫畫小說,武藏野美術大學視覺傳達系畢業後零散寫了點雜誌散稿。目前在東京過著每天擠通勤電車的生活。擔任大塊文化出版的松本大洋系列著作之審稿。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81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