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朱慧芳:需要幫助的,不僅是賣菜的小農,更是買菜的我們

  • 字級


作伙來踅菜市場BN
 
朱慧芳-4
(攝影/林美秀)

跟著朱慧芳上菜市場,很難保持理智。

識食:季節限定,嚴選嚴買
識食:季節限定,嚴選嚴買
畢竟,眼前滿是繽紛鮮脆的蔬果,身邊流轉著菜攤婆姨大媽相熟的溫暖問候,就算是平常不開伙的人,在這樣的氣氛感染下,實在很難不跟著東南西北買上一輪。

遊走在眾多琳瑯滿目的菜攤之間,聽朱慧芳如數家珍地說著這攤那攤的瓜果,一面還忙不迭地揮手招呼,問著上次的番茄與這次的絲瓜;似乎彼此之間,都是認識多年的朋友──這就是朱慧芳的《識食》一書,所要呈現的核心主軸。

「我在書裡反覆提到的,就是希望大家去認識這些農夫,去跟認識的這些人買。」

只不過是買個菜,為什麼還要知道人家祖宗八代?說穿了,要的也就是「安心」而已。

或許我們會以為,要吃得安心,直接認食物上的「有機標章」更有效率;然而,在朱慧芳的觀察裡,所謂的有機認證,已經慢慢變質了。

「的確有很多讀者問我:妳介紹的都是有驗證的嗎?我會說,都有。有驗證的、有有機的、有安全的,也有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我認識他們本人的。」

朱慧芳-3
(攝影/林美秀)

對朱慧芳而言,通過驗證與否,早已不是唯一的判斷標準。她指指攤子前的全台唯一有機蘋果,「像這個農友,十幾年前就通過有機驗證,但後來他實在是太不認同這個機制,於是決定完全退出、走自己的路。」她又指了指另一頭的兩盤芭樂,「這一盤是有機驗證的,但是只有六十分;另外這盤芭樂沒有驗證,但它是九十分。你要哪一個?」

所謂的驗證,是在生產者與消費者完全陌生的狀況之下,基於安心交易的需求,所衍生出來的第三者公平認證制度。「可是如果你認識我、我認識你,我們為什麼還需要一個我們都不認識的人來幫我們驗證?為什麼要透過第三者,我們才相信你是你、我是我?」朱慧芳認為,驗證,本身就是一種極度的不信任。「第一,我不信任這是好東西,我吃不出來、也無法判別;第二,我不信任你會真的出產好東西,所以我們才會需要所謂公平的第三者來幫忙監督。」而我們又將這樣的機制套用在有機領域中,所以有機的初衷,已經完全被推翻掉了。

與其花費時間精力執著在有機與否,何不轉移方式,來認識這些栽種作物的可愛農友?

朱慧芳-1
(攝影/林美秀)

朱慧芳強調的「識食」,除了認識眼前生產食物、甚或販售食物的人,還要認識什麼季節吃什麼食物,以及這些食物從何而來。「台灣這麼小,只要有心,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其實很容易牽起互動的網絡。」一旦建立起這樣的網絡,我們對食物都將更有意識。「只有當你很有意識地吃,你才會注意到你吃了什麼。如果你有意識、很覺知、很清醒地知道『我要吃了』、『我現在吃下的是什麼』,你自然就會對食物出現好奇。」這些好奇,都是讓自己生活更為美好的起點,不只會引導我們走向健康,也強化我們對生活所在的季節感。

「是我們對食物的要求,導致了季節跟地域的混亂。」因為我們希望不論何時都要吃到想要的東西──我們想在冬天吃得到西瓜,想在夏天喝得到牛奶;我們要求一年四季都有芭樂、香蕉、番茄可以買;我們熱愛溫帶地區才有的高麗菜和花椰菜。我們不管是不是「著時」「盛產」,愛的永遠都是那幾樣,農家只好想盡辦法改良農業技術,把這些農作種出來。於是我們滿足了一年四季要什麼有什麼的需求,「季節」卻因此消失了。

但無力具備這種高端農業技術的一般農戶,反倒成了季節的保留者。他們可能只是蹲踞在菜市場角落的幾爿小菜販,賣的東西也大家有志一同地千篇一律:地瓜葉、空心菜、小白菜、絲瓜、茄子;龍眼、火龍果、水柿、橘子……這個時令、這個地方適合長什麼,他們就種什麼;種出了什麼,他們就賣什麼。有別於批發型菜攤的變化多端,跟這樣的小菜販買久了,難免真的有點無趣。卻也因為買久了,你知道他們是誰,你知道他們就是種出這些作物的人。他們的蔬果可能不那麼光彩鮮豔,當然也掛不了有機標章,但你知道,眼前的這個種菜、賣菜的人,就是讓你最安心的保證。

「我們常覺得要幫助小農,其實真正需要幫助的是我們自己。」為了吃得健康,我們設下了許許多多的規範,結果卻是綑綁產業,也困住自己。其實,安心飲食的追求,重點並不在於小農或有機與否,而是你我是否願意張口進食之前,也願意同時張開眼睛、張開知覺,來探識我們就要吞下肚子的食物?

〔朱慧芳作品〕
只買好東西:食材達人朱慧芳採購秘訣大公開
只買好東西:食材達人朱慧芳採購秘訣大公開
只買好東西2吃穿用的幸福學:綠色採買達人朱慧芳帶你放心買安心吃
只買好東西2吃穿用的幸福學:綠色採買達人朱慧芳帶你放心買安心吃
從泥土冒出的有機人生: 黃仁棟和他創辦的柑仔店
從泥土冒出的有機人生: 黃仁棟和他創辦的柑仔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845 0